徐焰:我为什么要写《脱胎换骨:纵横古今谈军改》

发表时间:2017/8/10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
[导读] 一个国家,一支军队,想保持生机就在于不断地改革,陷入停滞僵化就会衰败。目前,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中央军委领导下,我们军队经历的改革力度之大、范围之广、涉及之深,都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堪称一次“脱胎换骨”。抚今追昔,徐焰将军作为一个从事几十年军事历史研究教学的人不禁感慨万千,针对军事改革的话题创作了一本图书,题目就叫《脱胎换骨:纵横古今谈军改》。请看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文章——
为军事变革提供生动借鉴

——我为何要写《脱胎换骨》

■徐 焰

俗语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一个国家,一支军队,想保持生机就在于不断地改革,陷入停滞僵化就会衰败。我本人军旅生活已四十多年,经历了1975年的大精简整编后,又亲眼目睹过部队几次改革整编。目前,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中央军委领导下,我们军队经历的改革力度之大、范围之广、涉及之深,都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堪称一次“脱胎换骨”。抚今追昔,本人作为一个从事几十年军事历史研究教学的人不禁感慨万千,针对军事改革的话题创作了一本图书,题目就叫《脱胎换骨:纵横古今谈军改》(长江文艺出版社)。

从古今中外历史中选取并突破

我年轻时在大学历史系读书时,参加过考古挖掘实习,看到昔日恢宏的皇宫殿堂只剩下埋入地下的残垣断壁,再追思那些强大的帝国为什么走向覆亡,会发现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历史命运之手在操控兴衰周期。“君不见,君莫舞,玉环飞燕皆尘土。”过去强汉盛唐的铁骑劲旅,为什么经历过一个轮回就会变得不堪一击?

若考察中国古代史籍和史家评述,也不难看出,一个强盛王朝在初年还能保持尚武精神并注重变革,如汉武帝、唐太宗都能改变步兵为主的军队结构而重点建设骑兵,并亲自策马扬鞭指挥。他们的后辈却只驻足深宫,不能亲自统军又导致兵权旁落。上层当权者日益腐朽并沉溺享乐,又影响社会风气不愿习武,军队制度再变革就会出现“逆向”性,即越改越坏。

汉朝初年和唐朝初年实行从平民中征兵,并定期退伍,士卒比较纯朴并服从国家政权管理,西汉前期民间还以当“长征健儿”即从军为光荣。不过尚武之风丧失后,当兵被视为苦役受到鄙视,征兵制被迫改为募兵制,由将领花钱雇社会闲散者或不逞之徒从军。

古代募兵制必然出现士兵成分恶劣,军营里“集天下不义之人日授以杀人放火之事”,这种“兵为将有”又易于出现军阀割据混战,民间困苦还会引发农民、游民揭竿而起造反,最终导致王朝灭亡和社会经济毁灭性大破坏。随着封建王朝日益腐朽,兵的地位也越来越低,宋朝对士卒要在脸上刺字防止逃跑,看过《水浒传》的人往往记得那时民间竟把士兵骂为“贼配军”!

到了明清两朝,当权者只求稳固统治,对政治体制和军制都不思改革。如清朝初年的“八旗”制,让满族青壮男子全部为兵,保障了兵源和士气。这一“祖宗成法”在社会环境改变后却坚持不改,晚清的“八旗子弟”就变成一群只知吃喝玩乐而根本不能上阵的废物。

在古代的中东和西方世界,各军事强国同样是“各领风骚数百年”,盛极后会因军力由强转弱而衰败。如距今6000年前的“两河流域”(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流域)的苏美尔王国,位于现代人熟悉的巴格达附近,是第一个有文字记载的成形国家,建立不久便亡国灭种,如今的伊拉克居民只是阿拉伯人。4500年前修筑金字塔的古埃及王国,其文化和民族本身也都随着军事失败而消失,现在的埃及人也是公元7世纪后移居至此的阿拉伯人。

成吉思汗及其子孙曾以武功创造了古代世界疆域最大的军事帝国,不过只经历一二百年就走向颓败并四分五裂。游牧民族的王朝比农耕民族建立的王朝衰落更快,是因为它们缺乏文化底蕴,更难抵御歌舞升平和醇酒美色的诱惑。从苦寒之地进入灯红酒绿场所的武士,若再没有思想道德操守做底线,不很快腐败才怪呢!

人类进入近现代社会之后,因社会生产力和文化不断进步,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兴衰周期律有了些变化,不过重视军事变革仍是强国之本。16世纪后靠收编海盗变成海军的英国,就以战舰和工业革命的优势称雄全球近三个世纪。18世纪末人口不过300万,武装力量只有民兵的美利坚,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逐渐成为世界军事头强,其要诀也在于重视变革。如20世纪美国面对军队机械化、发展核武器和实行信息化这三次历史机遇,都占据了世界先机。

温故知新,鉴古警今。笔者总结多年间研究古今中外国家和军队兴衰的体会,深感应将其概括成书,为现在的人在变革中提供借鉴参考,这也是推动《脱胎换骨》一书创作的动机。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