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战争到来前,将办公室将军淘汰!

发表时间:2017/7/24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
[导读] 一支平素慕于虚荣而荒于训练,精于应付而疏于战备的军队,一支高级军官无危机感、无紧迫感的军队,一支军人忙着文过饰非、追逐利益却不枕戈待旦的军队,兵力再多,装备再好,无有不败。
今天,不是为了歌颂谁,不是为了给大家提供一剂心灵鸡汤,而在这个特定的时刻,也是困难的时刻,探讨一下我对将军的理解。我觉得,在今天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我们探讨关于将军的话题,绝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而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卫国战争时期,苏军作战部长什捷缅科大将讲过一句话:“战争到来,首先要淘汰一批和平时期的将帅。”什捷缅科大将作为卓有成就的苏军作战部长,他讲要淘汰一批叫做“拼花地板”的将军,就是和平时期在办公室之间踱步,从这个办公室踱到那个办公室就成为将军的。



谢尔盖·马特维耶维奇·什捷缅科

今天我们万幸在这,在战争到来之前,我们开始变革,我们开始淘汰,否则,到了那一天,一切为时已晚。

将军,在中国是官,在西方是道

将军,什么叫将军?春秋战国第一次出现将军这个名号。最初以卿为统军,卿即为将军,相当于宰相这样的大臣,是一个官职。所以我们将军一开始,就定为官位,战国时代有了前后左右将军这样正式的官名。到了汉代,大将军、骠骑将军,位次丞相;车骑将军、卫将军、前后左右将军,位次上卿。这个规定是按照官员的等级规定的,将军首先是一个官,是一个什么样的官呢?不同的将军的名号有不同的位次。

《左传》里讲“岂将军食之而有不足”,将军还愁吃吗?将军还缺待遇吗?将军绝对没有食不果腹的时候。将军是一个待遇,是一个官位,我们自古以来就这么定位的。这点我们和西方有差异,西方的将军不是这么定位的。

西方最早产生将军是希腊伯罗奔尼撒,最初叫是Strategos,就是将军;接着演化到Strategicon将道;再演化到Strategy战略。西方的将军不是官位,是什么呢?是将道。当我们讲“岂将军食之而有不足”的时候,西方强调“将军筹之而有不足”,将军是一个筹划,是一个管全盘、管总体、管大局的。

仅次于拿破仑、汉尼拔的腓特烈大帝讲过一句话,他说,“有一批军人,军队行军之时,他跟着行军;军队扎营之时,他跟着扎营;军队战斗之时,他跟着战斗。对绝大多数军官而言这就是他们的军旅生涯,跟着打仗,跟着从事日常历行公务,直到须发花白为止。很多的军人日夜忙碌于各种琐事,对于布阵之道,也就日渐生疏,这些人不放胆高翔云端,而只知道如何在泥沼里照老样子爬行,他们永远不会感到困惑,也永不会知道他们致胜或败绩的由来。”



腓特烈大帝

一批军人跟着干的、跟着混的,觉悟的并不多,这种现象东方和西方都存在,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国会众院军事委员会,要规定未来到底要什么样的军人。他们提出:军人,首先必须具有分析能力,能够超越孤立的事实或者是某一领域专长,看到并整理出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其次,必须是实用主义的,能够有意识的重新构建自己的战略模式,使之符合形势和实际的需要。第三必须具有创造性,经常要挑战现状。第四,必须接受过多种教育,是通才,而不是专才。美国国会众院军事委员会专门提出,“职业军事教育还在培养战略思想家吗?我们的军队是否在战略和武器系统研究方面花费时间太多,没有时间从战略的角度进行思考”,他讲Strategy 。将军,一定是从这个角度完成统筹。

将军,要能打仗,打胜仗

巴甫洛夫和朱可夫,20世纪30年代苏军两颗新星,斯大林最喜欢的两名战将,他俩同时出任坦克实验团团长、军长、军区司令。巴甫洛夫是苏军头号坦克战专家,斯大林对其重视程度超过朱可夫,一直把他放在最重要的方向担任军长、军区司令。朱可夫是一个游击队、救火队,哪有事去哪。大型对抗演习朱可夫从来担任蓝方司令,巴甫洛夫从来扮演红方司令。



巴甫洛夫大将

作为苏军头号坦克战专家、长期研究实验新型兵种的领导人,还当过苏军装甲兵司令的巴甫洛夫,就这样的人物,最后,你看他脑袋进水了,竟然向斯大林、向军事委员会呈交了一份取消坦克军的报告。致使苏军在二战之前,德国的军事闪击计划和装甲集团大规模的闪电战开始时,取消了坦克军。为什么这样一个专业人士在这样一个时候做出如此错误的决定?因为苏军大清洗。

1937年3月,提出大纵深作战理论的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基辅军区司令亚切尔、白俄罗斯军区司令乌保列维其、西伯利亚司令艾德曼、伏龙芝军事学院院长柯尔克等高级将领被清洗。斯大林希望其他的高级将领与图哈切夫斯基,与西方资产阶级军事思想划清界线。巴甫洛夫的战略思想,底子就是图哈切夫斯基的大纵深作战理论思想。这是非常敏感的时期,认为图的理论是错误的,要跟图哈切夫斯基划清界限。于是巴甫洛夫从西班牙内战回来后,向斯大林、向苏联军事最高当局提出了报告——利用坦克集群奔袭不可能取得胜利。苏军在二战之前犯下了致命错误,德国人正在组织装甲集群,而苏军按照巴甫洛夫的建议取消了坦克军,结果巴甫洛夫方面军在德国装甲集群大纵深机动下全军覆没。非常残酷的教训。

1941年6月22日,德军“巴巴罗萨”计划开始,就是两个霍特第三装甲集群和古德里安的第二装甲集群,两只铁钳,五天之内,完成对巴甫洛夫最重要的西方方面军的合围,近40万部队被围在里面。巴甫洛夫一直不知道大难临头,他按斯大林的要求,指挥一线部队,还把部队往前面调,一线配置坚决堵住德军的进攻。斯大林6月30日是从德国电台中收听到西方方面军被包围的消息。立即要朱可夫通过无线电台与巴甫洛夫通话,询问德方报告是否属实?巴甫洛夫这时候才如梦初醒。立即调飞机到明斯克,把方面军的司令、参谋长全部拉到莫斯科。



7月1日方面军司令帕夫洛夫大将、参谋长等被送交军事法庭。7月8日,包围圈内苏军部队消耗殆尽,30万人被俘虏,包括数名军长、师长,损失坦克2500辆、火炮1500门,西方面军全军覆没。这是二战初期最大的惨痛。西方面军司令员巴甫洛夫和方面军参谋长克里莫夫斯基赫自德军开始进攻后惊慌失措,指挥无方,致部队瓦解,大量仓库武器流入敌手,擅离方面军岗位,致敌有机可乘,突破方面军防线。方面军通讯处主任格里高利耶夫,理应在方面军司令和作战司令之间建立持续通畅通讯,但惊慌失措,无所作为,未采用无线电联系,致使作战最初几天,各作战部队处于无指挥状态。第四集团军司令科普洛科夫惊慌失措无所作为,可耻地抛弃信任他的部队,致使该军瓦解,导致巨大损失。

这场战争,苏军三个惊慌失措,方面军司令、参谋长惊慌失措,通信主任惊慌失措,集团军司令惊慌失措。

最后的处置是西方方面军司令巴甫洛夫大将、西方方面军参谋长克里莫夫斯基赫中将、西方方面军通讯处主任格里高利耶夫少将、集团军司令科普洛克夫少将立即枪毙。除了这些西方方面军领导,还有以下将军被解除军职:第六步兵军长阿列克谢耶夫少将、第五十六集团军参谋长阿奴啥米样少将、国防委员会委员伊万诺夫中将、伏龙芝军事学院明少将、总参谋部军事学院梅德克夫少将、坦克师师长并任27集团军参谋长纪万诺夫少将、30集团军步兵军军长谢德娃洛夫中将、列宁格勒方面军参谋长谢娃施科夫少将、军事交通局局长耶可耶夫斯基中将、15步兵师师长科奴尼夫少将。

斯大林在最高统帅部的文告里写道:我警告,无论是谁,如果违背军人的誓言、忘却对祖国的责任,玷污红军战士崇高称号、表现懦弱和惊慌失措、擅离战斗岗位,以及未经战斗,即向敌人投降,都将受军法最严厉的惩罚。此命令向团级及以上所有指挥员传达。

卫国战争开始,苏军面临巨大灾难,西方方面军全军覆没,对士气影响巨大,但苏军统帅部对高级军官的严厉惩处,又使失败之中低落的士气开始重新振作。高级指挥员认识到,必须照看好自己的部队,必须消灭当面的敌人,必须取得战斗胜利。

斯大林最信任的两名战友之一——巴甫洛夫被枪毙了,他只能对朱可夫委以重任。但在一开始,斯大林反对朱可夫的作战方案。1941年8月,德军向斯博林斯科进攻,向南方面军大幅度突击,这时候,西南方面军卓有成效的战斗,使德军感到非常头痛,打不进去。但是由于西南方面军的两翼都失败了、西方方面军全军覆没、南方方面军作战失利,西南方面军就形成一个凸出部,非常危险,很容易被德军隔断,这个凸出部有苏军的部队80万。所以总参谋长朱可夫向斯大林建议放弃乌克兰首都基辅。斯大林勃然大怒,“你说什么?!把基辅交给敌人?简直胡说八道。”朱可夫回了一句,“你如果认为你的总参谋长只会胡说八道,那么请你解除我的职务。”斯大林当场把朱可夫解职,派到战事最危险的列宁格勒担任司令。朱可夫的预言不幸言中了,德军古德里安的装甲集群,和另一个装甲集群,在乌克兰的洛维尼察完成了对西南方面军全军合围。德军战史记载,世界战史上最大规模合围战——基辅合围战,生俘苏军60多万。西南方面军,卫国战争最卓有成效的指挥员吉尔波罗大将和参谋长战死。



基辅战役

西南方面军全军覆没,德军向莫斯科逼近。惨痛的教训使斯大林真正认识到了朱可夫的价值。1941年11月,德军中央集群突破加里宁方面军的防线直逼莫斯科城下,斯大林亲自打电话给负责莫斯科城防的西方方面军司令员朱可夫:“我怀着内心的痛苦问你这个问题,就是能不能守住莫斯科?希望你作为一名布尔什维克诚实地回答我,你告诉我,守不住,你就说实话。”他知道朱可夫是个说实话的人。当时全部莫斯科外国大使馆撤离到西伯利亚,斯大林没有走,统战部没有走,能不能守住?作为西方方面军司令,朱可夫握着电话听筒沉默了一分多钟,他在《回忆录》中写到“我能听到话筒那面斯大林急促的呼吸声”,最后告诉斯大林“我们能守住。”所以才有著名的1941年10月7日的红场阅兵,阅兵完的部队直接开赴前线,甚至是有几辆坦克,刚刚开出红场就掉头,进入莫斯科的城防。在那个严峻的形式下,朱可夫发挥了杰出的作用。



悲壮的1941年红场大阅兵

巴甫洛夫和朱可夫是斯大林最欣赏、最信任,也一直委以重任的两名苏军高级将领。命运却完全不一样。巴甫洛夫,不认识战争模式已经出现了重大变化,主观上将军事问题政治化,用政治上与斯大林保持一致作为最高标准。最终使自己的部队和自己都陷入了灭顶之灾。朱可夫,则以夺取战争胜利为最高标准,虽经沉浮,却最终成为卫国战争中最杰出的将领,四次“英雄”称号获得者,斯大林最欣赏的战将。



红场上的朱可夫元帅

军人之与国家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国家养军队到底是干什么的?我们说自战争诞生军人这种职业,就不是承受失败的,军人生来为战胜,但是战争的法则是钢铁一般的地位,战场荣辱,不是军人的选择,是战争的选择。一支平素慕于虚荣而荒于训练,精于应付而疏于战备的军队,一支高级军官无危机感、无紧迫感的军队,一支军人忙着文过饰非、追逐利益却不枕戈待旦的军队,兵力再多,装备再好,无有不败。

我们有一句话,上级可以欺骗,部署可以欺骗,百姓可以欺骗,只有敌人欺骗不了。一旦发生战事,敌人你欺骗不了,要吃大亏,要满盘皆输,这个时候我们还能说军人仅仅是一个官,位次上卿,仅仅是一个待遇,衣食无忧?那军人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甲午战败,水师提督丁汝昌自杀;定远管带刘汝成、镇远管带林镇宗、济远杨若营自杀,自杀了又如何,留下了一纸《马关条约》,空前的割地赔款,就是对国家和民族有交代吗?

八国联军侵华,李秉恒受命抗击八国联军,京城从皇帝到百姓都对他寄予厚望。但刚到北京通县张家湾,李秉恒就自杀,留下遗书“天下事从此不问鬼城”,全军不战自溃。反正我死了,管你们怎么着呢。军人就这样完成责任了吗?牺牲是军人的最高付出,但不是军人的最大奉献,国家和民族养育军队,是让你夺取胜利的,不是让你关键时刻一死了之的,也就是习主席这句话,能打仗,打胜仗,这是对军人最根本的要求,这是军人存在于国家最大的意义,除此无他。当然能做到这一点也很难。

将军,一定要气盛,从灵魂里都是军人

德军名将施里芬,某次搭乘火车旅行,副官为了打破旅途沉寂,谈起车外山川的景色如何美丽,施里芬唯一的答复是“微不足道的障碍”。施里芬根本没心思看什么美丽山川,他看到的就是障碍的问题,能否克服的障碍的问题。像施里芬这类人,从灵魂里都是军人。我们很多人穿着军装,吃喝玩乐,他的壳是军人,灵魂一天都不在军营里呆过。我军的名将粟裕也是灵魂里都是军人。胜利进城了,别人在繁华大街上逛商店,看商品,他却琢磨这个街区怎么攻占,那个要点如何防守,他夫人都觉得他真没情趣。和平生活十几年,每晚就寝,他都将衣服、鞋袜仔细放好,一旦有事,可以随时摸到,立刻准备,枕戈待旦。



粟裕(左二)在前线指挥

1958年,反教条主义,粟裕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调到军事科学院当副院长,不指挥部队了。但他思想一天都没有松懈,还是这样,随时准备,枕戈待旦。生命垂危,在301医院住院,靠别人帮助穿衣服,但他还是要按照军队条令的要求把毛衣整整齐齐紧紧的扎进裤腰,因为军队条令的要求。

绝不轻视胜利之前的准备,你看施里芬和粟裕的准备,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军人,这些军人对任何一个国家军队来说凤毛麟角,非常少。拿破仑打了一辈子的仗,无数人跟着他成为了将军,无数人愿意成为他的将军。但他最后感叹,很少可以找到愿意打仗的将军。

湘军悍将胡林翼讲,“兵事毕竟归于豪杰一流,气不盛者,遇事而其先慑,而目先逃,而心先摇,平时一一禀承,奉命惟谨,临大难而心中无主,其识力既钝,其胆力必减,固可忧之大矣。”胡林翼强调军人一定要气盛,将军一定要气盛。平时很听话,凡事一一禀报,一到大难临头,一点儿办法没有,表面上与中央保持一致,你说怎么干,我怎么干。一点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都没有,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你说这是将军吗?将军和士兵都是一切行动听指挥,就这么简单概括了将军的全部特质了?我觉得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也可以真正体会一下将军的意义。

将军,要有智慧,有勇气

克劳塞维茨讲,“面对战争中不可预见性,优秀指挥员必备两大要素,这两大要素在和平时期一个也看不出来,但在战争时期是绝对管用。第一,即便在最黑暗的时刻也具有能够发现一线微光的慧眼。第二,敢于跟随这一线微光前进的勇气。前面是智慧,后面是勇气。在战争中才能完成这样的选择,才能激发出在平常、在公开、在审视、在公布,大家提意见,也不能发现的潜在的区别。”

我军指挥员--韩先楚,他没有读过《战争论》,肯定也不知道克劳塞维茨的这种理论,但是他绝对是一个在黑暗中可以发现微光,并且敢于跟随这一线微光前进的优秀指挥员,他是我军上将军衔中作战效能最为杰出的,虽然对他的宣扬不是很多,但海南岛战役,如果当年没有韩先楚的决心、“一意孤行”,现在哪会有海南岛国际旅游的开发啊!什么海南岛房地产、什么到三亚晒太阳,这些根本就不要想了。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