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称彭德怀打赢的哪一仗为“前无古人的胜利”

发表时间:2017/7/11   来源:人民网   作者:
[导读] 战后第二天,彭德怀在前东元召开旅以上干部会。那天中午,毛泽东骑马来到会场并讲话。他说:“侧水侧敌本是兵家所忌,而彭老总指挥的西北野战军,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就取得了前无古人的胜利。这一仗,是西北野战军由内线防御到内线反攻的转折点,它将使西北形势很快发生变化。”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贺斌,原题:许光达率第三纵队扬威西北

许光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我党36位当代军事家之一。在1955年首次授衔时,47岁的他是当时最年轻的大将。在其革命生涯中,他多谋善断,骁勇善战,留下了许多军事传奇。1946年11月,贺龙将晋绥野战军统编为3个纵队,许光达担任第三纵队司令员。1947年8月,他奉命率部西渡黄河,驰骋西北,打出了一系列经典战役,成为他军事生涯中的一段辉煌时期。

夺取高家堡,打通榆林门户

1947年初,国民党军队在全面进攻解放区的计划破产之后,将其兵力向两翼收缩,开始对陕甘宁和山东解放区进行重点进攻。面对敌人的重点进攻,党中央决定暂时放弃延安,运用“蘑菇战术”将敌人拖在陕北,消灭在陕北,支援全国其他战场。但是,从总体上看,西北战场形势危急,党中央一直处于敌人的重兵包围之中。此时,许光达率领的三纵主要还是活跃于晋中、晋北地区,在同敌人的浴血奋战中,三纵打出了军威,称得上是骁勇之师。浴血奋战的同时,许光达也一直关注着西北战场的风云变幻,希望能为保卫党中央尽一份力。机会很快就来了,7月中旬,贺龙找到许光达说:“军委开过会了,三纵要调过河去……我请示了彭总,把你那第三旅留下,你带二、五两个旅过河去,怎么样?”只带两个旅,力量是削弱了些,不过从大局考虑,许光达还是同意把第三旅留下,并对贺龙保证说:“老总放心,去西北战场打大仗、打好仗,这是我的追求。”

1947年8月初,许光达奉中央军委命令,率第三纵队第二、第五旅西渡黄河,归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指挥,参加粉碎国民党反动派对陕甘宁边区的重点进攻。

三纵渡过黄河后的第一个任务是参加围攻榆林的战斗。彭德怀希望通过围攻榆林,来调动胡宗南大军北上,保障陈赓兵团南渡黄河、直下中原,所以对此役十分重视。他要求:8月6日,各纵队必须同时开始扫清榆林外围的战斗,不得延误。在具体作战任务上,三纵负责从东面扫清榆林外围。

高家堡、乔家滩位于榆林东北秃尾河西侧,是从东面通往榆林的门户。根据侦查,这里驻有敌人八十六师的1个团和1个补训营,而且两个据点地势险要,筑有坚固的防御工事,易守难攻。

8月6日下午,许光达召集作战会议。会上,他强调:这是三纵调入陕北的第一次战斗,是保卫党中央、毛主席的战斗,一定要打好。根据会上拟定的作战计划,二旅旅长唐金龙命令三十六团攻击乔家滩,十七团攻击高家堡,二十一团作为预备队,于6日晚发起攻击。战斗打响后,敌军凭借坚固工事负隅顽抗,激战一天,未分胜负。许光达认真分析敌情后,决定改变打法,部队合力攻打高家堡。经过紧张激烈的战斗,高家堡最终被攻克。此次战斗,共毙伤敌200余人,俘陕北警备司令张子英、二五六团团长李含英以下1400余人。许光达在签署向上级报告的文件时,打趣地说:“这是我们给彭老总的晋见礼,还不知道彭总满意不满意哩!”

背水列阵,成功掩护中央机关转移

三纵攻克高家堡之后,立即投入对榆林的攻击。经过连日战斗,我军攻占了榆林的飞机场、镇北台、无量殿、金刚寺等地,大军直逼榆林城下。蒋介石怕榆林有失,影响整个西北战局,急命胡宗南抽调主力部队北上,至此彭德怀设计榆林战役的战略目的基本实现,成功调动胡宗南大军北上,有力地保障了陈赓兵团南渡黄河与直下中原。

但是,此时转战陕北途中的党中央机关在葭县陷入险境。北面,敌钟松第三十六师已进至镇川堡;南面,敌刘戡第二十九军5个整编旅正由绥德直奔葭县。刘戡与钟松南北相距不过百里。同时,敌人东向封锁了黄河渡口,西向控制了咸榆公路。党中央机关被挤在葭县、米脂、榆林三县交界的狭小地区,西侧是榆林河、无定河,东面是黄河,南面和北面有敌大军压来,且敌进展迅速,包围圈越来越小,形势十分严峻。

1947年8月16日夜,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机关人员冒着大雨进至乌龙铺以东的曹家庄。周恩来亲自打电话给彭德怀,告知中央机关不过黄河,仍继续留在陕北,希望派一名得力的将领,火速带兵前来,保卫中央机关向安全地带转移。彭德怀慎重考虑后,决定让许光达撤出榆林,前往乌龙铺掩护中央机关转移。

接到命令后,许光达十分焦急,当即率三纵冒着大雨,拼命向乌龙铺前进。17日凌晨,三纵到达指定区域乌龙铺。此时,许光达向部队指出,三纵的任务是与绥德军分区警备四团、六团插到乌龙铺与沙家店之间的当川寺,切断敌一二三旅与其主力联系。他向各旅长交代:“哪怕是敌人炮弹落在身上,也不许后退一步。”

18日,瓢泼大雨下个不停。上午10时左右,三纵在乌龙铺以北和刘戡的二十九军先头部队接火,因大雨引起山洪暴发,战斗没有取得预期的结果。然而刘戡带领的敌军主力,这一天仍冒雨前进,已经到达葭县店头镇一带。党中央机关因葭芦河河水猛涨而无法前进,改向西北方向移动,但仍未脱离险境。许光达感到身上的担子越发沉重。此时,急于争功的钟松,也派一二三旅及一六五旅之四九三团作前梯队,向乌龙铺方向前进。

大敌当前,许光达亲率三纵上阵与敌军展开激烈战斗。敌人越聚越多,战斗从上午一直打到第二天拂晓,三纵顶住了敌人1个军部、3个旅的轮番进攻,未让敌人前进一步。

19日,三纵赶到了乌龙铺和沙家店之间的当川寺。此时,三纵前面有刘戡主力压过来,后面是葭芦河,许光达决心背水列阵,誓死保卫党中央的安全。这天的清晨,一纵、二纵首先将敌三十六师师部及一六五旅包围在沙家店地区。紧接着,新四旅及教导旅又将由乌龙铺调头西援的敌一二三旅包围在常家高山附近。许光达指挥三纵将刘戡亲自率领的敌二十九军两个半旅阻止在当川寺一线。三纵将士勇猛冲锋,曾一度打到刘戡的军部,俘虏其警卫连士兵10多人。

与此同时,一纵、二纵及新四旅、教导旅也都将各自敌人击溃。刘戡见势不妙,掉头回逃。至此,党中央机关化险为夷。

战后第二天,彭德怀在前东元召开旅以上干部会。那天中午,毛泽东骑马来到会场并讲话。他说:“侧水侧敌本是兵家所忌,而彭老总指挥的西北野战军,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就取得了前无古人的胜利。这一仗,是西北野战军由内线防御到内线反攻的转折点,它将使西北形势很快发生变化。”三纵在乌龙铺的阻击战打得好,会上受到了野战军司令部的单独表彰。

攻克清涧城,拔除腹地之患

1947年9月23日,彭德怀在安家渠召集一纵、三纵和教导旅、新四旅领导开会,确定了先取延长、延川,然后集中攻打清涧的部署,以此扫除侵入边区腹地的敌人,为我军南进减少后顾之忧,调动和分散敌人主力。

10月1日,许光达指挥三纵会同教导旅,先后攻克延长、延川两城,切断了清涧、子长、绥德与延安之间的联系,创造了围歼清涧之敌的有利条件。

10月4日,许光达率三纵兵临清涧城下,准备会同一纵一起攻城。与此同时,教导旅、新四旅也做好了打击援清之敌的准备。

到达清涧城的当日,许光达就带领纵队营以上干部细致察看了地形,制定了三纵的攻城方略。7日拂晓,战斗打响,许光达率三纵按照既定计划开始清扫清涧城外围。三纵发扬勇敢顽强的战斗作风,一连打了三天三夜,到10月9日,三纵担负的打扫外围的任务基本完成。但是,唯独城东的制高点——倒吊柳拿不下来。这里有一个守备营,一条交通壕直通清涧城里。部队遇到了“硬钉子”,伤亡很大,前进受阻。



许光达正在着急的时候,又接到野司通报:敌二十九军军长刘戡率5个半旅由延安前来增援,距清涧只有一日的行程。许光达明白如果不能在一日内结束战斗,我军将受到敌人的内外夹击,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必须速战速决。许光达决定重新组织攻击力量,集中全纵队的火力敲开倒吊柳的门。他来到二旅指挥部,亲自指挥这场战斗。许光达的亲临指挥,大大鼓舞了士气,中午时分,二十一团拿下倒吊柳。随后,一纵也夺取了笔架山。至此,清涧城外围据点被全部扫清。

下一步就是攻取清涧城。许光达检查完各旅的攻城准备情况后,回到了指挥所。他望着眼下处于平静状态的清涧城,思忖起来:从目前情况看,外围虽已基本扫清,但城里的敌人还有相当大的实力,他们寄希望于援军,可能会顽抗下去。不过,随着外围清扫工作的完成,他们已是惊弓之鸟。要迅速地解决战斗,除加强军事攻势外,也应配合政治攻势。守城的敌七十六师中将师长廖昂,是自己在黄埔军校时的同班同学,可以利用这层关系,敦促廖昂投降。即使不能让他投降,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瓦解他的斗志,涣散他的军心。于是他给廖昂写了一封信,晓以利害,劝其投降。

廖昂看到许光达的劝降信后,心里一阵惊悸。他的部下有的同意投降,有的不同意。廖昂自己也左右摇摆,拿不定主意。后来他得知刘戡率援军已到清涧城西南地区,便又强硬了起来,拒绝投降。

晚上9点,彭德怀下令总攻。许光达亲临阵地指挥三纵攻城。仗打得很艰苦,直到第二天拂晓,三十六团才以连续的爆破,炸开了东门,攻入城内,与敌人展开了巷战。接着,三纵队五旅与一纵队一旅互相配合,又炸开了城北门。这时,许光达特地命令二、五两旅,进城后直插敌七十六师师部,活捉廖昂。从东门和北门进城的部队,像两股咆哮的洪流,锐不可当,两面夹击,横扫敌军。敌人举手投降,清涧被攻克。此役,共歼灭、俘虏国民党军8000余人,其中生俘中将师长廖昂以下6600余人。

围攻宜川,灵活用兵助歼敌援

1948年2月,中央军委根据全国战局,指示西北野战军迅速发起春季攻势,转入外线作战,向南进攻,协同太岳兵团攻打胡宗南部。攻敌时,首先歼灭咸阳至延安公路两侧之敌,打破其机动防御部署,解放黄龙山区,以此为依托,乘胜向南进攻,直通西安,策应中原。因此,西北野战军决定:围宜打援。围攻宜川的部队统一由许光达指挥。

2月17日,许光达被召到野司受领任务。彭德怀郑重地对他讲:“保卫延安的乌龙铺之战,你知道分量的轻重。全国进入大反攻以后,对我们来说,此次围宜打援是第一脚,你也应该知道轻重。”许光达当即回答说:“彭总,我估计到了。”接着,他向彭德怀详细报告了自己的想法。他说:“当前的关键是吃掉刘戡的有生力量,问题是在哪吃?在延安吃?对我们容易,但要保住我们的延安不被破坏就难。因此应该把刘戡拿出来吃!”“以宜川为依托,据险防守,控制黄河东渡渡口,刘戡可以机动防御,东援宜川,北保延安,这一步还是很高明的。根据地形防御设施和敌人的情况看,宜川敌人是非保不可的。因此,围城打援的想法就出来了。”听到许光达讲的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彭德怀朗声大笑。

在问起有没有初步计划时,许光达接着汇报说:“当前我们部队已处于有利的待机地域,我可以在一到两天把宜川围起来,各部队可以同步开进,形成总攻宜川的战役企图。王震强渡禹门口要稍缓一些,过河后,可以快。在我围宜川时,各部可从容进入机动位置,但都要派出侦察和前方尖兵把援敌动向摸准。外松内紧,关键时抢时间进入指定位置。小雪、路滑、山陡,对我们行动不利,各部队都有几条河要过,敌机影响我们部队速度,特别是渡口的防空一定要注意。第一步围打宜川,无需隐蔽企图,所以我们可以把注意力放在阻援的两个方向上,以防意外。我用二旅和其他部队攻城,把五旅抽出来作机动预备队。老总你尽可放心,我来补这个空,但是其他打援部队也要准备机动,随时处理意外情况。只要协同得好,主动地打、顽强地顶,估计不会有大问题。”听完汇报,彭德怀满意地说:“好,就这么准备吧!”

2月22日,许光达组织部队向宜川攻击前进,23日全部肃清外围之敌,24日完成了对宜川的包围。与此同时,一纵、四纵也悄悄进入了指定位置。23日,王震率二纵强渡了黄河禹门口,向宜川以南的圪台街奔袭。

24日,许光达带参谋人员和各旅旅长侦察完地形后,召开了作战会议。会上,他分派了战斗任务:二旅会同六纵队的教导旅、新四旅各一部围攻宜川;五旅于解家塬、马家渠、白家庄地区阻击援军,作为整个“口袋”的“袋底”。另外,他还提出了一个怪打法:开始时猛攻,逼宜川守敌向胡宗南呼救,等胡宗南援兵一动,我们就视敌援兵的速度而灵活处置对宜川的进攻,敌援兵来得急我们就轻打,来得慢我们就重打,轻重相兼,不使敌援军脱钩。他进一步解释说:“一下子把宜川搞下来,胡宗南就要另做打算了,既然宜川已失,还派刘戡来干什么?那样,打援的计划就落空了。”

敌人果然中招。24日,许光达组织部队围攻宜川城后,胡宗南断定我军要夺取宜川。当晚,胡宗南电令刘戡率领两个整编师的4个旅约2.4万余人,即刻前往宜川解围。刘戡接到命令后,连会都顾不上开,就急忙往宜川进发。

此时,许光达给部队下达了加紧攻城的命令。很快,二旅就在宜川城上开了一个口子。当部队正准备进入的时候,许光达给二旅长张开基下了命令:口子不要随便进,就在口子附近用火力猛打,组织掩护好部队,打十分钟撤下来,其他方向、火力组织要猛些,但不要再开口了。”张开基有些不解,许光达心里却很清楚:宜川口子被我打开了,他的第一步棋就走活了,宜川守敌张汉初会拼命地求救,刘戡非来不可了。

25日,敌援军先头部队二十七师发现我军在观亭有队伍集结。二十七师师长王应尊主张集中力量先打观亭,再解宜川之围,并强调如果不先打掉这一翼威胁,仍沿洛宜公路前进,不但不能完成解围任务,而且援军也会陷入险境。刘戡同意王应尊意见并立即请示绥署。

26日,因等候绥署指示,刘戡部在原地没有前进。傍晚接绥署电令:宜川情况紧急,时间不允许先打观亭,该军仍需按原计划沿洛川公路迅速前进。

28日拂晓,敌二十七师、九十师沿公路两侧高地向宜川前进。8时许,敌先头部队与我警戒部队接触。至此,敌人完全钻入我军伏击圈。

得知这一情况后,为确保全歼敌军,许光达主动向彭德怀请示:“我克宜川问题不大,张汉初现在没有出来接应的能力,我再抽调一些部队增加阻击部队的弹性纵深。”不一会,彭德怀复电同意。许光达根据当时各部队情况,命令城南七七一团15时撤出阵地,向铁笼湾进击,加强六纵并保障二纵来不及到位的空隙;命令三团在城东阵地上担任预备队随时准备增援。经过激烈战斗,到3月1日下午,刘戡所率的援军被全部歼灭,他本人也在阵中自杀。

这时,宜川城外许光达的指挥所早已做完了攻城的一切准备。3月2日拂晓,总攻开始,我军顺利从缺口突入城内。入城后,迅速夺取军事据点。3月3日8时,宜川守敌被全歼,张汉初束手被擒。

宜川战役的胜利,成为西北战场的空前大捷。这次战役有力地配合了其他战场的战略进攻,并由此迅速扭转了西北战场的敌我态势。许光达在率部围攻宜川过程中,展现出高超的指挥艺术,为此次战役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宜川战役后,许光达率三纵继续活跃在西北战场,在进军西府、追歼何文鼎部等作战中屡立新功。1949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实行全国统一编制,第三纵队取消番号,部队整编为第三军。三纵前后存在了两年多,许光达率三纵英勇作战,出色地完成了上级赋予的各项战斗任务,留下了许多经典战例,为大西北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