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如何在和平年代淬炼一名真正的战将

发表时间:2017/6/29   来源:“时局策”微信公众号   作者:
[导读] 将军是如何产生的?这是一个古今乐道而又引人遐思的话题。古语言:一将功成万骨枯。说明一名优秀的战将,必是在无数次战争中成长起来的。金一南教授此文,旨在用一个个真实鲜活的事例,阐释“将军发于卒伍”这一古老朴素的真理,句句精彩,字字珠玑,我们原汁原味呈上,以飨各位看官。全文1万余字,通读大约需要10分钟,但如夏日品茗,异常解渴!

我们平常讲,没有打不倒的兵,兵败如山倒;但是就怕打不倒的将,强将手下无弱兵,打仗就是打将。对我们今天来说,这是颇有道理的,这也是一个难题,怎么样把最适合的将领培养选拔出来,这是世界性的难题。

刘伯承元帅始终认为,要建设一支现代化的军队,最难的是干部的培养,而培养干部最难的又是高级干部的培养。我们说战争准备、装备准备、工事准备、经费准备、部队准备,刘帅讲最艰难的是军官的培养,这是最艰巨的战争准备。

“军事教育绝不单是基础教育,而是战争教育”

苏军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有五名元帅,伏罗希洛夫、布琼尼、耶格罗夫、布雷赫尔、图哈切夫斯基,二战期间毫无建树,都没有贡献。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这些都是英雄啊,尤其是布琼尼,骑兵军太著名了,秋风扫落叶。保尔·柯察金的梦想就是加入布琼尼的第一骑兵军。二战期间却毫无建树,五个元帅都毫无建树。二战发生之前,耶格罗夫、布雷赫尔、图哈切夫斯基三个元帅被枪毙,只剩下了两个元帅,伏罗希洛夫、布琼尼,相当于国防部副部长、国防人民委员会副主任、人民委员。布琼尼是西南方面军前方总指挥,反对撤退,斯大林也反对撤退,导致了西南方面军全军覆没。


伏罗希洛夫

这些元帅很英勇,不错,但作战经验过时了。教育,必须提升教育,哪怕是原来卓有成效的指挥员。军事领域,特别是战争领域,成功不会简单地复制,过去成功不一定意味着未来成功,这一点对我们来说特别重要。为什么要教育?如果我们不搞军事教育,如果我们过去是成功的,能保证我们未来的成功,那么搞军事教育干什么呢?

1979年自卫还击战,当时40军政治部副主任叫宋子佩。他后来写了本书叫《生死28天》,2014年出版。书中提到一句非常好:“走出虚幻战争,打赢未来战争,不要拿头脑里面的虚幻战争,以为未来战争就是过去那套一样,完全不一样。”军事教育,不同于地方教育,完全不同。军事教育绝不单是基础教育,而是战争教育,是War College,而不是军事教育,不是Military College;一定强调的是走出虚幻战争,打赢未来战争,这应该是军事教育的核心。

先看美军在和平时期对军人的教育。美军的几个军校:National War College、Army War College、Naval War College、Air Force War College。我们的标准翻译是:国家军事学院、陆军军事学院、海军军事学院、空军军事学院。但美军的真正叫法是:国家战争学院、陆军战争学院、海军战争学院、空军战争学院。


我问我们的外事处、外交学院,对方都是War College,都是战争学院,而为什么我们翻译为军事学院呢?得到的解释是军事比战争的外延更宽,战争就是打仗那点事,军事还包括和平、协调、管理等,都是属于军事范围以内的事情。我说人家不是别的,是教战争的,我们却翻译成军事学院,对方在和平时期就叫战争学院,进行战争教育。

关于教育,邓小平同志讲了三个面向——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美军的军事教育系统不是这样面向的,是面向战争、面向对手、面向未来。面向未来跟我们也不一样,美军是面向未来的对手,面向未来的战争。


英美的军事教育都是这样,英国的这些军校从资格最老的桑赫斯特皇家陆军学院开始,一入校都是战争教育。美军也是如此,美军的各种军校,从西点、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到空军官校,到陆军参谋学院、海军研究生院、陆军战争学院、海军战争学院、陆战队大学、空军大学、国防大学,全部都是战争教育,就是打赢教育。这是对方高度集中的地方。

在美军学院里面,对手是谁,和对手进行什么样的战争,未来战争的模式是什么,都在研究这个问题。我们很长时间对手是谁?回答,没有对手。国防大学隔壁是中央党校,2009年、2010年、2011年,我们有将军去中央党校讲课。讲完课,中央党校的教务处给我打电话,说金教授赶紧派人来讲啊,你们的将军已经来讲过了,说我们的军队没有对手啊。美国不是,日本也不是,台湾是中国人打中国人也不行啊,哪有对手,没有对手。听得地方省部局干部目瞪口呆:军队没有对手了!那要军队干什么?!我们对手是谁?搞不清楚。跟对手打什么样的战争?也搞不太清楚。军事教育是干什么的,与地方教育的区别在哪里?我们要特别注意这个问题。美军的教育,不是面向过去,不是面向和平,不是面向和谐。这一点我们要特别地注意。

“想学东西,到美国军校,想吃苦,到英国军校……”

有这么一句话,开玩笑的话,倒是有几分真实——你想学东西吗?到美国的军校真的能学到东西。你想吃苦吗?到英国军校,英国军校真的能吃苦。你想舒服吗?来中国军校,安排得都很宽松,很好。

举个例子。2000年,我到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谁管呀,就英国国防部转给咱们外办一个通知:你的军官2001年1月11号还是12号到皇家军事学院报到。怎么报到,不管。你来报到,是坐飞机,是坐火车,是怎么报到,不管。路费都是自理,什么都不管,到这里报到就行了。我们国家哪是啊,外军学员一来,在机场接,行李不用自己搬,公务员上来全把行李搬了。来了以后,防务学院一住,每周还组织去红桥买商品,配翻译,和小贩侃价。


他们学习完了,一个集装箱一个集装箱地拉东西走。我们再帮他们搞托运。外军谁管你啊,这些就你自己的事。


在皇家军事学院学习,毕业仪式很隆重,皇家军事科学院的院长,一个一个学员上来,他要求每个人握手一分钟,要录像,寒喧扯半天,一分钟之后,你就可以走了。怎么走啊?皇家军事学院也不帮你订票,订票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可以走了。你不走也可以住在这,但你住在这,明天晚上开始计价,收费很高,房费和吃饭都算上,因为你的补助截至今天晚上12点,其他的明天开始,就商业化的管理,弄得你真是没有办法。而且说英国人在皇家军事学院跟着吃苦,我们班30名军官,来自于26个国家和地区,都是高级军官,科威特都是准将,英军也是准将,我当时是大校,也给列为准将。准将住什么?一进门,床那么窄,翻身稍不注意就掉下来了,上面铺个毯子,屋里面没有卫生间,有洗脸池和一面镜子。这个与双规的囚室差不多。所有卫生间在走廊里,淋浴、盆塘都是在走廊里。所以科威特、阿曼、卡塔尔的军官都受不了,根本不在皇家军事学院这里住。我们这个皇家军事学院校区位置离伦敦西部160公里,他们住在伦敦五星级宾馆,租奔驰车,每天开车过来,160公里开来,晚上下课以后160公里开回去。科威特那帮军官的补助很高,很有钱,他们觉得这里太差了,什么玩意,不在这里住。


我们住在罗伯特大厦,到上课行走的路线,非常的远,远得够呛。英国人说,没有关系,15分钟就走到。英国人,人高马大,15分钟走到了,我们得快步走20分钟。课程安排非常满。为什么英国学习苦?上午五节课,一直到12点;下午一点上课,没有午休。12点到1点就一个小时,我们得20分钟急匆匆走过来吃饭,学习的地方没有餐厅,我们得走回到罗伯特大厦餐厅。20分钟赶紧吃完饭,必须搞定。你还得20分钟走回去,来回40分钟,吃饭20分钟,下午往那一坐,真的是惊魂未定,浑身出汗,上午的外语教学,下午又开始,脑袋都木了,肠胃在消化,本来脑袋就缺血,昏昏欲睡,教授讲什么,根本听不进去,已经没有反应了,力图想辨别英文单词讲的是什么意思,脑子已经听不出来了,就是这种强度。我们总讲外国人的教育是启发式、诱导式教育,中国是填鸭式教育、满堂灌,哪诱导启发我们了?上午五节课,下午三节课,哪诱导我们了,都是满堂灌,灌得我们晕头转向的。所以想吃苦到英军军校。

英军经费很有限,我们到伦敦去实习,皇家军事学院离伦敦160公里,一个大轿车把30名军官全部拉到英国外交部白厅下车,然后开跑了。我们问,我们车怎么走了?回答说,伦敦停车费太贵,下午再来接你们。一上午到中午,参观外交部、国防部、联合作战指挥中心,英军参谋部参谋告诉我们都离得不远,咱们走路吧。远得够呛,伦敦那天细雨濛濛的,30多名高级军官在细雨濛濛中就跟一帮难民一样,一会儿走到这,一会儿走到那,一个单位参观完了又走到另一个单位。中午在联合参谋部指挥中心招待的午餐是什么呢?站在那,座位都没有,一个人一小块蛋糕、一个苹果、一杯橘汁,就算午餐了。科威特的准将讲,就这一天,他一辈子没有走过这么多的路。这就是对方的军事效应,太不一样了。而我们,只要到课堂上课,只要下雨了,大轿车就开过来接了。有时雾霾太大,大轿车就开过来接了。在英国,没有这个可能。在美军,也没有这个可能。而在我们这里是可以的。


英军军校给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什么?同样的校园里面,他的指挥装备是一体的,有坦克中心(Tank Shed)、全球安全研讨中心、联合军种指挥参谋学院、新材料中心(什么新材料?尼龙等避弹材料)、发动机与空气动力中心(英军最大的风洞)、火炮中心、地空导弹与地地导弹中心、计算机中心、灾难救助中心、联合作战条令及新概念中心、皇家军事学院校部、作战模拟中心(该中心是保护最严的地下中心。我问:为什么我们不能进?答:别说你们中国人,美军来了也不能进)、英军联合作战指挥中心、防务管理中心、新型火药中心。我们正在防务管理中心开会研讨,跟英国人讨论是否要加入欧盟,就听见外面“嘣”巨大的爆炸声,他们正在实验新型火药。皇家军事学院的校园,有直升机停机坪。校园的道路上,有挑战者Ⅱ型坦克履带压的印。这个氛围,就是军人与装备完全结合在一起。英军中校跟我们讲肩扛式地空导弹发射,非常熟练地分解、结合、分发和瞄准,非常的熟练。既在这里学战略,又在这里学习各种最先进的装备,这是技指合一,完全合一。

美国国防大学也是这样。1997年,我们到美国国防大学学习。2001年,去那里讲学。2003年、2008年几次陪校长去访问。美国人给我们的接待是,没有专车车队,也没有警车开道,完全没有这一套,他们是直升机,黑鹰直升机。


我们去了以后,他们校长陪着我们校长,我们随员另外还有两架黑鹰直升机,上了直升机就走了。那天雾非常大,我说直升机来不了吧?美方说,你们擦擦皮鞋,马上就来。哗……直升机很快来了,云雾中下来,很简单,舱门一放,准备,登机可以了。没有我们事先放警戒哨、调整哨,没有这些。而且我们上去以后,一看这个直升机,有很多的蒙皮,就是表面的漆皮都磨掉了,铝合金的本色都露出来了,直升机座位上一坐,刚把安全带一系,安全带都是毛边了。这说明是经常使用,绝不因为你的代表团来了,就更换全新的东西,没有。坐好了没?坐好了。就起飞了,舱门还没有关呢,就全起来了,斜着顺着河就飞。我们觉得这个是不安全因素啊,人家是没有这套东西。非常简洁,安全带没有系好是你的事,直升机起来了,一掀,马上你滚下去了,是你自己的事。动作非常快,非常利索,不像我们一接触装备、一接触技术,就小心谨慎,千万别出差错,他们的装备都用烂了。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