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勇凌:从眺望到俯瞰——试飞员眼中的国家天空

发表时间:2017/5/19   来源:凤凰号   作者:
[导读] 8年之后,我的最后一次飞行将在“猎鹰”完成。“猎鹰”飞机的总设计师张弘是我的老乡,一见面我就向他提出一个小小的请求,我说我想了解强-5飞机的研制历史,看着他一脸茫然的表情,我说:“这与我童年的一个梦想有关。”
从眺望到俯瞰——试飞员眼中的国家天空

徐勇凌



试飞歼-10期间的徐勇凌。

2012年9月20日,是我告别飞行生涯的日子。南昌故地重游令我唏嘘不已,8年前,我被领导选为“猎鹰” L-15的首席飞行员,但年底的一纸调令使我与猎鹰擦肩而过。

8年之后,我的最后一次飞行将在“猎鹰”完成。“猎鹰”飞机的总设计师张弘是我的老乡,一见面我就向他提出一个小小的请求,我说我想了解强-5飞机的研制历史,看着他一脸茫然的表情,我说:“这与我童年的一个梦想有关。”

儿时,飞翔的梦想就像一枚青橄榄,坚硬而又酸涩,我的家乡在杭州西子湖畔,那时的天空中时常有战鹰呼啸而过。

记得5岁那年,一架异样的飞机从我的头顶上飞过,那是一架我从没有见过的飞机,飞机飞的太低,飞行员头盔上的红五星都清晰可见,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一架强-5飞机。

说道强-5还要从上世纪50年代说起。1951年4月22日中国的航空工业才正式起步,但直到1956年7月,我们才有了第一架真正的国产战机——歼-5飞机。

1958年3月,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提出研制一种比较先进的强击机,由于保密的原因飞机型号定为雄鹰302。以总设计师陆孝彭为首的团队大胆提出了锥形机头、两侧进气、峰腰机身的独特外形。然而这个充满创意的设计还是遭到了非议。1961年7月的北戴河会议上,强-5飞机被“打入冷宫”,研制团队由原来的100多人缩减为13人。然而陆孝彭没有放弃,他带领团队在简陋的车间里敲敲打打,硬是把强-5飞机造出来了。1963年10月24日,空军副司令员曹里怀到南昌飞机厂检查工作,当看到强-5飞机时他被深深地震撼了,他及时向空军和中央报告了情况,强-5飞机终于“起死回生”。

1965年6月4日下午,试飞员拓凤鸣冒雨完成了强-5首飞;1966年2月,强-5飞机在北京南苑机场为叶帅等中央领导做汇报表演,看完表演叶帅鼓励道:“这个飞机是自己设计的,是好的,你们是成功了。谢谢你们!各军区的同志谢谢你们!” 1972年1月7日,强5甲型机由飞行员杨国祥驾驶,在罗布泊成功进行了核武器投放,强-5飞机成为我国第一架具有战术核武器投放能力的战机。

到目前为止,强5和歼8原型机是仅有的两种我没有飞过的国产战机,然而,作为一名试飞员我对这两款飞机和它们的研制者充满着崇敬之情,因为他们代表了中国的航空事业艰难爬升的历程。

1982年,我的飞翔梦意外地提前实现了。因为在北航第一年的学习中成绩优异,我获得北京市三好学生的荣誉,从而获得了参加航空夏令营的机会。

在青岛郊外的滑翔机学校里,我们这些来自北航的16名同学有幸参加飞行夏令营,在滑翔机解放-5上我完成人生的第一次飞行。每天的学习飞行之余,航空学子谈论着国内国外的航空消息,聊得最多除了正在立项的歼-10飞机,就是刚刚引进的英国“斯贝”发动机。

当时,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成为一名空军试飞员。1984年北航毕业,我体检合格成为一名飞行员,1989年,经历了严酷的淘汰,我从108名飞行员中脱颖而出,成为仅存的14名飞行员之一,我们来到阎良,成为中国试飞员学院第一批学员。



身着抗荷服的徐勇凌。

当我成为一名试飞员接触的第一台发动机不是“斯贝”,而是我们国家第一台自主研制的涡喷发动机“昆仑”。

1997年,发动机试飞开始了,迎接我们的是一次次惊险的停车。因为成功处置17次空中发动机停车,我的战友邹建国获得了“空中起动大王”的称号。2002年“昆仑”发动机终于完成试飞成功定型,它标志着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具有独立研制战机发动机能力的国家。

然而发动机的研制和试飞并非一帆风顺的,在国产战机“枭龙”的试飞中,试飞英雄梁万俊突遇发动机停车的重大险情,驾驶飞机成功迫降。梁万俊被中央军委授予试飞英雄的称号,2004年在感动中国十大人物评选中,梁万俊以最高票数当选。



2009年3月,突然传来歼10发动机空中停车,迫降成功的消息。因为事发部队有我带飞过的歼-10飞行学员,而我最看好的就是李峰。果不其然,驾驶歼-10成功迫降的就是李峰,他成为我国驾驶三代战机迫降成功的第一人。

令人遗憾的是李峰迫降的数据全部丢失了,为了破解歼-10飞机停车迫降之谜,我来到了桂林空军部队,走访了机务人员、指挥员、飞行员和飞机设计师的近百人,取回了厚达半米的第一手资料。我买了2箱方便面和矿泉水,然后把自己关在飞行员宿舍。18天后我终于走出了宿舍,交出的是一份87页的数据分析报告,这是我国第一份三代机停车迫降数据。

我们都知道现代战机的导弹威力巨大,可以实现超视距攻击,但你或许不知道,如果没有雷达超远距离的探测能力,导弹就成了睁眼瞎。

1995年的春节刚过,我和龙林仓、常庆贤一起来到了沙漠基地。大西北寒风刺骨,而试飞的困难比冬天更为严峻。我们三次进驻基地试验,但三次都以失败告终,这一次我们能成功吗?两个多月过去了,雷达试飞故障不断,每天的技术攻关会议上,各部门老总争的面红耳赤甚至拍桌子,老总杨凤田作风雷厉风行,下令4月份必须解决雷达问题,雷达总师立下军令状,最后的任务结点谁拖进度谁负责。

终于等到了靶试的一天,我在指挥大厅负责监控飞机状态,龙林仓驾驶歼八Ⅱ迎着晨曦从机场起飞,“雷达工作正常!”塔台无线电传来老龙坚毅的声音。靶机起飞了,雷达却在关键时候出现了异常,两次进入都没能截获目标。

第三次进入,在即将进入导弹最小攻击距离时龙林仓报告:“雷达截获目标!”

此时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在2秒钟的时间里完成了所有导弹准备工作。

龙林仓报告:“导弹准备好!”

指挥员下令“发射!”

很快无线电传来龙林仓的呼喊:“靶机击落了!”指挥大厅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这是一个伟大的时刻,中国人第一次实现了空中超视距攻击。

1991年10月,我加入了歼-10试飞团队,这是我儿时的梦想。当年,我在北航读书时第一次听到歼-10这个名字时,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成为歼-10试飞团队的一员。

然而新机研制的艰辛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从立项到初步设计用了6年时间,从详细设计到飞机出厂又用了6年时间。1996年,歼10飞机出厂了,但在首飞准备阶段我们又遇到了刹车故障,飞机跑偏,发动机漏油等一系列技术难关。经过近1年的艰苦公关我们终于迎来歼-10首飞的日子。1998年3月23日,英雄试飞员雷强驾驶歼10飞机首飞,40万航空人18年的努力终于迎来了成功的一天。走下歼-10飞机,雷强和总设计宋文骢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泪流纵横,这是欢笑的眼泪、这是成功的眼泪!

若干年后我采访雷强,他聊起了当年的歼-10首飞。他说:“勇凌,首飞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这毕竟是几十万航空人近20年的心血啊。但当我按下起动按钮,听到发动机轰鸣声的时候,我的心就平静了下来,我要以最好的发挥圆满完成首飞。国产三代机性能太优越了,第一次着陆是如此的优美,我为自己是一名试飞员而感到骄傲!”

歼-10飞机的试飞历程充满艰辛,在极限速度试飞中,试飞英雄李中华在零下20度的严寒中一次次地俯冲,马赫数每增加0.01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飞机蒙皮飞裂了,然而试飞员没有退缩。2003年11月,李中华终于攻克了极限表速试飞的难关,为了这一天我们已经共同奋斗了3年多。

2003年7月23日,我们迎来了歼-10飞机最艰难的试飞科目——空中加油。第一次飞行下来,我迫不及待地给团长汤连刚打电话,我对他说: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团长来了,当年空中加油的试飞总师侯玉燕来了,歼-10飞机总设计师宋文骢也来了。为了攻克歼-10加油试飞的难关,各路豪杰都聚拢到了沙漠试飞基地。在技术攻关会上宋文骢对我的驾驶技术提出了质疑,而我也因此和宋老发生了争论。怎么办?只有分头攻关,成都方向迅速完成空中加油风洞试验,试飞现场重新研究试飞方案,团长介绍当年的试飞经验,侯玉燕分析试飞失败的技术原因,很快一份新的方案拟定出来了。经过一个月后我们终于迎来了决战时刻。

8月23号凌晨3点,临战前的煎熬令我心绪难平,我给团长发了一个短信:预祝今天试飞成功!团长也没有睡,迅速回了一个短信:同喜同贺!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