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继永:文在寅的中韩关系“经”

发表时间:2017/5/18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
[导读] 文在寅就任伊始,在外交上的作为就令人印象深刻。在不到一周时间内,韩国新政府的外交举动就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重要议题。细看目前的“文在寅式外交”,大致可归纳出以下几个特征:
  改善对华关系意图明显
  文在寅就任伊始,在外交上的作为就令人印象深刻。在不到一周时间内,韩国新政府的外交举动就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重要议题。细看目前的“文在寅式外交”,大致可归纳出以下几个特征:
  一、“通话外交”。文在寅在上任两日内,就分别与美、中、俄、日、英、德、澳等多国首脑通话,之后称“与周边大国的关系已修复”。二、“特使外交”。通话之后,文在寅政府又宣布,除向中国“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派代表团,还将向中、美、日、俄等国派遣特使,以图迅速“平定”周边外交。三、“对话外交”。文在寅在选举时就称“要在当选六个月内访问平壤”,当选后也表态“将在适当时机访问平壤”。来华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韩方代表朴炳锡,还与朝鲜代表金英才进行了短暂会晤。四、“情分外交”。文在寅的选战团队与目前任命的外交安全官员,以学者型、专家型居多,不仅深谙外交安全业务,在相关领域或对象国也多有较深的人脉关系。
  在这一系列外交方向上,对华外交无疑是文在寅政府的重点之一。竞选时,文在寅就指责朴槿惠“将韩中关系搞得一团糟”,要求停止部署“萨德”,交由下届政府处理。上台后,他在第一时间宣布暂停“萨德”部署,不仅向中国派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代表团,还宣布拟派前总理李海瓒作为特使访问中国。
  从特使的任命看,文在寅缓和中韩关系的意图明显。李海瓒在卢武铉时期就做过特使访问中国,可谓韩国国内亲卢武铉系的领头人。作为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及新政府的超级元老,李海瓒被任命为赴华特使,足见文在寅政府把对华外交放在了何等重要的位置,也表明其打破中韩关系坚冰的决心。

除了李海瓒,特使团中的民主党议员沈载权是著名“知华派”,前韩中日合作事务局事务总长申奉吉也曾担任韩国驻华使馆公使,国防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徐周硕则是军事专家。由是观之,李海瓒特使访华时,将把重点放在打开中韩关系突破口和“萨德”问题上。
  推动中韩关系破冰的内外动因
  推动中韩关系破冰,文在寅政府有着深刻的内外动因。首先,“萨德”部署问题已累加成韩国外交的高危“堰塞湖”。在该问题的催化下,中韩关系遇冷、韩美关系生变、韩朝关系生危,而韩国完全束手无策。在中美元首会晤后,朝鲜半岛形势一日三变,但韩国却因总统换届而几无入手之机。韩国的被忽略成为文在寅政府一上台就面临的外交“大山”,若不疏解“萨德”问题导致的“堰塞湖”,韩国外交将始终危机难解。
  其次,打通“不通”外交才能开创韩国主导朝鲜半岛事务的新时代。朴槿惠时期极端无视中国利益的做法,使中韩关系顿生梗塞。文在寅就任后发现,不但中韩关系受阻,韩美关系也因此波折不断,另外韩日关系因釜山“慰安妇”少女像一事如鲠在喉,韩朝关系更是切断已久。韩国外交面临四方“不通”的难堪境地,如何打通对华外交,无疑将成为文在寅外交首秀的一大看点。
  第三,对华外交也是文在寅政府亟需的经济后盾。文在寅胜选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其解决社会经济乱象的承诺给韩国民众带来希望。因此,尽快打通对华外交,搭上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顺风车,成为韩国新政府转危为机、重新实现经济起飞的基础工作,这也是文在寅就任后立即派代表团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目的之一。
  第四,加速改善对华外交,也是服务于文在寅政府国内政治目的的重要手段之一。如果新政府一开始就能顺利重启中韩外交关系,则将对朴槿惠时期保守势力的“极端外交”形成重手反击,不仅能显示新政府实力,为文在寅接下来的执政铺路,也有利于奠定韩国在东亚国际政治安排中的地位。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