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启示录:“一带一路”提供新型公共产品

发表时间:2017/5/11   来源:《参考消息》   作者:
[导读] 中华民族前所未有地接近伟大复兴,前所未有地站在世界舞台中央,中国与人类社会站在新的起点上。这就是“一带一路”提供国际公共产品的时代背景。

《参考消息》5月9日报道 从人类历史上看,大国崛起时一定会提出引领世界未来的合作倡议和价值理念。“一带一路”就承载着这一使命。“一带一路”是中国成为世界新领导型国家的标志,也是中国推行新型全球化与新型全球治理的抓手,是实践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在当前国际形势下,这三重使命集中体现于提供国际公共产品层面。
西方国家的公共产品理论体现在国内层面,强调私有制下,公共产品由政府提供;国际层面,强调无政府状态,公共产品由霸权国家提供。“一带一路”提供国际公共产品,超越了西方的理论与实践,着眼于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合作架构。
  贡献三大层面公共产品
“一带一路”通过创设丝路基金、倡导战略对接并倒逼西方改革现行国际秩序,为世界提供了物质、制度和精神层面的公共产品。
——器物层面:物质性公共产品。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平均三成的世界经济增长来自于中国经济的拉动,超过第二位美国贡献的一倍。“一带一路”成为推动国际社会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要合作倡议。
金融危机爆发前,国际贸易增长速度是世界经济增速的两倍,而之后却低于世界经济增速。彭博社引用麦肯锡咨询公司的报告预测,未来十年,“一带一路”将新增2.5万亿美元的贸易量,这给经济全球化打了一剂强心针,带来了希望。不仅如此,“一带一路”建设推动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自贸区、投资协定谈判(已完成11个),并强调与沿线各国发展战略和已有的合作机制对接,推动全球层面的投资协定谈判进程,为全球化提供动力。
中国主张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开展跨国互联互通,提高贸易和投资合作水平,推动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本质上是通过提高有效供给来催生新的需求,实现世界经济再平衡。特别是在当前世界经济持续低迷的情况下,支持沿线国家推进工业化、现代化和提高基础设施水平的迫切需要,有利于稳定当前世界经济形势。

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尤其体现了“一带一路”的公共产品属性和民生、发展导向。美国战略家康纳在《超级版图》一书中提出,未来40年的基础设施投入将超过人类过去4000年。传统全球化中的关税减让,最多能推动世界经济增长5%,而新型全球化中的互联互通,将推动世界经济增长10%至15%。因此,“一带一路”将给全球化提供更强劲动力。按照世界银行前高级副行长林毅夫的模型,发展中国家每增加1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将增加0.7美元的进口,其中0.35美元来自发达国家。全球基础设施投资将增加发达国家的出口,为其创造结构性改革空间。通过倡导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一带一路”正在治疗新自由主义全球化顽疾,引导热钱流向实体经济,正在消除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
——制度层面:制度性公共产品。中国发起成立丝路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等新型多边金融机构,促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完成份额和治理机制改革。丝路基金、亚投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一带一路”,是“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的制度设计贡献。亚投行不仅激励国际金融体系变革,也在开创21世纪全球治理新路径:Lean, Clean, Green(精益、清洁、绿色);“一带一路”聚焦构建互利合作网络、新型合作模式、多元合作平台。倡导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等五通,旨在构建互利合作网络、新型合作模式、多元合作平台,携手打造绿色丝绸之路、健康丝绸之路、智力丝绸之路、和平丝绸之路,为全球治理贡献中国方案。
“一带一路”体现了制度性公共产品的中国理念:共商、共建、共享。这正是中国倡导的全球治理新理念。首先,中国倡导“共商”,即在整个“一带一路”建设当中充分尊重沿线国家对各自参与的合作事项的发言权,妥善处理各国利益关系。沿线各国无论大小、强弱、贫富,都是“一带一路”的平等参与者,都可以积极建言献策,都可以就本国需要对多边合作议程产生影响,但是都不能对别国所选择的发展路径指手画脚。通过双边或者多边沟通和磋商,各国方可找到经济优势的互补,实现发展战略的对接。其次,中国倡导“共建”,做好“走出去”的服务工作,同时鼓励沿线国家在引入资金、技术后培养相关人才,增强自主发展能力。只有做到了前面两点,才能保证“一带一路”建设的成果能够被沿线国家所共享。

——精神层面:观念性公共产品。“一带一路”激活“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探寻21世纪人类共同价值体系,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展示了全球治理的东方智慧。2017年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关于阿富汗问题的第2344号决议,呼吁国际社会凝聚援助阿富汗共识,通过“一带一路”建设等加强区域经济合作,敦促各方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安全保障环境、加强发展政策战略对接、推进互联互通务实合作等。决议强调,应本着合作共赢精神推进地区合作,以有效促进阿富汗及地区安全、稳定和发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命运共同体思想继承和弘扬了《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是全球治理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的核心理念,超越“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的崇洋媚外,而是共一个月亮,这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超越消极意义上“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形成积极意义上的“命运相连,休戚与共”,就是不仅要在物质层面,还要在制度、精神层面上求同存异、聚同化异,塑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人类新身份,开创天下为公、世界大同的人类新文明。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今天的“合”,就是超越国家的狭隘、利益差异,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命运共同体着眼于人类文明的永续发展,推动建立文明秩序,超越狭隘的民族国家视角,树立人类整体观,让中国站在国际道义制高点上。
将中国机遇变成世界机遇
“一带一路”不同于近代以来西方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西方以国际掠夺、竞争为常态,而合作、妥协为非常态。“一带一路”也不同于战后西方对外援助等各种名目的国际合作模式,而是在中国与沿线国家已有的双边和多边机制基础上,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并创新合作模式,打造新合作机制,高举和平、发展、合作的旗帜,主动地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向广大发展中国家分享中国改革开放经验、工业化经验和脱贫致富经验,同时为全球化、全球治理、国家治理提中国方案、践大道之行。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把中国现在的产能优势、技术优势、资金优势、经验和模式优势转化为市场与合作优势,将中国机遇变成世界机遇,融通中国梦与世界梦。

“要致富,先修路;要快富,修高速;要闪富,通网路”,成为中国脱贫致富经验的鲜明总结,日益流行于世。“一带一路”让世界分享中国发展经验,让中国拓展发展空间,核心是互联互通。正如中国领导人所指出的,如果将 “一带一路”比喻为亚洲腾飞的两只翅膀,那么互联互通就是两只翅膀的血脉经络。中医说,痛则不通,通则不痛。当今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制约,多由不通造成。世界是通的,是我们所认定的理念。“一带一路”的要旨就是鼓励各国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中国崛起之前,这被认为是走不通的。我们相信,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独行快,众行远。
  “一带一路”蕴含中国模式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国际社会不只是抽象谈论中国崛起,而是关注“一带一路”,一下子把国际话语体系从近代几百年拉长到两千多年,解构了西方中心论,尤其是命运共同体超越普世价值,使中国站在人类道义制高点上。
“一带一路”,全称叫“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有三个关键词,第一个是“21世纪”。“一带一路”首先是由铁路、公路、航空、航海、油气管道、输电线路、通信网络组成的综合性立体互联互通交通网络,其核心词是互联互通——万物互联、人机交互、天地一体,鲜明体现21世纪特色。第二个讲“带”,是经济带经济走廊与经济发展带,是中国改革开放模式经验的体现。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以点带面,从线到片,逐步形成区域大合作。第三个讲“路”。在中文里,“路”还不是一般的路,是道路,“路”只是实现“道”的一种方式。今天的道就是命运共同体。因此,“一带一路”不是一条,而是很多很多条,大家都有份,因为它是开放的、包容的。
近年来,广大发展中国家对西方模式日益失望,乃至绝望,而对中国模式越来越感兴趣,赞赏中国脱贫致富、快速发展的奇迹。过去,中国对外援助不附加政治条件,减少了发展中国家对西方的援助依赖;现在,中国投资模式又区别于西方模式,正在补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短板。像乌兹别克斯坦这样的内陆国家,按市场经济是很难获国际金融机构贷款的,但获得了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彰显“政府+市场”双轮驱动的中国模式魅力。中国模式在非洲也正大显身手。非洲第一条中国标准跨国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从设计、施工到运营,全都采用中国模式。肯尼亚的蒙内铁路和蒙巴萨港口建设也是如此。

“一带一路”所蕴含的中国模式还包括:
——经济走廊:中国改革开放探索出一条工业走廊、经济走廊、经济发展带模式,先在沿海地区试点,继而在内陆港口城市和内陆地区试点推广,形成经济增长极、城市群,带动整个中国的改革开放。
——开发性金融:不同于商业性金融和政策性金融,开发性金融不只是金融活动,同时还是一个制度建设的活动。“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的市场经济制度不健全,中国就希望通过金融服务的推广来帮助这些国家进行制度建设。这就是开发性金融。
——开发区模式:利用开发区模式在“一带一路”国家投资,有利于防范风险,抵御外部干扰,保护开发者和投资者。不仅发展中国家在学习,发达国家也在试点。西哈努克港、皎漂港、瓜德尔港、蒙巴萨港成为柬埔寨、缅甸、巴基斯坦和肯尼亚的深圳,促进了这些国家的改革开放、路海联通和经济起飞。
——义乌小商品市场模式:非常适合发展中国家的商业交易平台模式。如今,结合跨境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这种模式在中欧班列中大显身手,有效推动了中小企业走出去,促进全球化的当地化。
——地方合作模式:中欧班列从“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开始的短短三年,中国25个城市与欧洲10个国家的15座城市建立了39对中欧班列,年运行达2000多列,创造了地方合作的奇迹。地方领导人的政绩竞争及补贴模式,虽然一度造成回程空车现象,受到欧洲一些人的非议,但形成规模、系统效应后长远上极大地推动了欧亚大陆的互联互通。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通过“一带一路”提供国际公共产品,就是中国崛起后的天下担当。中华民族前所未有地接近伟大复兴,前所未有地站在世界舞台中央,中国与人类社会站在新的起点上。这就是“一带一路”提供国际公共产品的时代背景。(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