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鹰派将军乔良解析:“特朗普新政”15问(一)

发表时间:2017/4/18   来源:兵哥范儿   作者:
[导读] 与其说我们在关注特朗普,不如说我们在关注与这位奇葩总统的上台同时到来的一个大时代。现在看,我们大家都没为此做好准备,特朗普也同样没做好准备。这一点,从特朗普执政后颁布的一连串急于兑现竞选承诺的法令政策即可看出来。

一、不理解特朗普就无法理解这个正在巨变的时代

与其说我们在关注特朗普,不如说我们在关注与这位奇葩总统的上台同时到来的一个大时代。现在看,我们大家都没为此做好准备,特朗普也同样没做好准备。这一点,从特朗普执政后颁布的一连串急于兑现竞选承诺的法令政策即可看出来。

他并不真正理解这个把他推上总统宝座但却充满巨大不确定性的时代。整个人类社会正面临300年未有之变局,资本主义主导的人类社会将在这场巨变中走到尽头,新的社会形态将取代资本主义,就像300年前资本主义取代封建社会一样。

这是关系整个人类社会的大变局,特朗普的胜利恰好与这场变局处在同向位、同时段上,于是让人觉得好像是特朗普要带来什么变化,实际上特朗普自己都没意识到这种变化,他的胜利只是在一定程度上预示了这个大时代本身将要发生的变化。

特朗普之所以能赢得胜利,不过是美国底层百姓对美国式确定性的厌弃或抛弃,转而选择了不确定性。什么是确定性?希拉里代表着从金融利益集团到硅谷科技精英集团的整个美国精英阶层,如果美国民众把选票投给希拉里,就意味着他们明知这种选择没有希望仍然将错就错。那么投给特朗普就有希望么?

也不一定,但至少这种不确定性让选民觉得可能还有希望。换句话说,美国底层民众在确定性和不确定性之间,宁可选择不确定性。因为选择不确定性可能还有希望,选择确定性就完全没了希望。

美国底层民众基本上是过去40多年来美国经济高速发展中的落伍者,是被甩下车的群体。他们既非当下的中产阶级也非现在的精英阶层,顶多算是破产后的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

这部分人被特朗普及其团队充分动员了起来。或许他们过去并不参加投票或即便投票也只是随大流,但这次他们押注式地选择了特朗普。为什么?因为特朗普那些耸人听闻的口号,击中了他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那么特朗普真的会给美国人带来变化么?当然会带来一定变化。但仅以某个人的一己之力很难与整个社会抗衡。美国200多年间已经形成自身的政治传统,拥有完备的政治体制,也有自己特殊的获利方式,这些都非一人之力所能改变。那么特朗普能够改变什么?这个有待我们继续观察。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从根本上改变美国。

二、特朗普是个成功商人,但这并不确保商人治国也会成功

特朗普是一个“非典型”、野蛮生长起来的美国商人,因此他的很多举措惊世骇俗,非常大胆,敢于出格冒险,善于出奇制胜。这是他在商业上取得成功的重要元素。

特朗普还是一个自身麻烦不断、也不断给别人制造麻烦的人,从经商到现在,他卷入了大大小小上千起官司,至今还有70多件没有了结。一个敢于官司缠身的人,一定是个不怕自己麻烦、也不怕麻烦别人的人。这种秉性使他对政治正确那一套充满蔑视且毫不理会。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看到了政治正确给美国社会带来的伤害,更是因为他根本就不屑于美式的政治正确。对于种族平权、男女平等等这套西方逐渐确立起来的普世价值观,特朗普在骨子里就不认同,在国与国的关系上同样如此。

他认为理所当然应该“美国优先”,他提出“让美国再次伟大”,实际上是建立在“美国例外”的心理预期之上,而美国例外本身就和普世价值冲突。如果你的价值观普世,那大家就应该平等,而“美国例外”就是不平等,是美国高人一等的心理作祟。

这种主张或心理,迎合了美国正在兴起的民粹主义。可以说,特朗普正好踩在了美国与这个时代的节点上,即世界面临全球性的经济失败,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面临困境。

当极少数人获利而其他大部分人没能获利时,不满情绪就会抬头,这种情绪一般会被灌输到民粹主义运动中去。因此,今天民粹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兴起,与全球性的经济失败是因果关系,可以说,特朗普的胜利就在这个时候应时而生。

三、全球性的经济困境,可以理解为经济全球化的失败么?

这里有个非常微妙的问题需要明确区别,那就是全球化尚未完结,而只是衰败了。衰败并不意味着它的方向完全不对,客观地说,即便美国推动这一轮全球化主要是为了使自己从中获利,它还是给全球带来了利益。如果中国没有加入由美国推动的全球化进程,就不会有过去30多年来的崛起和财富积累。

问题在于万物都有兴衰,现在只是正好到了全球化的衰落期。但我们不能因为它衰落就说它错了。事实上只能说这种模式的全球化能量释放的差不多了,快走到头了。而同全球化衰落相对应的是资本主义的衰败。

同样道理,我们也不能回过头去说资本主义完全错了,毕竟它已成为人类历史的一个发展阶段,曾经辉煌也极大地释放过能量,只是现在能量已经释放殆尽,红利吃到了头。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了特朗普上台。

四、特朗普上台正好契合了当下时代的大变局。这个大变局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真正的变局是互联网带来的。美国人发明了互联网,但美国人却对互联网将要带来的变化甚至是对美国霸权的摧毁性影响始料未及。

说到全球化的衰败,它与什么有关呢?我们首先需要理解这一轮全球化的发展过程。这轮全球化的兴起始自美元的全球化进程,它的衰败势必也源自美元全球化的衰退。现在,连特朗普都已准备放弃美元推动下的全球化,转而求助他所代表的产业资本的复兴。

特朗普已经准备冷落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美国金融资本。要知道,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的40多年来,是金融资本在推动全球化进程。正因为是金融资本在发挥推动作用,才导致产业资本在本轮全球化中受挫。美国国内情况也是如此,其结果是美国国内中低端制造业不断向外转移,逐渐陷入产业空心化状态。

现在特朗普打出口号,说要夺回被中国人或其他国家夺走的就业岗位,这本身就是对金融资本推动下的全球化的否定。但也是对这一轮全球化本质上的无知。

美国今天的现状不是别人造成的,更不能归咎于中国。当金融资本快速崛起并成为美国最主要的获利方式后,美国大量向外输出美元,结果必然导致大规模的贸易逆差。因为输出美元就是去进口别国产品,美国国内同类产品价格又比别国产品高,结果使制造业在美国活不下去,变成夕阳产业甚至“垃圾产业”。

这是由于美元本身成了一种特殊商品。它的成本在40年前是4.4美分,现在也只有6美分左右。如此一来,还有什么制造业产品的成本比它还低呢?大凡制造业产品的成本只要比美元纸币的成本高,在美国就生存不下去。为什么美国那么多精英最后都集中到了硅谷?

因为高科技产业才有高附加值,才可能带来高于美元成本的利润。而中低端制造业跟美元相比,毫无成本优势。就是在这一逻辑的推动下,美元的全球寻利开始推动美国制造业外移,并导致全球产业大分工,其他国家则不得不将自己的产品与美元绑定,进而形成了当下这一轮全球化。

但当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元全球化开始衰落时,它所推动的全球化还能持续下去么,因此,这轮全球化衰退是必然的。

五、特朗普已表现出反全球化倾向,他上台后的美国与全球化会呈现一种什么关系?

美元推动的这轮全球化虽然发动机动力渐衰,但它的规模还在,世界经济还是全球化规模的经济。这就好比一辆车虽然动力不足了,但车还在行进,只是主机与零部件之间出现了各种问题。在此背景下,全球化出现相应的退潮和减速无可避免,但这套体系是否以及最终何时崩溃,在很大程度上仍取决于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作为。

如果美国大搞贸易壁垒,别国也会被迫那样去做,最终结果就是互相之间城墙高筑,那样全球化就会彻底崩溃。所以,特朗普必须明白,如果他只是想停掉金融全球化,而让实体经济全球化继续推进,就不能搞贸易壁垒那一套。

但特朗普很可能在贸易领域对全球宣战。至少跟中国拉开搞贸易战的架势。其他小国对于美国这种做法只能无奈,但中国不一样。现在美中在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领域,已经王车易位,中国已是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外汇储备第一大国。

虽然美国拥有最强军力,堪称老大,但与俄罗斯军力相若的中国也已处在老二或老三的位置,现在中国这个老二和老大的差距正在缩小。最关键的是,双方都有能按住对方军事命门的能力,这一点特朗普心里一定清楚。

因此,即便再怎么“大嘴”,他也没忘记说:“我们要保持美国军力第一,但绝不会与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发生战争”。因为一旦发生战争,美国即使占到便宜,也会伤敌一万自损八千。如此一来话,让“美国再次伟大”就变成了不可能。对这一点,美国人比谁都懂。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