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党课的私企女老板,为什么这么“红”

发表时间:2017/4/1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
[导读] 当59岁的薛荣在花椒直播平台上被90后、00后的网友们反复“盘问”,面对年轻人对党建工作的懵懂,她决心在俊男美女扎堆的直播平台驻扎下来,给现在的年轻人讲讲党课。

  “你叫薛书记。哪的书记?”

  “我们企业党委书记。”

  “你们国企民企?”

  “民企。”

  “民营企业书记干啥的?”

  “做党建。”

  “党建是什么?”

  当59岁的薛荣在花椒直播平台上被90后、00后的网友们反复“盘问”,面对年轻人对党建工作的懵懂,她决心在俊男美女扎堆的直播平台驻扎下来,给现在的年轻人讲讲党课。

  讲党课,薛荣轻车熟路。2016年,薛荣在全国各地共讲了86场党课。去年七一,她被评为100名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

  面对挑战,薛荣不愿认输。1990年下岗后,薛荣9次创业9次失败。第10次创业,她带着16名下岗姐妹成立了一家保洁公司。今天这家名为圆方集团的企业已有42000名员工。

  一年365天都穿旗袍和高跟鞋的薛荣,评价自己是一只骄傲的天鹅。不过,不论多骄傲,薛荣都没有想到,短短40多天后,她的党课受到热捧,自己不仅成了网红,还真爱上了网络直播。

  圈粉不靠逗趣、撒娇

  3月31日下午6点,在郑州市东方建正中心的办公室里,薛荣开始为一个小时后的直播做准备。

  前一天上午,刚从内蒙古乌拉特中旗演讲回来的她,作为27名祈福嘉宾之一,在新郑参加了丁酉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下午,她接受《新华每日电讯》记者3个半小时的采访,到最后嗓音已经沙哑。

  不过,此时的薛荣容光焕发。

  花椒直播平台通知当天会在首页上做热门推荐。根据平台建议,薛荣把平时8点开始直播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

  在办公室旁的专属造型室烫好头发,换一身和金色背景布协调的深色旗袍,戴上印有“我是共产党员:平时看出来,困难站出来,危机豁出来”字样的身份牌,薛荣抓紧最后的时间在电脑上复习课件。守候在一侧的90后助理随时准备修改薛荣指出的错漏。

  当天薛荣演讲的主题是“非公党建一二三四”系列中的“愿景”——从中国共产党的愿景讲到愿景对一个组织的战斗力、凝聚力的巨大作用。

  两名助理早已帮她把用于直播的12.9英寸ipad接上移动电源,架得稳稳当当。ipad旁边的电脑显示器被搁到了一个20多厘米高的箱子上。薛荣说,这是为了讲课时不用低头看显示器上的课件,影响直播效果。

  薛荣的要求很细。圆方集团非公企业党建学院执行院长王晓丽记不清办公桌后面那块印有天安门和华表的金色背景布修改了多少次。

  “书记精力旺盛。平时穿着旗袍踩着高跟鞋走路,我们要小跑才跟得上。”王晓丽说。

  下午6点53分,薛荣终于打开了直播平台,开始了调动气氛的热场工作——

  “各位家人,大家晚上好!”从第一句话开始,她的声音就比平时高亢了八度。

  “蓝天,每次开机你都是第一个。这才是劳模。”

  “我的背景音乐,大家觉得怎么样?”

  “一开课就有洪荒之力(粉丝送的一种虚拟礼物),我会更努力地讲好今天的党课。”

  一个多小时的直播,薛荣激情洋溢、精神充足。与一些年轻人在直播间逗趣、撒娇或者唱歌玩乐器的文艺范儿不同,薛荣把直播当作是给年轻人的一堂课、一场演讲、一次鼓动。这种气势或许只有她这样阅历丰富的创业者独有。

  粉丝“少爷”评价她是“花椒上少有的诚意主播”。

  第一位“书记”女主播

  明明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却偏偏要做很多人认为“不务正业”的主播。

  聊起薛荣接触网络直播的缘由,王晓丽半开玩笑地说自己把薛荣“坑”了。这位负责圆方集团非公党建对外宣传培训的集团高管,目前是薛荣网络直播团队大管家。

  2016年,薛荣被评为100名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后,到圆方集团参观学习的单位和来自各地的演讲邀请越来越多。薛荣的团队也在探索如何把圆方集团的党建经验推广出去。

  圆方融媒体计划是其中一个举措。圆方集团做党建工作,媒体平台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2016年末,团队开会讨论还有没有新的传播形式。王晓丽提到网络直播平台上的年轻人很多。

  薛荣向来不惮接受新鲜事物。

  20多年前,为求生存,薛荣到北京学习高层外墙清洗技术。虽然站在高楼上,两腿筛糠,但她还是做了国内第一批女蜘蛛人。

  薛荣重视圆方集团的党建工作。“薛书记有约”工作室拍了18集“薛书记讲党史”视频,从《共产党宣言》一直讲到改革开放30年,录制非公党建访谈视频27期,成为全国第一家非公企业党建的视频平台。

  2013年7月1日,在儿子李圆方的建议下,“薛书记今日播报”在微信公众号上线。每天一分钟,既有语音,又附文字,内容均与党建有关,或普及非公企业党组织运行规则,或分享圆方党建经验。

  当听到团队说网络直播,薛荣的反应是:“注册一个账号。我上去看看。”

  晕了!

  “全是俊男靓女。眼睛那么大,下巴那么尖,又唱又跳又扭。用今年春晚的流行语——好尴尬呀!这不是我待的地方。”薛荣有些犹豫。

  之前的计划是成为第一位网络书记,但整整一个月,预想中的直播没有启动。不过,她还是保持在平台上和网友聊天沟通。因为注册的昵称是“薛书记”,所以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孩子们的疑问,让我有了一份使命感。不能让现在的孩子们对什么是党建,什么是书记这些常识都不了解。”薛荣对《新华每日电讯》说。

  2017年1月11日,薛荣正式成为一名网络主播。

  不过,一开始的效果并不好。一场直播只有几十人次进薛荣的直播间观看。

  懂行的朋友建议,要吸引粉丝,首先得保证频率和时长。

  于是,名片上印着10多个头衔,平时忙不过来的薛荣,决定在上下班的路上用手机直播。

  “在车上看手机,播不到10分钟就晕车。”薛荣说,“那段时间自己下车就吐,特别难受。”

  集团内部也响起了反对的声音。有人说,网络直播鱼龙混杂,不符合薛荣的身份。儿子李圆方也劝她,做网络直播太花时间。万一搞坏了身体,得不偿失。

  但这时的薛荣已不想放弃。因为在上下班路上直播后,每场进直播间的粉丝已经增长到两三百人次。

  过了半个月,薛荣终于克服了晕车问题。但王晓丽和团队却向她建议,经过对网络直播调研,要达到最好的直播效果,必须固定主题,固定时间。

  “他们说我上下班时间不固定,不利于吸引粉丝。而每天晚上八九点钟,才是直播的黄金时间。”

  此时,薛荣第一次有了抵触情绪——作为一名企业家,晚上是她每天仅有的个人时间——因为和老人住在一起,家里没有专门的书房,只能在卧室直播——各种不方便。

  “他们都说你试一试吧。我想,既然团队这么坚持,权且一试。如果没有效果,那干脆就不做了。”

  于是,匆匆买了一扇屏风放在自己卧室当作背景后,2017年2月22日,薛荣开始了第一次在黄金时间的直播。

  薛荣至今记得那次里程碑式的直播的主题是什么人可以入党。当天她讲了1个多小时。她没想到的是,平台记录显示,先后有31000人次进了直播间。

  “我傻了!用网络语言就是‘吓死宝宝了’。去年我做了86场演讲,听众总计才30000人。”薛荣说,那一刻,她仿佛打了鸡血。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