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手机的尴尬下半场:“退烧”之后如何应对生死危机?

发表时间:2017/2/27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
[导读] 尽管全球智能手机增速趋缓,但并没有影响中国市场,更可怕的是这里永远没有规律可循,即便是凭借性价比曾红极一时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如今面对竞争环境的日趋恶化,“退烧”之后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将何去何从?

在正在举行的2017 MWC世界通信展上,已再难看到中国互联网手机品牌的身影。

尽管全球智能手机增速趋缓,但并没有影响中国市场,更可怕的是这里永远没有规律可循,即便是凭借性价比曾红极一时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如今面对竞争环境的日趋恶化,“退烧”之后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将何去何从?

在荣耀总裁赵明看来,中国互联网手机品牌已进入下半场,需要回归到竞争的本质,即产品和服务。话虽如此,做起来又谈何容易?

从无限风光到危机四伏

2017年已过去两个月,手机市场从不像人们预测的那样按部就班,这次的变化则是“涨声”一片。刚刚发布的荣耀年度旗舰机型V9售价分别为2599元、2999元和3499元。与去年荣耀V8相比,在技术提升的同时,价格也不含糊,顶配整整提高了700元。

无独有偶,之前红米手机通过官微也公布,红米4系列价格均上调100元。调价后,红米4标准版售价799元,红米4高配版为999元,而红米4A的价格调整为599元。还有努比亚、魅族均做出了相关产品的价格调整,平均涨幅为100元。

据了解,此次手机涨价的最主要原因来自供应链方面的供给不足,尤其是DRAM和Flash的需求总量一直在增长。

过去几年,智能手机DRAM从1G、2G上升至现在的4G、6G,未来也必然会出现8G,容量目前已达到128G、256G;此外,还有不断普及的双摄像头配置,指纹识别等,都导致图像传感器、晶圆等原材料的需求大幅上涨。

面对上游元部件供不应求的局面,互联网手机品牌整体出货量开始放缓,这里面当属互联网手机模式开创者小米最为严重。

据IDC报告显示,2016年小米全年出货量下跌36%,市场份额从2015年的15.9%下降到了8.9%。小米在国内出货量排名中跌至第五,全球手机出货量榜单中则跌出了前五,被分到了“Others”的行列。

与小米分庭抗礼的荣耀虽没有断崖式的下滑,但比起2015年10月就提前完成全年任务,荣耀去年的出货量勉强维持在4000万部左右,有内部人士称可能还不到这个数字。

不难看出,互联网手机品牌当初靠拼配置、比价格冲出了的规模,在面临当下竞争惨烈的市场,失去价格优势而步入发展瓶颈期,互联网手机是真的开始“退烧”了,按照手机行业一贯的竞争周期,这样的后果必然会加速行业洗牌期。

努比亚总裁里强对腾讯科技表示,“我们现在只是走过了第一个百米,收获的只是认识,认识到这是一场马拉松赛事,而希望用百米速度完成马拉松的企业会首先离开。”

这番比喻暗含着互联网手机品牌从狂热逐步回归理性,从过去一年多资本市场的冷静观望也可窥见一斑。

2015年,互联网手机品牌走到了巅峰时刻,资本市场可谓好戏连台。魅族获得阿里6.5亿美元注资,尽管魅族一再否认未与阿里有对赌,但引入资本后其变化迅速开始凸显。当年,魅族出货量同比增长350%,由年500万部的小众品牌一跃进入2000万部的主流梯队。

当时的小米全年完成7000万部销量,虽未及制定的一亿部目标,但超过450亿美元的市场估值,给前仆后继想涌入手机市场的玩家注入了强大的兴奋剂。

同年7月,苏宁云商注资锤子手机,五个月后又以19.3亿元入股努比亚占股33.33%。更早一些的2014年年底,奇虎360斥资4.09亿美元投资酷派旗下互联网手机品牌“大神”。

资本的不断涌入导致本就充满变数的手机行业洗牌加剧,以至于后来一些互联网手机品牌相继离去或者回归母公司。这其中耳熟能详的有金立的IUNI、联想的ZUK以及天语的尼比鲁,而ZUK似乎是“最短命的”。

2015年8月,ZUK发布了第一代手机Z1时,全力想保持“独善其身”的姿态,然而不到一年,ZUK却意外地回归了联想。按照联想的说法,回归是为了帮助手机业务更快速的发展,那么当初推出独立品牌ZUK又意在何为呢?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