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中国出路在改革 印巴俄各有艰难

发表时间:2017/2/8   来源:凤凰卫视   作者:
[导读] 中国在刚刚公布的2016年全年GDP增长有6.7%,很多的分析都说这是筑底了,站稳了。至于2017年能不能是一个回升,现在还是一个观望的过程,您怎么看在2017年中国面对的很多挑战?

2017年的中国还有新兴市场的经济,能不能够走出阴霾?有更好的前景?马上请来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来分析

以下为节目全文实录:

曾瀞漪﹕2017年的中国还有新兴市场的经济,能不能够走出阴霾?有更好的前景?马上请来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来分析,ANDY您好!

谢国忠﹕瀞漪您好!

曾瀞漪﹕中国在刚刚公布的2016年全年GDP增长有6.7%,很多的分析都说这是筑底了,站稳了。至于2017年能不能是一个回升,现在还是一个观望的过程,您怎么看在2017年中国面对的很多挑战?

谢国忠﹕我觉得中国经济还是没有走出自己的路,也就是2016年主要靠的是房地产,房地产靠的是信贷,特别是首付贷,这引起了房地产销售一下子增加了来百分之三十这么多。我觉得以房地产泡沫来带动经济这个模式是靠不住的。中国经济在2017年还是面临同样的挑战,所以中国,不靠改革的话,经济是站不稳的,“出路一定在改革”,以改革让经济站稳,不能常常只谈论怎么把经济搞稳,怎么去刺激经济。 我觉得应该通过改革,健康地让经济朝正前走。

曾瀞漪﹕怎么改? 记得在美国说退出TPP的时候,有些乐观的人就觉得。我们可以用TPP这样外来的力量,来改变国内目前的情况,现在呢﹖

谢国忠﹕我觉得,原来说(中国)加入WTO也是这个说法,确实有些变化,但是很多还是没变,但是通过另外一个手段来做,现在搞一个房地产泡沫,给政府用钱也十年多了,然后用这个钱的话去补贴企业一些低效益的地方。我觉得这种做法,短期的是一条路,就是经济效益不用提高,经济就可往前走,但现在房地产泡沫搞到这麽大,牵动的利益更大了。

曾瀞漪﹕我们再看另外一个地方。中国现在有这个压力,其他地方的压力也是巨大的,比如说印度。印度这个国家,她们想学中国的经济特区,也想承接中国低端生产的企业等等,您刚刚从印度回来,印度这个国家目前发展的情况到底怎麽样?

谢国忠﹕印度是有一定的发展,有些基础设施在建设,孟买的海湾大桥,搁了十几年的桥终于建成,可以说是“有所发展”。但在总的来说,印度是没有经历过(经济)起飞。一个贫困的国家,要进入起飞,基础设施需要建设到一定的程度,有了基建网路效应,生产力一下子爆发性的增长,国家才能进入起飞阶段。像日本、韩国和中国都进入过这样一个阶段,当投资达到一定的水准之后,经济就进入起飞,她(印度)还未进入这样的一个起飞,然而印度除了建设,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仍做不到,比如说去年莫迪政府,想推动土地政策(法案),以便为基础设施(强制性)徵地补偿标准化。法案已经推了很久,但是去年还没有通过。法案不获通过,土地难以徵用,怎麽可能大量的搞那个基础设施建设?这是一个(印度)国内障碍,国外的话,印度要走中国的路,现在已经世界经济没有这个空间了,因为中国把能够搬到中国的工厂都搬到中国来了,现在印度只能等中国的工厂搬到印度去,我觉得这个还是困难的。

曾瀞漪﹕为什么呢?

谢国忠﹕印度还要跟越南或孟加拉竞争,孟加拉国的成本比印度还要低很多,印度的劳动力成本,虽然印度的劳动力很充裕,但劳动力成本不是很低,因为当地工会的力量是非常大,例如印度的汽车工厂,工人工资的水平,十几年前已经是现在内地的工资水平,4000多元人民币,所以印度的竞争力是有限的。这个问题不解决,他劳动力充足的一个优势是发挥不出来。

曾瀞漪﹕印度本身劳动力成本没有优势,然后中国以前走过的路,印度也很难复制,然后莫迪政府要推行一些改革,也遇到很多阻力,基建设施没有办法普遍的建设,然后废钞的问题带来的影响,废钞问题究竟就你现场的观察,废钞问题影响到底有多大﹖就是真的对印度经济增长,在2016年会有一个很大的拖低吗?

谢国忠﹕暂时看上去,现在废钞的影响好像缓解了,但废钞刚开始是对市场化带来了混乱,这个现在的话好像就平稳了。我觉得这个政策的话,对经济的影响本身的话可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出这个政策?当时说是为了限制逃税,但是小老百姓逃点税并不是坏事情。这个钱跑去政府手里干嘛呢?难道会比在老百姓手里效益高吗?看不出来莫迪政府为什么要这麽做?而且逃税的主要是大企业的问题。


印度有很多问题,有工会的问题和土地问题,但另外一个大问题,就是财团的问题,就是一个家族企业影响政府,结果经济不开放。所以外资企业进入印度是挺困难的。因此印度这个模式只能慢慢走,总理莫迪去干这个(废钞)就是想通过现金的改革带动经济发展,结果却把经济搞乱。现在他又通过限制媒体的言论自由,通过这个限制来支持他的政权。比如说谁批评政府的话立刻有人来找你;如果投资银行里面有个人写篇文章说货币政策是错误的,总理办公室立刻打电话给你,他走的路变成了一个用媒体唱赞歌。印度国家对经济的发展,莫迪报的是百分六到七左右,这个数据也没有人相信,因为去年公司的盈利没有增加,销售没有增加,但你这个经济增加那么多,是从哪里来?

曾瀞漪﹕印度除了面对国内的问题,还有特朗普的因素,我们也得考量,所以今年您觉得印度自己国内的问题,再加上特朗普的因素,会是个什麽样的情况﹖你觉得印度的经济会更加的难,局面更加复杂?

谢国忠﹕美国现行的技术移民政策对印度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在印度一所高等教育好的学校毕业的人,很多人都跑到美国。像印度的科技大学,大部分的毕业生都跑到美国去,去美国之后所赚的工资者很高,然后把钱送回国,对印度经济影响是比较大的。如果这条路被(特朗普)封死的话,对印度的发展更困难。

曾瀞漪﹕但如果这些印度精英去不了美国,留在国内,不是反倒对印度的经济提升会更好吗﹖

谢国忠﹕是啊,但是改革要给创造机会,他们走的原因就是因为国内的经济活动不活跃,都是被这些家族企业控制,家族企业他们有力量去游说议会给他们特殊的政策,比如说经济特区这个概念,印度政府请我去给他们提过建议,我跟他们说,发展经济特区是为了发展城市,让地方有个良性循环,但是后来他们搞的经济特区,就是搞项目化,而不是区域化。项目化就变成了给财团一个好处而已,所以对经济就是有负面的作用。所以印度的利益集团对经济影响非常大,印度是一个贫穷国家,却有很多非常富有的人,富有的人他们盈利是非常高。那么穷的国家,公司盈利这麽高的话,对国家并不是件好事情。我觉得是他们的体系化改革要通过开放,就需要把那个财团的力量压下去,经济要走向上起飞,这是一个必要的条件。

曾瀞漪﹕下一节回来,我们谈俄罗斯和巴西,待会见。

曾瀞漪﹕马上关注一下俄罗斯,他们的经济表现,在今年会是如何?油价在过去几年,最低的时候去到30多美元一桶,然后在去年的最高回到了五十美元上下,你觉得油价的反弹,会不会使俄罗斯的经济,今年真的表现的比往年都要好很多呢?

谢国忠﹕俄罗斯去年的经济有所变好,货币也比较稳定,与油价恢复有关,如果油价能维持在五十多美金的话,对于俄罗斯经济今年带来一定的好处的。但总的来说的话,五十块钱对他国家的话还是不够,他民间的消费,尤其食品消费的下滑是比较严重在百分之十左右,这个食品的消费的下滑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原本买卖比较好的食品,现在变成买卖比较差的食品,所以老百姓生活的水平是大幅度下滑的。我觉得俄罗斯要扭转这个趋势也是不容易的,油价现在虽然是稳定了一阵子,但特朗普政权上台之后,支持能源的发展,现在在德州页岩油生产的成本,总的成本的话已经到十美元左右了,而且美国页岩油的储存量非常丰富,而且打井的速度也非常快,比如说一个大油田建设要很多年建成,但是页岩油很快就能做得成,所以我觉得油价还是有下落的风险的。

曾瀞漪﹕那您的意思是说俄罗斯的经济能不能够再发展,关键在油价,而油价的水平高低关键在美国,美国就在特朗普?他又跟普京之间又像互相欣赏,美俄这是个什麽样的未来情况?

谢国忠﹕我觉得特朗普跟普京的话,他们这个什么友谊,最终是长不了的,这两个人的性格都是「我最大」,所以若碰到问题,打起来也是可能,我觉得要好的话不容易的。而且美国的情报机构泄漏机密说普京有特朗普黑材料,这就限制了特朗普跟他配合的空间了。还有我觉得特朗普认为发展能源是一件大事情,这对国家是一件大事情。很多特朗普是一个爱国的人,他有不好的地方,但是他对美国是非常忠诚,他觉得什么东西都是要在美国,所以不可能为了俄罗斯而去考虑停止发展页岩油气,美国日后或会变成一个油气出口大国。美国的页岩气很多,现在价格那么低,相当于我们这里4分之1的价格,最后他就要把页岩气出口到亚洲来。我觉得能源的价格,从中长期来看,是往下走的。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