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学通:美国加入亚投行的前提是中国“让位”?

发表时间:2016/12/5   来源:凤凰财经   作者:
[导读] 凤凰财经在美国大选日前后做了48个小时的实时直播,吸引了超过了1700万网友的关注。然而编辑们在留言中发现许多网友共同的问题:“为什么美国会选出一个如此不靠谱的总统?”记者首先将这个网友共同的问题抛给阎学通。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
  凤凰财经讯(记者易典)从互联网精英云集的乌镇峰会到财经大佬云集的凤凰财经峰会,从金融精英到科学领袖,从美国学者到中国专家,2016年他们都在聊一个词—特朗普。
  2016年11月19日到20日期间,凤凰财经峰会在北京隆重举办,专程从华盛顿邀请了一群“中国通”(包道格、甘思德等)探讨特朗普时期的中美关系发展。在笑声和掌声不断的“美国大选后的中美关系”分论坛上,中西方的学者、官员激烈争论,而代表中国声音的是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学院院长阎学通。对于这场改变世界的美国大选,他从中国的角度提出了观察和思考。论坛期间,他也接受了凤凰财经的独家专访,讲述他眼里的美国大选和“疯狂”特朗普。
  “疯狂”特朗普靠一个词赢得大选
  凤凰财经在美国大选日前后做了48个小时的实时直播,吸引了超过了1700万网友的关注。然而编辑们在留言中发现许多网友共同的问题:“为什么美国会选出一个如此不靠谱的总统?”记者首先将这个网友共同的问题抛给阎学通。
  “特朗普靠Change这个词赢得了大选,8年前的奥巴马也是靠这个词赢得大选。”阎学通解释道,美国的老百姓(603883)希望国家发生变化,但是奥巴马执政的八年中没有让美国发生大的变化,老百姓就非常不满意,所以他们希望选一个领导人来改变这个社会。
  “希拉里上台显然不会改变,所以要求改变的人选择了一个特朗普。”美国老百姓认为正是因为特朗普不靠谱,所以他改变国家的可能性才最大。
  “然而变化有两种可能性,美国人不担心越变越糟吗?”记者提出疑问。
  阎学通笑言:“从美国选民的这次选举中反应出来,我们只希望变化,至于变好变坏都已经是第二位的了。”他解释了美国人民的朴素想法:先要变,如果变好了最好,变坏了再变。老百姓需要变革,因为变才会有机会,变才有变好的可能性,如果不变连变好的可能性都没有。
  美国的分裂难以弥合:不是经济利益分歧
  美国大选结束之后,凤凰财经记者密集的采访了一系列美国官员和学者,包括密西根州州长、底特律市长、“中国通”包道格等。他们有一个共识:今年的美国大选展示出一个越来越分裂的美国社会。然而这种分裂是因为贫富差距?还是因为舆论导向?需要多久才能愈合?
  阎学通的观点比较悲观:“这次的分裂是难以弥合的,不单单是贫富差距加大和利益分歧。”
  他表示:“这次不是穷人支持特朗普,富人支持希拉里;也不是知识分子支持希拉里,没知识的人支持特朗普。如果你仔细看特朗普的数据,他在每一个不同阶层那个数据都是很均匀的分配的。”
  “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次是一个思想观念上的分歧。如果让我给他如果简单的话来说,就是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之间的分歧,。这种思想观念的分歧我的理解比利益分歧更难弥合。”阎学通强调。
  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态度不会“打折”
  在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打了很多中国牌:比如说要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说要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这些是说说而已的竞选口号?还是切实可行的政策纲领?每个学者看法不同。阎学通认为,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态度会和竞选期间保持一致,不会打折。
  阎学通表示:“如果说特朗普在竞选中说的很多话都要打折扣的话,在跟中国经济矛盾方面采取强硬政策这一点上来讲,我们不能够期待他会有重大的改变。”他表示特朗普执政期间会保持其竞选中对中国的强硬态度。
  “他可能会有程度变化,但不会有性质变化。程度变化就是说,他说给中国的产品普遍增加45%,这可能是比较高,但是他增加中国产品对美国出口的关税,这趋势是有的,能不能增加45%是很难判断的。”可以预测的是,特朗普上台之后会采取强硬、对抗性的政策,迫使中国对美国商品更大的开放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阎学通也表示不可能每一件中国出口美国商品的关税全都增加45%,特朗普政府会对列入反倾销名单的中国商品里实行高关税。目前核心的问题是,这一届政府将把多少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列入反倾销名单,不可能是所有产品,但肯定会有所增加。
  对日本盟友都这么狠对中国不会手软
  阎学通表示,从性质判断来说,特朗普一定会在对华政策上采取非常强硬的政策施压。他回忆道:“当年日本那还是美国的盟友,八十年代美国都采取政策要求日本开放市场,所以这次特朗普具体的政策我们不知道,但他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美国加入亚投行的前提是中国“让位”?
  特朗普胜选后,他的高级顾问表示:“美国没有加入亚投行是一个战略性的错误。”特朗普时期,美国是否会加入亚投行?
  阎学通的观点很有意思:“美国加入亚投行的条件是,中国得把领导地位让给美国,美国才能参加。但中国能把亚投行的领导地位让给美国吗?如果中国不把亚投行的领导地位让给美国,美国怎么加入呢?”
  “英国也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也率先加入了亚投行。英国可以,美国为什么不可以?”记者反问。
  阎学通认为,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国家,在加入一个国际金融合作,如果他不是老大,他是不会参加。而英国不一样,因为英国加入哪儿都不可能成为领导者,英国加入不管是美国领导的金融机构,还是中国领导的金融机构,他都是一个普通参与者,所以加入亚投行对他来讲没有障碍。“英国没有当金融机构领导者的利益需求,但美国有。”他补充道。
  “日本也有可能加入吗?日本也没有当领导者的利益需求?”记者追问。
  “在安倍之后日本能不能参加,我就很难判断,在安倍期间加入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阎学通认为安别与美国走的非常紧密,不大可能加入亚投行。
  美俄关系回暖,中国怎么办?
  特朗普在竞选中,对俄罗斯、对普京很明显的伸出“橄榄枝”。有专家预测,他当选之后,美俄或许会走的更近。美俄“冰释前嫌”,夹在美俄中间的中国怎么办?
  阎学通略作思考,表示:“如果俄罗斯跟美国的战略关系有所改善,现在的对立程度不这么尖锐了,中俄之间继续提升战略合作伙伴性质的空间应该说就大大的削弱。”
  阎学通解释,因为现在中俄战略关系的基础,就是共同面临美国战略压力。当俄罗斯面临的美国战略压力减少之后,中俄战略关系的基础就会动摇,两国关系继续提升的是非常非常小的。
  他认为:“只要美俄关系改善,中俄关系走近的可能性就应该说是很小很小。”
  2017年要飞来哪些黑天鹅?
  2016年是“意外之年”,从英国退欧到美国大选,黑天鹅事件频发。2017年又将飞来哪几只黑天鹅?
  阎学通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做出了一个判断:“三十年代是军国主义分子执政,到了五十年代是共产主义人物执政,到了六十年代的时候是民主主义者执政,到了九十年代的时候是自由主义者执政,现在又到了一个新时代,我给它起一个名保守主义者开始执政。”
  他认为,可能会有越来越多国家的领导人思想观念非常保守的,而且他们的政策是非常强硬的,所以这样就带来了一个结果,国际冲突会越来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2017年或迎来不少意外。
  将有一大批国家学着英国举行“退欧公投”
  英国退欧之后,是否会有其他的国家退出欧洲?欧盟是否面临解体的可能性?
  阎学通认为,“会有更多的国家选择进行公投来表达是否要退出欧洲,这个趋势恐怕阻止不了,至于公投的结果不是退出不退出,这我判断不了,但会有更多国家组织公投。”
  他解释,退欧公投背后的原因是越来越多的国家感觉到,通过欧盟或者区域化合作来救助自己这个方法不太有效。“特别是希腊,希腊例子使得很多人意识到了,依靠地区组织来救助自己,比依赖自己的主权来救助自己还是靠自己更靠谱一。 ”                                                          
  “如果希腊还有印刷自己货币的权利,他们就可以通过钞发货币的方式来挽救比较快摆脱经济危机,而没有这个权利以后,只能等着欧盟,欧盟只要不贷款、不借钱,印不了自己的货币,带来的结果就摆脱不了什么危机。”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阎学通表示就是欧洲国家整个来讲,区域化会相对停滞的,而更多的欧洲国家将重新回到寻求自己独立的经济主权来保护自己。
  从英国退欧到美国大选,这个世界正在经历剧变。12月的意大利公投、美联储加息是否是又一只黑天鹅?2017年的德法大选是否会让世界跌破眼镜?凤凰财经将持续关注,世界剧变,我们不变。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