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任G20轮值主席国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发表时间:2016/8/29   来源:搜狐公众平台   作者:
[导读] 作为轮值主席国,举办此次峰会到底意味着什么,有什么好处?而众多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以及国际组织负责人来到杭州真的只是参加一次几十人参与的大会吗?
  虽然G20峰会9月4-5日才召开,但是杭州人民已经早早感受了峰会即将来临的气息。中国作为此次G20峰会的东道国,早已准备好迎接四方宾朋,作为目前涵盖绝大部分发达国家以及新兴经济体的国际对话机制,二十国集团对世界经济和政治都有重要的影响。作为轮值主席国,举办此次峰会到底意味着什么,有什么好处?而众多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以及国际组织负责人来到杭州真的只是参加一次几十人参与的大会吗?
  作为轮值主席国,中国有哪些特权?
  在土耳其安塔利亚举行的第十次G20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宣布中国杭州将举办2016年底十一次G20峰会。2016年中国开始接替土耳其担任G20轮值主席国。表面上看,轮值主席国就是在本国找个地方给各国领导人以及其他专项周边会议安排开会的,所以轮值主席国最大的工作是会务组织的工作。
  世界绝大部分国际组织或者对话机制都采取轮值主席机制,这一来可以体现国家平等,也可以避免一国长期负责会议组织工作而形成财政负担。如此来看的话,轮值主席国只是一种后勤工作,为什么有那么多国家要申请担任轮值主席国呢?担任轮值主席到底有什么好处?
  显而易见的好处是国家的国际形象和国际影响的提升,如果国际组织的轮值主席,任职期间将会处于整个组织的决策中心,负责沟通组织内部各国或地区的意见。拉脱维亚担任2015年欧盟轮值主席国,拉总理斯特劳尤马称担任轮值主席,无疑将提升国家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尤其是潜在投资人对拉的认知度。一些高端人物来访也可以让拉充分展示,拉是一个适合投资和发展的国家。
  而另外一个好处则是直接的——设置议题。国际组织的轮值主席有就某一项国际议题召集会议的权利,对于涉及本国利益的国际问题,这项特权显得尤为重要。2013年2月12日,朝鲜进行了第三次核试验,韩国立即以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身份召集紧急会议,并在会后发表了强烈谴责朝鲜核试验的媒体声明。当然也有一些国家会利用这项特权搞一些小动作,夹带私货,比如日本在今年7月开始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国,日本常驻联合国代表别所浩郎7月1日召开记者会称,若有国家提出请求,会把南海问题列为安理会讨论议题。
  而像G20这样影响力大的多边对话机制,其涉及的议题都是关系国际政治和国际经济发展的重大关切事务。担任轮值主席国,也就是中国所讲的“主场外交”,既可以体现本国当前对一些国际问题的立场和意见,也可以通过议题设置通过对自己有利的会议声明。比如此次G20峰会,中国就对日益抬头的贸易保护主义表示的关切。
  大会很重要,小会更重要
  二十几个国家以及国际组织的领导人大老远飞到杭州是不是就开一次峰会呢?当然不是,相较于形式大于实质的峰会,有关国家私底下召开的小会更加重要。峰会在召开之初,轮值主席国的外交人员已经就会议的相关议题以及声明性文件与各国进行过多次的磋商。领导人聚在一起也只是进行最后的收尾签字工作。当然如果分歧巨大,未能形成协议也是可能的。
  多边峰会所讨论更多的是原则性的议题,但是对于一些急迫的国际问题或者国际局势,相关国家之间的小会效率会更高,所以很多国家都会利用多边峰会的场合就相互关系的国际问题举行双边或多边会谈。

比如美俄,叙利亚危机爆发之后,已经多次在国际大型峰会场合举行过双边会谈,成功解决了叙利亚化武危机的分歧。另外中俄两国领导人几乎每逢多边场合都会举行双边会晤,习近平和普京两人曾经有过一年内见五次的纪录。而在今年杭州G20峰会上,俄法德三国领导人也将会就乌克兰问题举行三边会谈。俄罗斯提到如果中国愿意举办,乐意参与,这也说明了东道国的另一项优势。
  为什么这些国家的领导人需要在多边场合举行这些会谈呢?直接原因是国际问题原来越多,也越来越复杂,但是相关国家,特别是几个大的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之间日常会面的机会很少,利用多边场合可以方便地与相关国家领导人面谈,省去了很多领导人行程安排的麻烦。而很多的小范围会议也有相关国家弥合分歧,统一立场的作用,比如联合国气候峰会上,发展中国家就会举行小范围会议,统一立场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利用多边场合见平时难见的人
  有些领导人利用多边场合会晤是因为时间不多,而有些领导人则是因为机会不多。多边场合聚集了一大批全世界重要国家的领导人,很难在找到类似的场合能够实现外交上的突破和私人关系的加强。目前全世界有将近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很多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之间整个任期内可能都没有机会实现互访,而多边场合就提供一个很好的机会让双方可能进行外交上接触,甚至于没有外交关系的两个国家也可以利用这一场合。
  2015年美洲峰会期间,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互致问候并握手,此时的美古外交关系尚未解冻,但正朝着正常化的方向努力。而早在2013年,曼德拉葬礼上,奥巴马就历史性地与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相遇并握手。虽然这并非一次正式的多边场合,但依然是云集了许多国家的领导人的重大事件,这并不是一次偶遇,而是刻意的安排。很多偶遇的安排造成了领导人之间各种各样的会谈形式,如走廊会谈,站着会谈,甚至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曾在厕所门口堵过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
  自从日本所谓“国有化”钓鱼岛之后,中日关系跌入冰点,安倍上台执政之后,两国关系不仅未见好转还更加恶化。日本国内经济团体给予安倍很多改善对华关系的压力。2013年圣彼得堡G20峰会上,安倍利用在贵宾室的等候时间与习近平偶遇,举行简短交谈。但之后的中日关系依旧无解,2014年北京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安倍想故技重施,但最终还是未能实现中日关系的解冻。
  对于一些即将离任的领导人,多边会议场合是个很好地与其他国家领导人告别的地方,但对于刚刚上任的领导人而言则是一个很好地亮相以及表达自己外交想法的平台。比如说奥巴马就希望利用本次G20峰会最后一次会见自己的“老朋友”印度总理莫迪,而刚刚担任应该首相的特蕾莎·梅则希望能与普京会面,改善陷入低潮的英俄关系。
  还有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会利用多边场合“告状”,2013年G20圣彼得堡峰会上,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因为电子邮件被美国监视要找奥巴马算账。与培尼亚会面后,奥巴马承诺,将调查有关美国监视巴西和墨西哥总统的报道。
  9月4-5日将举行的G20杭州峰会是中国首次担任G20轮值主席国,这次峰会会形成那些对世界有重大影响的决议,还会有那些有趣的外交花絮,值得期待。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