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民:南海问题要沉住气、全面看、有信心

发表时间:2016/4/11   来源:球时报   作者:
[导读] 在不久前的博鳌论坛上,举行了第三届南海分论坛,主题是《凝聚共识、加深互信、促进合作》。来自亚洲、北美、欧洲、澳洲四大洲的13个国家、100余名代表出席,这是我第一次出席并主持博鳌论坛框架内的南海分论坛。

在不久前的博鳌论坛上,举行了第三届南海分论坛,主题是《凝聚共识、加深互信、促进合作》。来自亚洲、北美、欧洲、澳洲四大洲的13个国家、100余名代表出席,这是我第一次出席并主持博鳌论坛框架内的南海分论坛。我认真听取了各国代表在会上的发言,会下我与中方和外方代表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我觉得在南海问题上,我们要沉住气、全面看、有信心。
 
  南海紧张局势被夸大
 
  沉住气就是我们在处理南海问题时要抓住问题的本质,不要盲目地跟着西方媒体跑。
 
  近几年来国际主流媒体对南海问题做了大量的报道,炒得沸沸扬扬。好像南海问题已经到了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战争迫在眉睫的地步。有的甚至声称“南海是全球最危险的地区”。然而,在南海分论坛上,各国代表的共识是:这些媒体夸大了南海的紧张局势。

 

  的确,南海各声索国之间存在着严重的分歧,各国也采取了一些相互防范的措施,域外国家的介入增加了南海问题的复杂性,也存在着一定的风险。但是,本地区的紧张与中东地区正在进行的热战是不可相提并论的。
 
  有一位域外学者尖锐地指出:美国的媒体歪曲了中国政府的立场,说中国认为九段线内是中国的领海,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位学者还对美国媒体明确阐述了这一观点,但是他的观点没有被报道。
 
  什么是南海问题的本质?南海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领土争端,是在亚洲崛起的大背景下发生的。战后国际关系一个突出特点就是亚洲的崛起。亚洲的崛起正在拉动国际关系的重心从大西洋向太平洋转移,这是国际关系几百年来最引人注目的变化,但这个变化的过程远未完成。亚洲在崛起的过程中各国关系必定有一个调整和相互适应的过程,领土争端可能会冒出来。邓小平同志早在1984年就预见了这一点,提出了: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方针。小平同志提出的方针依然是我国政府处理南海问题的指导方针,而且在亚洲,乃至国际上赞成这个方针的人正在多起来。
 
  把南海问题放到全局里看

  全面看,首先就要把亚洲放在世界全局中来看。在南海论坛上与会代表一致指出,亚洲是全球经济中最有活力、增长最快的地区。2015年亚洲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高达44%。在世界经济复苏乏力、面临各种难题的今天,亚洲的增长对全球经济来说变得更为重要。
 
  和平与稳定是亚洲增长的前提。世界上没有一个大国、没有一个国家集团要把挑起南海地区的战争作为自己的政策目标,亚洲的增长大家都需要,挑起战争那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
 
  全面看的第二层含义:南海问题是声索国之间的一个问题,而不是它们之间关系的全局。毋庸讳言,各声索国的分歧是很严重的,各方立场大相径庭。然而,南海问题放在声索国之间关系的全局中来看,这只是局部而不是全局。各声索国之间有共同利益,也有分歧。但毫无疑问,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
 
  就拿中国与菲律宾的关系为例,南海问题是在2010年后逐渐突出的。


2010年中菲贸易额为277亿美元,2015年上升到430亿美元。尽管两国之间在南海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是什么力量使两国贸易额增长这么快?那就是共同利益。
 
  全面看的第三层含义是:尽管在南海问题上各方的立场迥异,但是大家都赞成和平解决。和平解决争端,这是出席南海论坛各国代表的又一共识。

  全面看的第四层含义是,各方的立场不能看成是一成不变的。菲律宾想通过国际法院仲裁的办法来解决与我的争端,仲裁要双方接受才行,如果有一方不接受,仲裁是不起作用的。历史上国际仲裁不起作用的案例屡见不鲜。出席南海分论坛的东盟国家代表对我说:今年菲律宾会进行总统大选,阿基诺三世不能连任,新政府是否采取上一届政府的立场还需要观察。
 
  南海问题一定会妥善解决

  有信心是指我们要相信南海问题最终是一定会得到妥善处理的。这是因为:首先,时代主题变了。时代的主题已经从“战争与革命”演变为“和平与发展”。时代主题既反映了一个时代所面临的主要矛盾,又指出了解决矛盾的路径。历史上,战争曾经是威力无比的,国与国之间的争端,如果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不了,那就诉诸武力。但进入新世纪后,美国等发动了三场战争: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这三场战争不仅没有解决任何问题,而且把中东和北非打乱了,使这个地区陷入了长期的、无休止的动荡和冲突之中。
 
  战争解决不了问题,什么能解决问题?和平与发展能解决问题。中国30多年的大发展,与国际社会合作的大进步不就是有力的例证吗?

  第二,中美都不想打。中国目前面临的发展机遇是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第一次,保持发展的势头是中国21世纪最大的利益。中国的国防战略是防御性的,不是进攻性的。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一贯的外交政策。邓小平曾经指出:除非发生大规模的外敌入侵,中国将一心一意搞建设。实事求是地看,尽管我们面临着一些威胁和挑战,但不存在外敌大规模入侵中国的可能性。不想打,是我们的和平发展战略所决定的。
 
  美国想打吗?我看也不想。给中国制造一些麻烦,美国是愿意干的,但与中国在南海打一场战争,美国没有这个打算。美国连一个阿富汗都解决不了,怎么可能要打中国?

  第三,共同利益使然。决定国家之间关系走向的是共同利益的多寡。今天,不管是中美之间也好,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关系也好,中国与本地区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好,共同利益都在发展。
 
  尽管中美之间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分歧和摩擦,但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在发展,这是毋庸置疑的。3月31日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在华盛顿会晤,双方达成一系列共识就是有力例证。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在发展,正在各个领域、各个层面形成利益共同体,这就使两国关系的基础变得越来越牢固。这也是中美两国不会落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根本原因。
 
  综上所述,尽管处理好南海问题会有曲折、困难和挑战,但这个问题最终是会得到妥善处理的。这是本地区各国之间共同利益的需要,也是亚洲、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的需要。(作者是中国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前驻法大使)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