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博鳌一提议震动日韩,背后原来有如此玄机!

发表时间:2016/4/6   来源:微信号;zhanhao668   作者:
[导读] 在2016年博鳌亚洲论坛的开幕式上,李克强总理发表了重要演讲,其中提出设立“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的重要倡议。李克强总理说:“中方积极倡议,筹建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愿与各方合作完善亚洲金融市场建设,共同避免再次发生大规模地区金融动荡。”

对于这一倡议,日韩媒体都予以了强烈关注,日本《朝日新闻》认为,这凸显了中国正加快充当亚洲主导角色步伐。根据日媒的报道,该计划准备以中国银行协会为主导加紧准备筹建工作,通过各国金融机构加盟,一边营造更有效的融资环境一边应对金融市场困境。同时,中国还呼吁日本的大银行也加入其中。中方表示,亚投行和中国创立的丝路基金给亚洲带来发展的利好。

韩联社的报道则更加直白,其认为中国今年在论坛上让人们再次感受到,中国有着坚定意志要改变以往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经济秩序。众所周知,中国已主导创建亚投行,并努力扩大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一切都旨在构建新经济秩序版图。此次李总理提出要创建亚洲金融合作协会,被外界解读为“今后中国将持续增加由其主导的国际金融机构的数量和规模,改变目前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经济秩序”。

日韩媒体对李克强总理的这一提议如此关注,根本原因在于,这是中国以自己为核心构建的一种以稳定地区金融环境和推动地区投融资发展的合作机制。从经济、金融秩序视角观察,这种机制本身就是一种地区的经济、金融规则机制窗口。

我们以亚投行为例,亚投行是在中国主导下成立的,其必然驱动以中国经济为核心的资本、工业进行双输出,而其他成员国家有资本的出资本,需要投资和基础建设的则提供市场和相关条件,最终这种模式是要实现以中国为核心的新的经济循环。

那么,中国为何此时提出要筹建“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的倡议呢?中国是基于怎样的考量?又准备推动怎样的亚洲经济秩序呢?请看下面占豪进一步的分析。

亚洲金融协会是亚洲发展的时代需要

我们知道,金融是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的,这是我国无论官方、学术界、民间的普遍共识,这一共识不但适用于中国,更适用于整体都较为落后的亚洲。然而,就现阶段而言,亚洲的金融体系整体是落后的,各国在金融、投资领域的发展是很不平衡的,合作机制是非常落后的,合作深度是远远不够的。事实上,要想推动亚洲经济发展,我们不但要推动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更要推动金融领域的互联互通才能更好地促进经济发展。因为,有了金融领域的互联互通,才会更好地推动亚洲基础设施的投资和建设,才会推动更多领域的投融资和贸易。亚洲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跟得上了,亚洲的其它投融资和贸易好起来了,亚洲国家经济自然也就有了新的发展机遇,各国之间才能更好地互通有无,更快地发展经济。

2015年,在中国主导下创立了亚投行,包括西欧多个发达国家也参与其中,这对亚洲的基础设施投资将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但是,如果仅仅靠亚投行这个平台去推动基础设施投资显然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除了基础设施投资,各国都更需要其它领域的配套投资,如此就更加需要亚洲国家之间要加强金融领域的互联互通,以提高投融资的效率,加快经济的发展。

事实上,亚洲金融协会和亚投行是亚洲经济发展的一种互为表里的配套措施,亚投行注重的是政府之间的合作,而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注重的是民间的金融、投资和商业的合作。两者是互为表里,互相促进的关系。


亚洲金融协会可以帮助亚洲稳定金融环境

什么是“金融协会”?这个我们不妨比照一下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成立于2000年,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注册的各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自愿结成的非盈利性社会团体,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并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是我国银行业的自律组织。该协会及其业务接受中国人民银行的指导、监督和民政部的管理。2003年中国银监会成立后,中国银行业协会主管单位由中国人民银行变更为中国银监会。

由中国银行业协会进一步向亚洲延伸,我们就不难理解亚洲金融协会的内涵了。除了上述可以增加国家之间金融机构的“互联互通”、增加金融机构的合作外,还有一个重要职能就是这是一个“自律组织”。说白了,这就是一个金融行为的指导、监督的窗口。有了这个窗口,那么相应会员单位的金融行为总体上就会被协会所掌握,协会就能对其行为进行指导、监督。

如此一来,相关金融机构的风险就能被更早地扼杀在萌芽状态,不至于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当然,一旦有外来力量对相关国家的金融体系进行金融攻击,那么协会的成员完全可以通过对相关国家的会员进行业务方面的支持以避免相关国家的金融动荡。换句话说,有了这个协会,像1997年索罗斯攻击相关国家汇率,亚洲各国集体应对风险的能力机会大大提升,特别是背后有一个庞然大物中国将更是如此。中国构建这个协会后,事实上未来还可以在亚投行的基础上构建一个金融领域的应急基金。

亚洲金融协会可以构建亚洲金融新秩序、新体系

当前亚洲的金融体系相对是比较分散的,是缺乏组织的。考虑到在当今世界西方在金融领域占据绝对主导力,亚洲的金融、经济秩序整体是受制于西方的。但是,就像亚投行成立后可以做世界银行做不了、做不到的事情一样,亚洲金融协会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

亚投行的成立,实际上已经是在世界银行顾及不到的领域构建了新的经济运行体系,而亚洲金融协会也能起到原来西方主导的金融体系顾及不到的领域。过去,由于亚洲没有统一的金融协会组织,亚洲各国的金融是分散和孤立的,更无法形成合力。如此一来,迸发出的力量自然就远远无法满足亚洲的发展了。然而,一旦亚洲金融协会真的成立了,那就意味着亚洲国家在微观领域构建了一套金融运行体系,这套体系本身就是新的金融、经济秩序。当然,在这个体系当中,谁的经济实力强谁就拥有相应的话语权,谁就是规则制定者和机制的推动者。

正是基于这样的逻辑,日韩对中国总理的这一提议才感到震撼。事实上,在亚洲也只有中国提出这一倡议的实力,也只有中国能组织得起来这一组织。日韩等国之所以感到震撼,另一方面的原因就在于,中国能提出来就能做出来,而这一切是任何国家都无法阻止的。换句话说,中国提出来就变成了引导大势,就成了大势本身,认不认可都是这样的结果,这就是大国力量的体现。

当然,像美日这样的国家现在也并不真的关心亚洲发展,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遏制中国方向。反倒是中国,在应付他们各种捣乱的同时,依然能积极推动实体经济发展和经济新秩序的建设,这不但是富有远见的做法,更是符合亚洲普惠利益的行动;这既是大国力量的体现,也是负责任的大国的责任所在。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