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的未来在哪里?

发表时间:2016/3/30   来源:微信号:zhidaoxue   作者:
[导读] 一个产业,在萌芽阶段,需要的是培育和孵化。在它的生长阶段,需要的是资本扩张,这时候表现的是经济增长。在它的成熟和老化阶段,整个产业链,都会凋敝,直至最后的死亡。这个生命周期的大循环,就算结束了。

一、经济增长的本质

大到一个经济体,小到一个产业,一个企业,一个劳动者,它们都具有经济活动意义上的生命周期。对于不同的经济行为主体来说,这个周期,有的长,有的短。在整个生命周期内,所能扩张的规模,也有的大有的小。真正具有价值的思想,是如何才能让一个经济主体,可以永续的增长和扩张。

扩大投资,增加劳动力供给,技术创新,结构创新,贸易扩张。等贸易扩张完成后,再想挣更多的钱,就很难了。也就是说,这个产业成熟了,老化了。就它的生命周期来说,它已经走完了自己扩张周期,停止了生长,只能等着被新兴的行业替代,在被新兴的行业完全替代之前,只能维持零增长或者负增长。

一个产业,在萌芽阶段,需要的是培育和孵化。在它的生长阶段,需要的是资本扩张,这时候表现的是经济增长。在它的成熟和老化阶段,整个产业链,都会凋敝,直至最后的死亡。这个生命周期的大循环,就算结束了。

对国民经济而言,它要表现为经济净增长,那么处于扩张阶段的产业,所提供的扩张总量,在扣除掉老化和成熟产业的凋敝收缩之后,在整体上,表现为扩张和并处于生长阶段。要长期的保持经济增长,就得一直保持,以处于生长扩张周期的产业,来淘汰和替代处于老化和成熟阶段的产业。

产业的扩张,经济的增长,本质上,就是效率的进化。金融资本的高投资收益率,和躺在银行里吃利息,金融资本的效率提高了。土地被利用起来盖房子居住,建厂房,或者进行耕种,和土地被闲置起来相比,土地的效率提高了。一个有工作的劳动者,和失业的劳动者相比,他的劳动效率提高了。

而在老化和成熟的产业中,它的效率,已经到了极致,再追加更多的要素资本投资,投资回报率都很难再增加,而且还会造成过剩和库存。一个老化和成熟的经济体,也是如此,比如欧洲这种经济体,想再获得高速的经济增长率,是不太可能的。中国经济的生命周期,还处在上升扩张阶段中。

效率的革命,驱动着经济增长。那又是什么在背后驱动着效率革命呢。或者说,效率革命的本质又是什么呢,在经济活动中,可以把效率理解为,对人类的生存更有价值的行为取向。阳光,水,二氧化碳,叶绿体,通过光合作用合成淀粉,这里面改变的又是什么呢。本质上改变的,是信息结构的复杂性程度不同。砂子和芯片的区别,也是如此。经济行为中的效率革命,道理也是一样的。

二、文明进步的扩张与效率革命

生物的进化,文明的进化,产业的进化,经济的进化,会发现,它们都是在复杂性上越来越高。最开始的生物,连大脑都不需要,因为单个的细胞,不需要处理复杂信息,没有进化出来大脑的必要。到了高级动物阶段,身体那么多细胞和器官,为了对这些细胞和器官,进行统一的协作控制,任务控制,那么就必须得进化需要一个大脑。

人类社会也是如此,最开始原始部落,是不需要政治组织的,就跟单细胞藻类一样。到了复杂阶段,要对生存和生产活动,进行有效的协作控制和任务控制,那么就必须得发明出来一套政治体系。政治系统,就是一个社会的大脑。产业的进化,在原始社会产业中,生产并不需大脑。到了后来,产业分工越来越复杂,就得进行产业链管理,产业的大脑就形成了。

再看人类的经济活动。最开始是采集,狩猎,游牧,这种原始社会经济活动,因为太简单,并不需要一个大脑。而到了农业和手工业阶段,大脑就开始形成了,需要有专业的士来为生产做指导服务。随着手工业的这个大脑,进化的越来越复杂,工业也随之被发明了出来。随着工业活动越来越复杂,信息革命,也被发明了出来。

大脑的本质是什么呢,存储和管理信息,与环境进行信息交换并作出适应性的反馈。人类生存和生产过程中,信息总量是一直在增加的,所以,大脑也要跟着升级和进化。这个进化的后果,甚至造成人类自然胎儿分娩出现困难。如果按照自然进化,信息总量的膨胀,会让人类的大脑,变的更大,可能以后自然分娩会更加困难。

这时候,电脑被发明出来了,这相当于人类大脑的扩展卡。如果不发明出来电脑,让人类的大脑跟着信息的暴涨自然进化下去,足够长的时间过后,会出现两个后果,一个是大脑内存溢出,另一个是人类无法再自然分娩,每一个胎儿,都会是巨头儿。

生物的一生,说到底,只为了两件事,生存和繁殖,为了食物而奔忙,为了交配权而战斗。人类就体格而言,在吃与被吃的生物链上,肌肉力量上并无优越。人类的优越之处在于大脑。直立行走,学会用火,学会使用工具,这都是复杂大脑的产物。

当人类把火,木材,空气,黏土,石头放在一起,烧制出来陶器,冶炼出来金属的时候,一种类似于光合作用的神奇变化出现了,负熵。当人类,可以从大自然中,源源不断有意识的以化合形式提取负熵后,便宣告,人类已经站上了吃与被吃这个生物链的顶端。智能的本质,是在在自然界以太阳光为驱动的生物炭循环之外,另建了一套负熵循环体系。

文明的进步的根本驱动力,一个是为了生存要扩张更大的领土,二是要为了繁殖保障,要生育出更多的人口,以免种族灭绝。所有的部落,都在这样做,但是还是一个个的部落消亡了,一个个的文明消亡了。而优胜下来的,靠什么淘汰那些失败者呢,靠的是效率。文明的扩张,导致了效率革命的竞赛,效率革命的成功,又反过来为一个民族提供生存和繁衍保障。

三、三次信息大爆炸

使人类从野兽中脱颖而出,攀登到食物链顶端的三件大事,第一个是学会使用火,第二个是文字的发明,第三个是电脑的发明。火,把人类从一片混沌中带领了出来。以学会用火为分界点,之前的人类,和动物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之后的人类,可以用火创造出来一个人工自然,另一套负熵循环,也就是文明的前身。

人造物越来越多,信息的总量在爆炸,为了存储这些信息,那么就得发明文字。文字被发明出来,人类便开始进入了文明社会。人类受生存效率驱动,学会了用火,学会用火之后,捣鼓出来了一堆陶器青铜器之类的新鲜东西,导致信息爆炸,只好发明文字来储存管理这些信息。这是第一次信息爆炸。

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又瞎捣鼓出来了层出不穷的新玩意,信息再一次爆炸,电脑被发明了出来。这是第二次的信息爆炸。电脑被发明出来之后,人类进入了信息化,造成了第三次的信息大爆炸,这次爆炸,比前两次都要剧烈。这次信息爆炸,将会催生出来一种新的技术革命,新智能。人类用火来发起了第二套负熵循环体系,新智能将以数据为能源,创立地球上的第三套负熵循环体系,信息熵的负熵循环,现在万事俱备,只在等待那一把火的到来。

当前的全球性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的危机,它并不是哪一个国家的经济危机。为什么第三次信息爆炸,会和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碰巧一起发生了呢。因为无论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本质上,都是一种生产方式。市场经济,之所以会频频导致经济危机,就在于它在处理信息上面,是无知的。等于蒙着眼睛在生产。在这种瞎眼式生产方式中,生产过剩是必然的后果。

为了治疗这种让人绝望的瞎眼病,矫枉过正的,人类又发明了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其实都是瞎子,只是瞎的是不同的两端。对于市场经济来说,它瞎的是看不见供给会不会过剩。计划经济呢,终于看见了供给端,但是看不见消费者需求端的复杂结构。

现在媒介技术和信息技术,差不多快可以企及下一场技术革命了。但是,人类社会制度的残余,可能会束缚这次变革。而且,人类对于自身无知的自负,也牢不可破。汇率的波动,股市的波动,资产价格的波动,本质上,都是人类无知的产物,毕竟,只有不确定的事物才会存在风险,才会存在分歧。在一个全信息,全效率的全球经济中,无知会消失,可能一切价格的波动,也会随之消失。

信奉市场经济的人认为,我生产两种裤子,一种蓝色一种红色,给消费者们挑选,他们会用价格来投票。消费者喜欢蓝色的裤子,那么红色的裤子,就会变成库存和过剩。信奉计划经济的人认为,我认为我感觉,人们喜欢蓝色,所以清一色生产的全是蓝色裤子。你又不是小明,你怎么知道小明明天起床,想穿一条蓝色的裤子呢。

可见,市场并不万能,市场只是无知的产物,这个事实,可能会让很多人感到痛苦和心碎。计划也不是万能,计划经济,也是无知的产物。人类所有关于经济学的理论,都是无知的产物。一万年后的人类看现在的我们,他们不会为我们的无知感到好笑,可能会对现在的人类对自身无知的自负感到难以理解吧。

四、要素效率的黑洞

效率浪费,是购买力的黑洞。对于当前中国的经济来说,许多黑洞里面,最大的一个,是三农。资本,人力,技术都不缺的情况下,发生效率革命的条件都具足的情况下,没有聚合并发生反应,这便是对效率的浪费。而一旦解决了这个效率浪费问题,那么惊人的购买力,就会被释放出来。

农业现代化,会整合中国的土地资源,大幅度提高土地的效率。而且,在耕作效率上,也会大幅提高,不仅粮食单产会提高,成本也会因为集约优势而大幅下降。在农业现代化的带动下,农机产业,新农业,也会作为新兴产业,成为经济的增长点。

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一步步升级农业现代化,将会使农业走出产业塌陷,在工业互联网完成时,如果能赶上与之汇合并网是一个最好的结果。如果赶不上,到时候再升级再并网,也许会事倍功半。

农民进城,被释放出来的宅基地,进行确权和资产化之后,通过总量调控,城市的土地供给增加,可以用宅基地和城市的房地产库存进行置换。这样一来,既盘活了闲置和低效率的土地资源,又挽救了城市的房地产库存。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操作。用宅基地置换房子,无论对地方政府,还是银行,地产商来说,他们都不吃亏,毕竟,土地比房子值钱多了。

第二个效率大黑洞,是僵尸企业,它们对资本要素造成了巨大的浪费。不创造利润,但是银行还要养着它,尤其是从事已经老化和成熟产业的企业,想把僵尸养活的可能性很低。清算这些僵尸企业,就是减少浪费,释放资源,消灭效率黑洞。效率浪费减少之后,就释放出来了更多的效率,就会创造更多的投资、就业和购买力。

为了避免出现土地严重兼并,主导农业现代化的企业主体,在产权结构上,可能会以国有制为主,私人资本可以投资分红参与经营,农民以经营权入股,享受社会保障和分红。三农问题解决了,僵尸企业问题解决了,中国经济,单单因为效率的提高,就会出现很大的中等级别周期的内驱动力。因为,内需导向,说到底就是购买力的增长说了算。购买力增长了,经济才能增长,效率提高,会使得购买力增长,新兴产业的扩张,也会使得购买力增长。

政府一直在强调,经济发展,要从粗放型向集约型调整,但是喊了很多年,光打雷不下雨,也没什么动静。因为中国的经济在整个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中,所处的位置,就是中下端。在中下端,想体现出来中高端的生产特征,有点提着头发过河的意味。不过现在,中国经济,已经升级到可以挑战中高端产业链的位置,那么消灭粗放浪费这个要素资源的效率黑洞,也将会得到落实。

五、分配效率的黑洞

经济体和人体是类似的,一个人,如果营养分配不均衡,就会导致畸形。久而久之,一个器官,血瘀滞在那里,另一个器官,则供血不足。最后的结果,血老瘀滞的地方,会患上癌症,血不足的那个地方,则会坏死。这样以来,这个人,就会死于疾病。

对于一个经济体来说,财富就是营养。财富的过于集中,一小部分人出现了瘀滞,大部分的人,则供血不足。这么这个社会的主要矛盾,就变现为,大多数人对普惠生活的需求,和财富过于集中的矛盾。时间一长,营养过于富集的那些少部分人,会出现痈肿,最终就是癌症。为什么说富不过三代呢,因为供血过足,也是有害的,甚至比不足害处更大。医家有言,宁可不足,不要有余。

历史上古今中外,几乎所有的王朝的覆灭,都是因为财富的过度集中,社会分化太严重,少部分人因为有余得了癌症,大部分人因为不足而坏死。国祚长短,根本的秘密,就在于分配效率。西汉因为土地兼并,豪强并起而灭亡。消灭这些豪强之后,解决了分配效率问题,东汉复兴。随着东汉的财富兼并变的严重,东汉再次亡于分配效率的黑洞。

当前,出现了全球性的分配效率黑洞问题。财富的聚集和兼并,越来越严重。占人口总数10%的社会最富有阶层,所持有财富已经超过了50%这个红线。欧美如此,中国如此,日本如此,包括欠发达的印度,也更是如此。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在于,资本收益率,超过了经济增长率。为什么资本收益率会超过经济增长率呢,因为金融资本的流动性,远大于实体资本的流动性。这样就导致,金融资本的机会效率,远高于实体经济的机会效率。

做实业的,整体收益率,远逊于投机炒房的。因为房地产的流动性,高于实体经济。真正掌握金融话语权的,在金融市场的投资收益,又远高于那些炒房子的投机客。因为金融资本的流动性,远大于房地产的流动性,效率成本很低,效率机会又很高。只要有资源,人够聪明,那么财富的增长,会远高于社会平均收入增长率。

解决这个问题,一个国家征收资本税和遗产税,意义不大。因为它是一个全球性现象。分配效率黑洞,不仅对中国造成了经济窒息,也对其他的国家,造成了经济窒息。除了全球统一征收资本税和遗产税,这个分配效率黑洞,很难破除。因为最富裕阶层可以通过移民来规避本国的资本税和遗产税,为了规避资本税,法国人,美国人,富豪们都在外逃。他们往避税天堂逃,中国的富豪则往欧美逃,逃过去填坑。

随着全球生产效率的递增,而同时财富的聚集程度,越来越严重。生产效率越来越高,购买力的沉没也与日俱增,这样就会造成过剩递增。为什么说,未来的经济学,要以分配为中心呢,因为生产率越来越高,生产力是明显过剩的,需求不足,则成为了一个常态。

在全球性的资本收益率大于经济增长率的大环境下,有钱的会越来越有钱,没钱的越来越没钱,随着资产证券化,经济金融化的程度越来越高,这个趋势会愈演愈烈。随着财富的递增式的向少部分人手里聚集,购买力沉没也会递增。这导致发生经济危机的周期,将会被缩短。

什么叫购买力沉没呢,假设一个国家有十个人,其中一个是亿万富翁,其他九个是一文不名的乞丐。这个国家的经济产出是一年十个馒头,一个馒头一块钱。亿万富翁,一顿不可能吃一亿个馒头,所以他只会购买一个馒头,而其他九个乞丐却一个馒头都买不起。这样一来,第二年馒头厂就得减产,每年只生产一个馒头,需求严重不足,经济就崩溃了。这便是购买力沉没。

未来国与国之间的经济竞争,技术革命的竞赛是一方面,解决分配效率的黑洞,让沉没的购买力说话,也同样重要。甚至更为重要,如果没有购买力的释放,没有经济的增长,很多科技创新,就会后继乏力。经济不扩张了,技术进步,会丧失动力。

未来的中国经济,如果能比其他国家先解决这个分配效率黑洞,把沉没的购买力挖掘出来,那么中国经济的生命周期,就会变的更长久,更可控,内需导向的经济增长,也会更加坚实有力。

从目前的形势看,中国很可能即将对资本征税。遗产税,房产税,资本税,以后都有可能出台。提高分配效率,释放沉没的购买力,对于中国经济向内需导向转型,十分重要。经济发展的动力,从哪里来呢,效率革命就是动力。

六、资本效率的黑洞

一个发达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是很久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梦想。蓝本,就是像欧美那样的资本市场。很多人常常困惑不解,为什么欧美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而中国股市的走势很多时候和经济是背离的呢。这是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和欧美的资本市场,几乎完全不一样。


当然,美国股市,现在也和实体经济背离了,经济这么低迷,股市倒是一路攀升,说明美股已经成了庞氏骗局。

中国人有钱了,就喜欢存银行,所以中国的居民储蓄率超过50%,雄踞全球榜首,也就是说国民总收入中,一半的钱存进了银行,而没有进行消费。而以高储蓄率著称的日本人,他们的居民储蓄率不过6%。欧美国家,难以想象这样的事,他们国家的居民,喜欢挣一个花一个,甚至挣一个花两个,美其名曰,信贷消费。

中国人高储蓄率的根源,并不是一个经济现象,而是一个文化现象,用一句话可以解释这种民族天性,手中有粮,心里不慌。很少有其他民族,在这一点上如此根深蒂固。不仅中国的居民喜欢存钱,中国的企业,和政府机构,也喜欢把钱存在银行。这就导致,中国的钱,主要掌管在银行手里。高储蓄率是一件幸福的烦恼,因为它把消费效率的问题,转移到了投资效率上。

而美国则不一样,他们的储蓄率甚至是负的,总消费超过了国民总收入,信贷消费很发达。他们的居民没钱,政府机构没钱,钱都在大资本家的手里,在大公司的手里,银行只是纯粹的中介机构,为资本家和大公司提供专业的资产管理服务,经营上也是混业经营,各种金融产品满天飞。相比之下,中国的银行业,主要是单纯的吃利差。

在中国式的资本市场中,金钱的流动路径是从储蓄,到银行,再到企业。银行充当实际的放贷人。在美国式的资本市场中,金融的流动路径是,从大公司和资本家,到投资银行,再到企业。资本家充当实际放贷人,投资银行只是给他们打工的。在放贷人,中间人,贷款人三者关系中,中国因为过高的储蓄率,使得中间人变成了实际上的放贷人。

在股市上,中美的差异也很大。美国的股市,谁能上市,谁能融资,中间人并没有太大的发言权,主要看公司的估值以及潜力,机构投资者以专业能力来决定要不要投资给它们。中国的证券市场,谁是好企业,谁能上市,谁能融资,靠的是中间人的判断。垃圾企业上市了,经营不好,也不退市,不仅不退市,还可以靠壳资源转让费,大赚一笔。好比,在街上开个面馆,一年陪几万块钱没关系,转让费一把就能挣几十万。

中国的股市,只是一些有资源的企业,在银行贷款这个主融资渠道之外,开辟的另一个低成本融资的金融市场。中国的股市参与者,大部分都是散户,大部分也都不专业。而且,配套的法律也不健全,使得股市变成了一部分人的提款机。生意在一级市场上都谈好了,去二级市场,只是去提款。中国的散户,不仅迷信道氏理论,江恩,艾略特波浪理论,缠中说禅,这些满脑子浆糊的半吊子发明的图表技术指标分析理论,还迷信巴菲特的价值投资。巴菲特,缠师们,是一剂剂喂给中国股民的蒙汗药。

巴菲特并不怎么参与二级市场的交易,他做的都是老板跟老板之间的生意。严格的说,他是一个内幕交易者,所谓的价值投资,就是这个价值。巴菲特的护城河理论,也备受中国投资者推崇,实际上,在资本市场这个大丛林里面,什么护城河都是假的,只有内幕交易、垄断和颠覆,才是真正的护城河。所谓的护城河,跟动物世界的丛林法则没什么区别,猴王是护城河,新猴王打败了老猴王,再次完成了垄断,就会成为新的护城河。想成为巴菲特,只有先成为老板才行,能有资格和垄断者做朋友才行。

股票投资的现金分红,平均下来收益率还不如长期定存。那么投资股票,最大的投资回报,就来自于风险收益,靠账面市值的增长。中国股民认为,风险和收益是对称的,真的对称吗?其实不对称。上市公司,要压低投资者的投资收益率,除了不给分红之外,还可以用各种手段,把股价控制在低位不让股价上涨,这样就实现了超廉价使用投资者资金的目的。

中国的股民,是一群手无寸铁被屠杀的资本平民,规则上不对称,信息上不对称,道德风险上不对称,法律也不保护他们,亏伤心了,就呼吁政府救市。被人当成了提款机,还要被灌输迷魂汤和蒙汗药,使得每个人都认为,他可以成为以钱生钱的食利者。从一个手无寸铁之人,想成为食利者,一万个能成功一个就不错了,对更多的人来说,这是一条绝路。不仅不会通过投机实现财务自由,还严重的影响了自己的正常生活和家庭和谐。

很多人问,A股什么时候牛市会到来呢,这个问题等同于一群小绵羊问,我们什么时候能吃上狼肉啊。目前的这个证券市场,如果不推倒重来,也不值得人去幻想了。大部分投资者,需要的是清醒,放弃幻想,好好生活,好好工作,把炒股的时间,花在陪家人孩子身上。把炒股的钱,都投资在自己身上去挣更多的钱,这才是价值投资。实在不行,也可以把炒股的钱都花掉,也比亏掉好。在目前这种乱象横生的环境下,保护好现金,保护好家庭的财务健康,这才是最重要的投资。

互联网金融,试图挑战中国资本市场的效率黑洞。虽然在很小的份额上,它抹掉了金融市场上的摩擦成本。但是它难以改变整个资本市场的生态。说到底,电商数据,只是贫矿,金融数据才是富矿。真正要以互联网的手段,从生态上重新设计中国的资本市场,那么它的未来出路是金融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金融。阻隔在这个金融互联网之间,还有很多无形的高墙,在这些墙没拆掉之前,注册制落地很难。即便注册制推出来了,如果法律不代表不保护投资人的利益,那么依然还是对手无寸铁者的屠杀,换汤不换药。

中国一些地方政府,试图复制硅谷,为什么不成功呢,其实不是人才聚集的问题,也不是产业园漂不漂亮,政策支不支持的问题,根子上,在于资本市场的效率黑洞。没有发达的资本市场,是不可能孕育出来硅谷这种风投和创投生态的。如果中国经济,在后面把资本市场的效率黑洞破除了,那么释放出来的效率,很快就可以利用中国资本总量上的优势,来吸引全球的科技人才和创业公司在中国落地生根,形成生态。这样便可以为中国的下一次科技革命,装上助推器。

七、结构效率的革命

中国经济的产业升级,还没有完成,目前中国在中高端产品方面的进口额依然高达1.3万亿美元左右。淘汰过去出口导向的过剩产能,把资源倾斜到进口替代产业上来,把这一块大蛋糕吃掉,就可以很大程度的扩大中国的内需规模。

同时,通过中高端产品的进口替代战略,那么产业升级又会催生技术创新,技术创新,又会导向新一代的科技革命。国与国之间做生意,不外乎三种,靠体力吃饭,靠脑子吃饭,靠钱吃饭。中国经济。现在处在靠体力吃饭,转向到了靠脑子吃饭,但是还没有炉火纯青的转折时期。

靠脑子吃饭这条路走通了,完成了,下一个阶段,就可以靠钱吃饭了。没有技术壁垒和军事壁垒,人民币国家化,就是一座沙堡,即便它看上去雄伟,但是一碰就会塌。技术壁垒和军事壁垒,靠什么实现呢,就是要通过靠脑子吃饭这个阶段的积累和储备来完成。

八、理解变革的三重境界

玛雅人每当看到太阳落山消失在地平线之下,就恐惧的要死要活。他们不理解为什么太阳会突然没影了,就认为是自己犯了错误,是自己不好,惹太阳生气了,所以太阳才用躲起来这种方式来责怪他们。于是,他们就通过放自己的血,来征得太阳的原谅,求求太阳快点回来。这种思想导致玛雅人的宗教,极其血腥,放别人的血,放自己的血,就是他们的生活日常。

大多数宗教,都是智力低下的产物,理解不了世界如何运转,出了什么祸端,便认为是自己不好,惹大自然生气了,为了哄大自然开心,原谅自己,就要折磨自己,来谋求和大自然的和解。一个小伙子,女朋友生气了,怎么也哄不好,就用抽自己嘴巴的方式,以自我折磨来交换女朋友的谅解,也是同样的道理。

这种原始人式的智力低下的思维方式,都会导向一个结果,末日审判:我每天都惹太阳生气,太阳可能有一天,再也不会原谅我了,永远也不会回来了。你打我吧,骂我吧,怎么对我都可以,求求你千万不要离开我,不然我就死给你看,噗通,下地狱了。可见,宗教的心理构设,跟小年轻们谈恋爱的荷尔蒙冲动,是一致的。

人类出现各种形式各异但本质雷同的宗教,根源在哪里呢,在于他们不理解变易。他们幸福了,不知道为何会幸福,他们遇到灾祸了,不理解为何会遭到灾祸,就认为是有一个人格神或者一种神秘力量,在背后惩罚他们。为了不让这个神生气,他们就只能自我折磨来哄神开心。还有更奇葩幼稚的宗教认为人类有灾难,在于人类有欲望,并称之为业力轮回理论。这种想法好比认为,电脑之所以会死机,在于电脑有主板有内存和处理器,把处理器内存条主板都拆掉,电脑死机的问题就解决了。

人间的福祸吉凶,都是有根源的,并没有什么神秘力量在惩罚人类,人类通过自我折磨,也根本改变不了推动世界运行的背后法则。福祸吉凶,只是天道变易的自然结果。要理解世界是什么样的,就得理解,世界为什么会这样。如果想不通这个问题,就会沦为玛雅人,沦为印度人,沦为西方人那一类的神棍低能儿。

理解世界的变易规律,有三种境界。最高境界是大人虎变,圣人通天彻地,对整个世界了然于胸,如同老虎对一树林子的傻狍子都了然于胸一样,不管它们怎么变化,都跑不出自己的手掌心。在圣人看来,他掌握了宇宙变化的规律,那么天地就只能如此运转,而不可能以别的方式运转。老虎掌握了整个森林的规律,傻狍子只能这样活动,而不可能那样。不行而知,静则圣动则王,这是大人虎变,他知道世界向何处去,所以他可以主导变革。

君子豹变,是理解世界变易的第二种境界,君子虽不能通天彻地,但是他适应环境的速度非常敏捷,他总是可以很敏锐的对当前所发生的一切,做到通权达变。然后造出来应对举措,君子虽然不能主导变革,但是他因为能够快速理解变革,顺应形势,就会成为变革中的受益者和执行者。

第三个境界,是小人革面,也是最低级的一个境界。太阳沉入了地平线之下,怎么办,没太阳了,一些人便开始悲哀起来。这时候有人告诉他们,不要悲哀,太阳明天还会回来的,他们马上质问,你说太阳会回来,怎么证明,有证据吗,有数据支持吗。他们只有等到天阳已经回来了,才会相信太阳会回来。这是一群意识和观念都落伍于时代的人,他们是旧形势的奴隶和变革中的炮灰。在新的变革中,这类人将会损失殆尽。

看到风吹草动就认为世界大战要爆发了,看到一篇什么文章,就认为经济要崩溃了,看到一点社会事故,就认为天下要亡了。这就是思维上的玛雅人。当前社会上,流行一种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末日审判情结,这跟玛雅人的行为异曲同工。我们处在一个变革的时代,就如同今天的太阳已经到了傍晚,即将沉入地平线以下,在一个夜晚过后,太阳将会再次升起。凡是认为天阳不会再回来的人,都会被新升起的太阳闪瞎双眼,因为他们的理解力,太过于黑暗。

九、洞察新事物的能力

在大变革时代,最重要的能力,便是洞察新事物的能力。所谓君子豹变,讲的就是这种洞察力。洞察力,是心智健全理解力成熟后的自然产物。世面上比较时髦的,很多人认为“开悟”能获得洞察力,这是不可能的。需要“开悟”的人,脑袋一团浆糊,连心智都不健全,何谈理解力,就更谈不上什么洞察力了。这中间,差了三级。即便开悟了,那也只是浆糊掏出来了,剩下了一个空脑壳,脑子都没了,也更无法获得对世界的理解力。

宗教思想,是最大的理解力效率黑洞。要想获得理解力,就必须得破除和消灭盘踞在自己大脑中的这种垃圾信息。其次,是过时的观念和各种主义,他们是排名第二的理解力效率黑洞。主义都是人发明的,不是天下掉下来的,人发明出来一种主义,如果这种主义,它的版本迭代,跟不上世界的变化,就无法在应用在现实中,用来解决现实问题,最后就会沦为宗教。

破除理解力黑洞,改变思维方式,删除垃圾信息,清理碎片文件。释放出来更多的大脑内存之后,然后再进行理解力训练,思维训练,这样等理解力成熟了,洞察力也就会随之而来。

反面教材是欧美的白人,一次次的被人恐怖袭击,他们不仅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以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反而像玛雅人那样去看待问题。他们要炸我们,一定是我们对他们不好,惹他们生气了。于是马上就帮着这些炸他们的人,正义凛然的去痛骂那些谴责凶手的人。整个欧美主流社会,理解力足以弄明白恐怖袭击是怎么回事的,以及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的人,恐怕只有床破一个人。

欧美人是怎么变蠢并丧失洞察力的呢,因为政治正确,禁锢了他们的大脑,这个大文件,把他们大脑的空间都占满了,他们没有更多的内存去思考新出现的世界变化。欧美推行的普世价值论,试图建立以白种人的文化主导下的全球人同伦的文明秩序,显然已经破产了。它为什么会破产呢,因为这种新版的福音书,只是基督教的升级版。它是建立在蒙昧和谎言的基础上的,所以不可能成功。

旧的经济,旧的产业,旧的职业,都要消失了。未来怎么办,这就迫切的要求人们,能够快速的洞察到新事物,并把自己升级到和新事物相匹配的版本上去。因为旧事物的消亡,而诅咒,悲哀,绝望,那都是玛雅人和印度人的思维方式。看到旧事物的死亡,应该感到的是希望,因为新事物就要到来了。

十、智能经济:奇点迫近

智力低下,理解力低下的根源,在于大脑处理信息的效率太低。这里使用这样的词,不是骂人话,而是一个中性词。中国人的先祖,之所以能以变易的思维去理解世界本身,根源在于,中国早期先进的农耕文明,造成了信息爆炸,信息爆炸又促进了中国人的大脑处理信息能力上的升级。

推动文明进步的,是信息爆炸和效率革命,而不是这个主义那个主义,也更不是这个价值观,那个价值观。人有什么样的思想,只是现实环境的后果,而不是反过来人有了什么样的思想,才有了什么样的世界。

目前,我们正处在一场空前的信息大爆炸之中。在这个历史的转折点上,谈论中国经济的未来,和谈论华夏文明的未来,是同一件事。这次信息大爆炸,任何经济学理论,都无法解释它,并预测它的后果。

经济危机,资本主义的危机,全球化的危机,意识形态的危机,文明冲突的危机,摩尔定律也到了极限,这些事件,都集中出现在了一起。这是巧合吗,显然不是,人类的信息爆炸,超过了人类理解力的进步,超过了人类效率的进步。所以,旧的理论,都过时了,都无法解决当前的问题。人类文明,走到了蜕变的临界点。

临界点会在什么时候发生呢,又会在哪里发生呢。现在只能感觉到,这个临界点就快要到了,而且,它会在中国发生。欧洲,日本,这两个机械狂,数据贫农,它们的信息爆炸,是不可能出现临界点的,因为质量太小。有可能出现临界点的,只有中美两国。而美国和中国相比,质量也太小。

短期的看,中国经济的未来增长,动力来源,取决于产业升级,结构效率的提升,要素效率黑洞、分配黑洞、资本效率黑洞的破除,取决于对购买力沉没的挖掘。长期的看,中国经济的未来,取决于科技革命,取决于这次即将到来的临界点的降临。

在这个临界点到来之后,智能经济,智能文明,对于人类的意义,如同再一次学会了使用火。推开这扇门,会打开另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30年以后,我们现在所有的一些,可能都会被推翻和颠覆。那可能会是一种,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文明。

文明的进化没有尽头,效率的革命也没有尽头,信息的爆炸没有尽头,经济的增长,也不会有尽头。这种永续扩张,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呢,在彻底弄清楚宇宙为什么会被设定成这样,人类为什么会被设定成这样之前,这个问题,还得不到解答,因为对于任何事物,如果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就无法理解,它将会如何终结。

其他文明是互相传接力棒,华夏文明是自己一棒跑到底,为什么世界上,只有华夏文明延续了下来,没有中断呢。答案就是中国文化中永续变革的精神。现在所有的事物,以前都是不存在的,所以不可能用以前存在的方法,来解决以前不存在的问题。用以前不存在的新方法,来解决以前也不存在的新问题,才能应物无穷,永续的立于不败之地。新方法从哪里来,从道中来。

不停的革新,才能用下一个新生命周期,接着上一个生命周期,自己把接力棒传给自己。文明的永续传承,经济的永续增长,企业的永续基业长青,秘密都在这里。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华夏文明到了,再一次归根复命的时候,是时候了。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