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勇鹏:恐袭频发,欧洲的挑战才刚开始

发表时间:2016/3/28   来源:微信号:bjrbplb   作者:
[导读] 布鲁塞尔22日发生系列恐怖袭击后,欧洲多国在国内提升应对恐袭的安全措施,同时呼吁在欧盟框架下采取协调措施打击恐怖主义。比利时媒体报道,警方25日已逮捕了7名嫌疑人。

一系列恐怖袭击频现欧洲,警醒世人。过去几十年中那个和平宁静的欧洲已经消失,后现代的欧洲正在遭遇现代和前现代性质的挑战。

走出中世纪之后,欧洲文明朝着现代化、世俗化和民主化方向走上了一条线性进步之路。虽然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但二战后的复兴和一体化使欧洲迅速回到了这条快车道。自此,“三化”一路高歌猛进。尽管殖民帝国解体、地缘实力下降,今天的欧洲失去了往日辉煌,但是在过去几十年中依然站在人类文明探索的前沿锋线上。这种发展同时也给欧洲人带来了理性的傲慢和价值观的执念。欧洲人相信自己代表着人类的发展方向,以其政治制度、经济模式和社会规范作为衡量其他国家或文明的准绳,在国际舞台上做出常常是“任性”的举动。

不同时代有不同的观念类型:渔猎时代是神话传说,农耕时代是宗教或伦理体系,工业时代是意识形态。任何一个社会不可能脱离自己的发展阶段而追求超前的观念。欧洲宗教的衰落和政治意识形态的消解本身就是这一规律最好的例证。

然而,在推行价值观外交的过程中,他们又忘记了历史的教益,丢失了审慎的美德。早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前,欧洲还曾反对美国的单边主义。此后,欧洲人在东部和南部邻国政策中变得越来越冒失轻率。2011年空袭利比亚,2013年打击叙利亚,是欧洲人自以为是的顶点,同时也种下了恐怖袭击和难民潮的种子。

当前的局势正把欧洲拉回到现代和前现代政治的层次上。从现代政治层次看,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民粹主义、排外思想和极右思潮有可能死灰复燃。最轻微的情况,就是出现欧洲的“特朗普现象”。


最严重的情况,则会出现新的反犹太人和中东移民的风潮。从前现代政治层次看,1648年以来的世俗化趋势会遭遇挫折,宗教会重新走上政治舞台的核心,甚至会出现基督教、犹太教与伊斯兰教的对峙。

这些悲观前景给予我们的一个启示是:安全与秩序是一切政治文明大厦的基石,文明的进步极其艰难,倒退却会一日千里。欧洲在世界上不尊重这一原则的结果,就是使之应验到自己身上。欧洲的悲剧应该使人类意识到,追求更好世界的理想,必须建立在基本政治秩序这一看似平淡无奇的基石之上。政治哲学应该重新将重心放在消极目标,即防范“坏世界”的出现之上。

欧洲出路何在?一些政客主张的排斥移民、拒斥难民或军事介入等手段根本无助于解决问题。历史上欧洲文明和穆斯林世界的边界已经不复存在,不可能再有下一次十字军,如果有,只能是短兵相接的残杀。唯一尚可一试的出路就是釜底抽薪,重建地中海世界的秩序与公正。

首先,欧洲彻底抛弃价值观先行的外交政策,谦逊地承认自己的错误。利用叙利亚等国现有的稳定和保守力量,迅速重建基本政治秩序和社会生活。其次,放弃在中东教派和部族冲突中谋利的私心,促进稳定力量格局的形成。最后,促进自身及地中海周边地区的经济繁荣,只有繁荣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难民潮、移民融入和多元文化共存等问题。所有这些,都呼唤欧洲各国涌现出一代坚毅、实干、有见识的政治家,突破政治正确的牵绊,打碎意识形态的桎梏,引领民意而不是被其裹挟。

可惜的是,从二战以来欧洲政治家的代际演化来看,这种可能性前所未有地渺茫。欧洲已陷入一场刚刚开始的考验,并将给世界格局带来深远影响。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