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奥巴马国情咨文看美国政治生态

发表时间:2016/2/29   来源:共识网   作者:陈积敏
[导读] 尽管奥巴马总统强调美国经济强劲增长,失业率降至新低,财政赤字率达到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军事力量全球无敌,超级大国的优势地位无人撼动,但国内政治的党派极化、中产阶级的萎缩、贫富分化的严重、移民排斥情绪的膨胀、枪支暴力事件的迭起,这些问题似乎都在考验美国
美国总统的国情咨文主要面向的是国内受众,因此国内政策是其重点内容,而从国情咨文的内容来管窥美国政治也是一条有益的认识路径。2016年1月12日,奥巴马总统在国会发表了任内最后一份国情咨文,综述当今世界的变革情势,历数执政以来的辉煌政绩,展望未来的发展前景,以提振美国的士气与战略雄心。本次国情咨文共分为四个部分,即经济、创新、领导力与政治结构,持续约1 个小时,描绘了一幅历史与未来共存、梦想与现实交织的多维画面,在感受壮怀激烈的同时,也难免对美国政治陷入的党派缠斗怪圈唏嘘不已。
  在经济领域,奥巴马总统强调美国经济正处于强劲发展的状态,无论是从经济增速,还是从失业率,抑或是财政赤字方面均发映出这一点。据美国财政部1月1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美国预算赤字为2007年以来最低水平,且是连续第六年下降。在2015年结束时,美国预算赤字为4,780亿美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6%左右,低于一年前的4,880亿美元,约合GDP的2.8%。奥巴马总统不无自豪地表示:“在全球范围内,美国经济是最为强大且坚固的。”他还不忘反驳那些唱衰美国的论调,指出“任何声称美国经济正在衰落的说法都是在传播虚构事实。”但是,他也认识到美国所出现的生产方式变革、规则制定权被各界大鳄垄断以及社会不公平现象对独有的美国式理念,即“任何努力工作的人都应当得到公平待遇”所带来的挑战。
  在创新领域,奥巴马总统表示:“探索精神存在于我们的基因里”,美国所取得的重大进步均源自于美国人的创新精神。他列举了美国在互联网、医学研究、清洁能源、气候变化等方面所取得重要进展。从其字里行间当中可以体味到,这种创新元素不仅为人类社会迎接挑战准备了条件,而且也为美国在全球发挥领导力作用提供了支撑。
  在领导力领域,奥巴马总统延续了此前的一贯论调,即强大的美国继续领导世界。他信心满满地宣称,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并且在演讲中重复了三次“甚至没有国家能够望其项背”(It’s not even close)。奥巴马表示,当世界各地发生重大事件而一筹莫展之时,各国将目光转向的是美国,而不是中国或俄罗斯。当然,罗列外交成绩清单是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例如巴黎气候变化协议的签订、美古外交关系的恢复、伊核协议的达成等等。在奥巴马总统看来,美国的领导力不是要充当世界警察,到处插手干预或亲自冲锋陷阵。美国的领导力是个综合体,不仅在于武力的强大,也在于对美国优先事务的清晰判断与界定,在于美国明智地使用武力,在于美国有选择地介入国际或地区争端,在于美国打造一个更加有力的同盟与伙伴网络,在于美国榜样的作用。
  在政治结构方面,奥巴马总统表示,“更好的政治形态并不意味着意见始终统一”,而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相互妥协。借着发表国情咨文的机会,奥巴马总统再次呼吁国会两党摒弃分歧,致力于合作,以便建设一个更为健康的政治氛围。不过,奥巴马总统的这一目标恐难以达成。

从现场视频来看,奥巴马总统似乎不是在发表国情咨文,倒像是在给民主党进行政策报告,自始至终共和党人对于奥巴马总统的演讲基本上处于静默状态,从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瑞安(Paul Ryan)到共和党议员似乎并不在意奥巴马说了什么,而只是因为惯例而坐在那里。在整个演讲过程中,瑞安仅有当奥巴马在述及美国全球领导力这一节,在讲到“我们的部队是世界历史上最精锐的战斗力量”这句话时才做出了一定的反应,起立鼓掌。这似乎反映出美国两党在军事力量的重要性上达成了共识,而在其他方面却处于“泾渭分明”的状态。
  不仅如此,从演讲后的反映来看,两党态度也截然不同:民主党叫好,而共和党不屑。例如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希拉里在其社交媒体上感谢奥巴马7年来的贡献,另一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 也在推特(Twitter)上说到:“这是一次十分重要的演讲。总统先生提醒我们,不要害怕改变,而是应该推动改变,并最终改善美国人的生活。”然而,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议员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却认为奥巴马提出的经济愿景无助于改善中产阶级的状况。实际上,美国中产阶级的规模在过去七年里出现萎缩。南卡罗来纳州州长黑利(Nikki Haley)认为,奥巴马在施政过程中常常无法兑现他的远大承诺。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特朗普则批评奥巴马的演说“无聊、冗长,简直不忍直视”。
  当然,奥巴马总统此轮演讲中历数内政外交之成绩,一方面是为了给自己的政治外交遗产作总结。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次演讲是对“奥巴马主义”进行全面的梳理、强调;另一方面也在于为民主党选举造势,特别是他以含蓄的方式对处于领先地位的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特朗普对待穆斯林移民的极端言论予以指责这一点上更显示出此种倾向。奥巴马总统宣称:“世界敬重我们并非因为我们武力强大,而是因为我们的种族多样性,因为我们的包容和对每种信仰的尊重……有的政治家侮辱穆斯林,有人肆意破坏清真寺,有孩童受到欺辱,这些都不会让我们的国家更安全。我们美国人不应该是这样的人。这种做法大错特错。它贬低了我们在世界眼中的形象,让我们更难达成目标。而且它背离了美国的国家本质。”对此,共和党自然不会买账。但这似乎不是问题的全部原因。试想,去年此刻,奥巴马发表国情咨文时,共和党人的表现也是如出一辙。因此,它反映出的实质是美国党派矛盾的深刻与固化。实际上,早在2008年奥巴马总统大选获胜后的演讲中,他就呼吁两党摒弃分歧,通力合作,打破两党极化的政治怪圈。然而,数年之后,奥巴马总统怅然发现,美国政治的党派色彩不仅没有缓和,反而更加严重,犹如痼疾一般难以祛除。他在本次演讲中也坦承道:“我在任期间的诸多遗憾之一,就是两党的积怨和怀疑并未减弱,而是变得更深。”当今时代,政治与经济的互联性,内政与外交的联动性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状态。内政不和非国家昌盛之象。奥巴马总统也认为:美国所憧憬的美好未来需要通过共同努力,需要“经过理性、且富有建设性的辩论”才能实现,而这一切皆取决于政治问题的解决。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