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濒死的国家突然创造了惊世神迹

发表时间:2015/8/10   来源: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导读] 军方除了使用催泪弹、燃烧弹以及闪光弹驱逐示威者,还使用了机关枪、M16、AK47步枪和狙击手向手无寸铁的示威者和妇孺开火;就连军方都承认有500多人死亡,并有3700多人受伤(穆兄会声称仅死亡人数就达2200人)。随后,埃及军方宣布国内进入紧急状态。

开宗明义,是哪一个“濒死”的国家?

是埃及,两年前还陷入彻底混乱、不可收拾、一滩烂泥般悲惨的埃及。人民陷入黑暗隧道似绝望,看不到丝毫光明前景的埃及。

是什么样的一个“惊世奇迹”?

8月6日,也就是昨天,耗资80亿美元巨资的苏伊士运河新河道正式通航了。从2014年8月5日总统塞西宣布项目筹划启动,到正式通航仅仅用了一年。更准确的说,施工期不到10个月。

 

要知道,这可不是简单的一个修路架桥,而是要开凿出35公里的新河道,以及拓宽并加深37公里旧运河并与新河道相连,工程总量长72公里。

按设计,新开挖的河道深度为24米,宽度超过300米,能够通行24万吨的巨轮。此外,该项目还包括新修6条穿过河底连接运河两岸交通的隧道。

 

抄起计算器就可得知,光是35公里新河道的土方量就达到2.5亿立方米(当然由于河底有坡度,实际数字比这少一些大约是1.8亿立方米)。

由于断面都呈梯形,典型的四车道高速公路路基宽度25米,高2米。与运河河道截面的宽300米,深24米相比,可知横断面是高速公路路基的144倍。

35公里的新凿运河河道土方量相当于5040公里的高速公路路堤土方量。当然,可以借助比陆上机械大一个量级的工程船舶施工,便利不少。

再加上37公里旧运河疏浚的工程量。能在短短10个月内完成,放到中国也是令人目瞪口呆的高效率。

而在埃及这样人民普遍慵懒的热带国家来说,这完全就是摩西分开红海一般的神话。

更何况是在这个国家经历屠杀和血火,体制和人心一度崩溃之后,用“惊世神迹”来形容毫不为过。

 

两年前的埃及是什么样子?

2013年上半年,民选的穆尔西政府面对居高不下的财政赤字、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束手无策。竞选时提出的改善经济、民生、交通和治安的目标都没有兑现。

革命后的埃及,经济状况并不比穆巴拉克时代更好,反而每况愈下:失业人口比革命前进一步增加了48%,而青年失业率更高到无从统计的地步;至少70%的青年没有工作,这是一个令人震怖的数字。

 


即使能找到工作的少数幸运儿,大学毕业生月薪普遍只有1200埃镑(约合1000人民币)。有的起薪甚至不足500镑。若无高等教育经历,工资会更低。

微薄的薪水和渺茫的就业机会使他们对生活的所有梦想破灭。而在大学生之外,更广大的底层劳动人民,月收入大多仅在200~400埃镑之间。

革命胜利了,曾因贫困而走上街头造反的民众,等来的却是更糟的际遇。现实与人们所憧憬的“新埃及”大相径庭。

 

于是乎,“继续革命”成了人民的选项,示威者尤其是年轻人在街头和广场聚集不散。而且大多伴随着封路、打砸店铺、袭击车辆行人,乃至于强奸杀人等暴力破坏行为。

由于革命后暴力冲突持续不断,举国骚乱,生产停滞,交通瘫痪,外国游客和投资者望而却步。埃及正持续地向死亡崩溃的深渊滑去——一个几乎无解的埃及。(详见文末附文《几乎无解的埃及》)

两年前的埃及发生了什么?

2013年7月3日,即穆斯林兄弟会和穆尔西庆祝执政一周年盛典刚过,埃及发生军事政变,穆尔西政府被军方废黜,军队掌控了国家权力,军方首脑塞西成为事实上的最高领袖。

 

穆尔西和兄弟会号召支持者走上街头抗议,支持者与军队发生冲突,一个月内陆陆续续有近百人被打死、上千人受伤。到8月14日,埃及军方对开罗穆尔西支持者的示威营地实施清场行动,坦克压阵,推土机铲除帐篷。

军方除了使用催泪弹、燃烧弹以及闪光弹驱逐示威者,还使用了机关枪、M16、AK47步枪和狙击手向手无寸铁的示威者和妇孺开火;就连军方都承认有500多人死亡,并有3700多人受伤(穆兄会声称仅死亡人数就达2200人)。随后,埃及军方宣布国内进入紧急状态。

 

9月1日,埃及检方将穆尔西及其他14名穆兄会领导人涉嫌煽动暴力、谋杀一案移交法院审理。3日,11名穆兄会成员被埃及军事法庭判处终身监禁。10月9日,穆兄会被埃及当局正式解散。12月,埃及临时政府正式将穆兄会定性为恐怖组织。

2014年4月,埃及法院判处683名穆兄会支持者死刑,其中包括穆兄会最高领袖巴迪亚。法院同时也收回了3月判决的529例死刑中的492例,将其中的大多数都改判为终身监禁,这些人大都是因在抗议活动中围攻警察局造成一名警察死亡而受审。

6月21日,埃及法院又改判其中496人无罪,维持判处183人死刑。这种一次公开判处几百人死刑的事件,在21世纪简直是骇人听闻。

 

埃及军方的军事政变和血腥镇压,在全球激起强烈反响。而对人民而言,除了不断上街抗议进行宣泄,他们似乎已找不到别的办法。一浪高过一浪的运动伴随着军方的强力镇压,令埃及人在绝望中失去理智。

同时,各方观察家都认为,埃及彻底完了:穆兄会的武力反抗不会停止,与军方的冲突将长期化和持久化,埃及局势必将进一步螺旋式恶化。即使军方使出最大的强力能够把穆兄会强力镇压下去,最好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死水一潭。

两年来的埃及又发生了什么?

塞西没有理会这些,他在2014年5月26-28日的总统选举中获得96.91%的绝对优势选票,6月8日正式就职为新一任总统,恢复了埃及独立以来纳赛尔-萨达特-穆巴拉克的军人统治传统。

已经厌倦革命的埃及人开始怀念穆巴拉克时期的稳定,塞西表示将在争取“自由”、“社会正义”的同时,“携手合作”,“合作将走向繁荣富强”。

 

2014年8月5日,塞西宣布,将于一年内在苏伊士运河东侧开凿新运河,以扩大通航能力,拉动国家经济复苏。

作为其上台后启动的国家命脉级大型工程项目,塞西对新运河的建设信心十足。他宣称,35公里新河道的开凿在明年年中就能完成,比之前埃及政府宣布的最快3-5年工期,无疑是一个惊人的“大跃进”。

塞西的这番言论在国际上没有引发什么回响。几乎没有人相信,这么一个社会混乱政治冲突势不两立的失败国家,一个只能仰赖沙特、阿联酋、卡塔尔三大金主救济维生、人民嗷嗷待哺的国家,还有能力修成这么一个已经规划设想几十年的宏伟工程。

至于“一年之内”的赶工宏愿,在国际航运界,更是无人将其当真。

 

但是,365天后,塞西毫无折扣地兑现了这一切。实际上早在7月底,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已经引导组织多艘外国货轮从新运河试航通过。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Mohab Mameesh说:“我们准时完成了工程项目,甚至可以说是比原定日期提前完成了。”

惊世神迹是怎么做到的


首先,新苏伊士运河项目的提出正处于埃及急需恢复和重建国家经济的阶段。开凿运河新航道可谓埃及国家发展大战略,也是一个大手笔,有利于提振民心。

持续3年多的动荡,埃及经济受到严重打击。而新苏伊士运河这项国家工程激发了一度绝望的埃及人民建设国家的热情和决心。


塞西政府决定,为了保证埃及对新运河的绝对控制权,新运河项目必须全部由埃及本国资本投资,同时,呼吁埃及民众通过购买出资证的方式进行参与。

价格为国外埃及侨民每股100美元,国内埃及居民每股100埃镑,学生每股10埃镑(人民币约9元)。

由于项目本身回报率很有吸引力,周期为五年,利率为12%,高于银行的10%,每三个月支付一次利息。项目宣布后不到8天,所有的出资证就被抢购一空,共筹得约82亿美元的资金。埃及民间蕴藏的财富被聚集引导到这项“国脉工程”上来。


新运河工程就像一剂“强心针”,激发了埃及人建设美好国家的干劲。参建的埃及各民间公司克服了不少困难,焕发出罕见的建设热情。


军人出身的塞西更信奉纪律的力量,整个施工过程都将由埃及军方监督。塞西在公开场合中当场“点将”埃及陆军工程兵团的阿尔菲将军(Emad el-Alfi)少将,要他提前完成。

“在我和埃及国民面前,请你保证在明年完成这项工程……怎么办到?我不知道。我们在和时间赛跑。”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