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热议“中国统治世界”

发表时间:2009-12-3   来源:国防时报
[导读] 英国专家马丁雅克的观点鲜明而突出: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将取代西方国家在各个领域的主导地位——西方将丧失文明操纵权,世界将按照中国概念重新塑造。

让我们闭上眼睛来想像这样的画面:哈佛商学院的学生指着地图上的中国上海说:“这里,我的理想在这里。”在非母语国家旅行的游客拦住一位当地人问:“请问您会讲普通话吗?”周边国家围绕着复兴的中国,深深折服于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感谢中国给予无私的经济援助;孔子的学说、秦朝的建立、四大发明、新中国的建立变得众所周知;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

  听起来多么不可思议!但这就是英国的中国问题研究专家马丁·雅克在他的新书《当中国统治世界——中央帝国的崛起和西方世界的终结》一书中为我们描绘的可能的未来景象。

  世界将按中国概念重新塑造?

  与流行的经济威胁和军事威胁观点不同,在本书中,雅克更倾向于从中国的崛起中看到文化的威胁:“如果说英国曾经是海上霸权,美国是空中和经济霸权,那么中国将是一个文化霸权。”这一观点基于对中国将成为最具经济实力国家的预期。在开篇,作者引用了高盛公司一项最新研究:到2027年,中国的经济规模将超过美国,2050年将达到美国的两倍。在雅克看来,一个国家的经济崛起从来都预示着它将发挥更大的政治和文化影响力,问题由此产生:如果中国真的成为一支垄断力量,世界将会如何?雅克的论述颇费口舌,但观点却鲜明而突出: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将取代西方国家在各个领域的主导地位——西方将丧失文明操纵权,世界将按照中国概念重新塑造。

  如果说过去二百年是欧洲模式操纵的世界,那么今后百年该轮到中国了。雅克深信,以儒家思想为基础的中国在崛起过程中必然要挑战西方原则。中国强调“文明国家”多于“民族国家”, 文明国家的准则是“一国多制”,民族国家则是“一国一制”,这就是为什么西方对中国解决香港问题的方案始终充满怀疑的原因。

       世界都要向中国进贡?

       在书中雅克还预测,随着中国的复兴,它将重申与邻国之间古老的附属关系。在雅克看来,不管是对中国来说还是对其他国家来说,朝贡制度中根深蒂固的观念并没有真正消失,随着当年改变它的外部条件的日渐消失和减弱,该地区将重新围绕在复兴的中国周围,“我们完全有可能看到朝贡制度的某些组成部分在现代背景下的回归,从而对欧洲发明的‘主权独立民族国家’的全球统治地位提出挑战”。

  这里,雅克从一个“西方中心论者”变成了“中国中心论者”。


在他看来,天下中心的传统使中国对自己文化的信念太过强烈,以至它不会对西方原则做出让步,如果必须有人作出让步,那让步的必定是西方。随着中国人的信心从两千年的屈辱中彻底崛起,中国将重新寻找作为世界主要文明的合法地位。因此,世界将按照中国概念发生一场深刻的文化和种族重组。
 雅克的书还未写完就已轰动全球,习惯于炒作“中国威胁论”的西方人其实很难接受“中国统治世界”。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执行主编戴维·皮林首先质疑中国飞速的经济发展是否不可阻挡,因为中国奇迹也有破灭的可能,而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强大的经济国家正是雅克全部观点的基础。《泰晤士报》的评论则颇有嘲讽意味——“难道说非洲通用语将是中文?外国外交官将不得不向北京献贡品?”、“他和那些大谈‘五千年历史’迷惑自己迷惑外国人的中国政府雇用文人有共同点”。

  美国人则更担心自己的全球霸主地位成为明日黄花。曾任美国副助理国务卿、现为剑桥大学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的哈尔珀话颇有代表性:“在任何情况下,我都看不到北京会统治美国的情景。”美国《外交政策》网站的文章认为,看《当中国统治世界》一类的书,你很容易以为未来属于亚洲,亚洲今天或许拥有最具活力的经济,但在思想领袖方面却不可能扮演与美国同样鼓舞人心的角色,别相信关于美国衰落的夸张宣传,美国政治经济体系的自我修复机制十有八九将使它从当前的挫折中恢复过来,从新德里到东京,亚洲的精英们继续指望山姆大叔对北京保持戒备。

    中国不可能回到原来的体制

  雅克批判西方人的狂妄自大和自以为是的同时却掉入了同样的怪圈,他认为,中国的崛起会像西方曾经的崛起那样在全世界建立一个以自己为主导的中国模式。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看来,不能认为中国崛起以后,就会向外推广自己的理念。他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传统的儒家观念强调“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国从不把自己的东西强加给别人,中国的体系始终是开放的,讲究包容性,这与西方体系的排他性完全不同。“比如,中国从来不会排挤美国在亚洲的力量,而是到处强调合作。西方却总是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以前英法搞殖民地就是按西方的概念来塑造其他国家,现在美国在全球推销民主也是一样,但它不考虑客观的历史条件,结果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也没有几个成功案例,相反还把世界搞乱了。”

  朝贡体系在亚洲复活,在郑永年看来,也是不可能的。“中国天下中心”是一个传统概念,雅克认为中国崛起了,就会恢复以前的国际关系模式,但他忽略了现代国际关系体系对中国的影响。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就进行了一次彻底的转型,传统的国际关系体系被摧毁,取而代之的是以主权国家为主体的国际关系体系,雅克犯了一个经验错误。在朝贡体系中,中国是赔本的,总是贸易赤字的,而现代体系是以市场为原则来建立的,中国不可能退回到以前的体制。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电子杂志 更多>>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