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版的青春

发表时间:2007/6/27   来源:来源:《杨子晚报》   作者:根红
[导读] 我只是挥一挥手,让时间先走,让那些青春的日子在我的记忆里绝版地停留。

  那时的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学英语。我们甚至集体誓言: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请在我的墓志铭上写道:他是被英语折磨死的。那一年我们是充满迷茫和无奈的一年,所有人都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尽情地在自己的草原上奔跑着。

  二年级的时候,我们隔三差五就会在学校旁边的饭馆里彼此相遇。老板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长得不错。酒酣之时,常听他们说:这女人寂寞。我说:你以为都是你们啊?通常,他们只是喝得微醺。也有一次,有人请客,大家都运足了气吃,一直吃得脸都绿了,几人才飘然而去,但最终大家都顺利地越过了铁栅栏,又顺利地从水房的窗户钻进了宿舍楼。

  毕业前的那些日子里,我和一个朋友一起说着我们的梦想。那时的他憧憬着自己的那些文字,总幻想着有一天也会出人头地。可是毕业前的那些日子,他为找工作四处奔波,像一阵从远处吹来的风,飘忽不定没有停留。当我们都在领毕业证的时候,他居然还是没有出现。本来那应该是一段最值得留恋的季节,可是他一个人还依然执著地为着自己仅有的那点希冀而奔突着。一直到我离开了那个城市和那个学校很久以后,他才给我发了个信息:终于签了。看到信息的那一刻,我知道一切都离我太遥远了,在他最值得庆幸的时候,可惜我们都不在。


  曾经我们还说时间太长,毕业的日子太慢,而现在,终于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了。一转眼许多已实现和来不及实现的都已成了昨天。青春不是一张永远旋转的唱片,岁月也造就不出永不衰老的容颜。我只是挥一挥手,让时间先走,让那些青春的日子在我的记忆里绝版地停留。

  我不知道是不是还会有别的人像我这样,一边往前走一边会这样恋恋不舍地看那些已经奔跑到身后的时光,就算那些高高的软软的草遮挡住我的视线,我也会狠命地踮着脚尖回望那些小小的幸福。

  毕业手续已经办全,只等着拿毕业证了。这也基本上意味着我要告别我的学生年代,还有这所城市,这所发生过许多故事的城市。宿舍里一片狼藉。热水瓶空空地倒在地上,谁也不去扶起它,就像我们早已经流失的时光,我们并不留意。每次回到宿舍,我们总是去隔壁低年级的兄弟们那借水。那些兄弟们依然在热火朝天地忙着CS或者魔兽,他们的水平出神入化,一个个像大隐隐于市的剑客。每次我去的时候,他们连头也不回,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

  我对面床上的书横七竖八地躺着,只等待着有人来把它们收购,就像我们长久地等待着一座城市最终把我们收留一样。回想当年他的借书证是利用率最高的,每周都会从图书馆抱回一大摞书,放在宿舍的床上,也不看,一周后又还回去。上英语课时他坐在我旁边,一脸茫然地看着我,好像我能听懂似的。

编辑: Alicia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