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唐

发表时间:2010-4-2   来源:来源:中国期刊网
[导读] 一千多年前的长安大街上,迎面走来的女子顾盼生姿,衣袂飘飘,如同敦煌壁画中的飞天,我见忘俗。

一千多年前的长安大街上,迎面走来的女子顾盼生姿,衣袂飘飘,如同敦煌壁画中的飞天,我见忘俗。或许多年以后,嫁入人妇,在一个寂静的午后,倚栏瞑思:当年那个与女伴在长安街上游玩的妙龄少女恍如就在眼前,低头却见微微隆起的腹部,不禁扑嗤一笑,随手拿起一颗石子,扔入池塘,惊散一对鸳鸯,扰乱一池春梦。

还有那骑马过来的公子,双眸生辉,举手投足之间,流露的是自信与豪情。也许就在不久以后,琼林宴上,那曾经熟悉的笑容会再次出现,言语间少了一份张扬与轻狂,却多了一分成熟与稳重,而依旧不变的却是那清澈的眼神。

何处传来琵琶声?一千多年前的长安古道上,芳草連天,嘤嘤成韵。却难掩离别的忧伤与凄凉。一声声催促,一声声叮咛,不知何年是今夕?送别酒已喝,执手相握,一转身便已是海角天涯,相见遥遥无期。马蹄声渐渐远逝,倦鸦归巢,夕阳如画。


漫长的长安商路上,一担担依旧散发着清晨露珠清香的荼叶,一箱箱凝聚着江南水乡灵秀之气的丝绸,一件件巧夺天工,令人叹为观止的玉、陶制品正在商队的护送下,渐渐远去。即使多年以后,故地重游,耳畔依稀传来驼铃声,清脆而悠扬。 

大漠荒烟,千骑卷过,荡起漫天风尘,金戈铁马,挥斥方酋,嘶杀阵阵,军刀闪闪,一刹那间已是残阳如血。葡萄美酒,在夜风中已渐渐冷却,映照着月凉如水,夜气氤氲中,男儿冰冷的心早已被慢慢浸湿,一种倦怠之情油然而生。

还有那临街酒肆,迎来送往;倚红偎翠,美目流盼;寻常巷陌,鸡鸣狗吠;宫殿深深,风云暗涌。一幅幅清晰而遥远的画面湮没在历史的风尘中……

淡去的笑容,已定格在时代的轮廓中;尘封的琴弦,已无法拨动逝去的容颜。只在后人早已忘却的扉页里,寻找着唐人留下的足迹。轻轻嗅一嗅:大唐气息犹存,耳边依稀传来大唐的盛世欢歌……

编辑: Alicia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电子杂志 更多>>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