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想法最终吓我一跳

发表时间:2007/8/7   来源:来源:《视野》   作者:孙藜
[导读] 回答问题,便是发现更好答案的机会。

     随着年龄渐长,不时会有一些年轻人前来“讨教”,最经常”的有两类问题:一是毕业时该怎么选择;二是工作了一段时间后考研读书划不划得来。——说是“讨教”,在我看来,不过是多方撒网,寄望于恰好网中自己心中的那条鱼。即便如此,我还是很认真地回答。因为觉得:这些问题对自已,也未必已有一个确定可靠的答案。回答问题,便是发现更好答案的机会。

     最近的一次让自已感到满意。一位做了五年新闻人的女孩想选择读书,却担心徒费钱闲没什么用处,踌躇间下不了决心。我没有给她答案,却说了在我看来做决定所需的两点认识:

     其一,读书可提高生活质量。因为生活中所有的难题都与思考有关,如果读书顺利的话,就能解决如何确定地选择的问题,这是一生无法回避的难题。

     其二,大用无用。正因为此,想借读书解决现实问题一般不太可能,最理想地看,认为读书后会比当下有更好的选择,此一信念需要一种稀缺的心智品质来维持:即保持对未来美好的想像。未来没有保证,但可以创造。


     之所以满意自己的回答,是因为这个回答,既不唱高调又不流于算计,切切实实,只是从自己的体会而言。“知识改变命运”就是一个高调,如果一味盲信,撇家舍业地靠读书去“搏命”,说不准“命运”是一个向下改变的过程;而如果一味算计,算计是没有尽头的,手里攒下了过人高的各色证书,也会“人上人,气死人”。

     细细一想,自已不过换着法儿说了个老道理:读书会提高修养,修养虽未必有具体效用,却能指导生活中的选择,如果说有什么个人体悟的话,就是这个“修养”的锤炼,不是闭关静坐或是鱼虫花鸟,而是在思考中与他人交流,是在辩驳与论争过程中,不断加深对问题的认识和分析。看问题如果能入木三分了,生活中自然会更加自主、自由一些。

     之后不久,在看一本著名女哲学家的传记时,获得了一种震撼并且恐惧的感觉。这位名叫汉娜·阿伦特的哲学家,终其一生都对纳粹的邪恶进行反思。她指出了一种“邪恶的凡常”:邪恶埋在每个人的内里,它如此几常,不过就是凡人不经思考与判断的行为结果,而不是什么魔鬼附身或是鬼使神差的造化。在她眼中,那些执行大屠杀命令的纳粹喽啰,就在于反省和思考的匾乏。

     阿伦特以极端的方式让我对自已的想法充满信心。不过,还是决定:以后再面对同样的问题,只需推荐读一读这位女哲学家,她的说法的说服力,是震撼性的。

编辑: Alicia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