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更不会知道

发表时间:2007/3/28   来源:摘自《大连晚报》   作者:作者:能量
[导读] 五年后你“最希望”看到你自己在做什么? 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答案,又如何要求别人甚至上帝为你做选择或开路呢?

       19岁那年,我在休斯敦太空总暑的太空实验室工作,同时也在总暑旁边的休斯敦大学主修计算机专业。我整天处在学习、睡眠和工作之间,这些几乎占据了我每天的全部时间,但是,只要有一分钟的闲暇时间,我都会把精力放在自己的音乐创作上。 

       我知道,写歌词不是我的专长,所以在最近的一段日子里,我时时刻刻都在寻找一位擅长写歌词的搭档,与我一起创作。我认识过一位朋友,她叫凡内。自从我二十多年前离开得州后,就再也没听到过她的消息,但是她却在我的事业刚刚起步时,给了我最大的鼓励。

       年仅19岁的凡内在得州的诗词比赛中不知获得过多少奖牌,她的作品总是让我爱不释手。当时,我们的确合作写了许多不错的作品。直到今天,我依然认为那些作品充满了特色和创意。

       一个周末,凡内热情的邀请我到她家的牧场吃烤肉。凡内深知我对音乐的执着,然而,面对那遥不可及的音乐圈子及陌生的美国唱片市场,我们两个人安静地待在得州的牧场里,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走。

       突然,她冒出了一句话:“想象下你五年后在做什么?”

       我还来不及回答,她又抢着说:“别急,你先仔细想想,完全想清楚,确定后再说出来。”我沉思了几分钟,开始告诉她:“第一,五年后,我希望能有一张自己的唱片在市场上,而这张唱片很受欢迎,可以得到许多人的肯定。第二,我住在一个音乐气氛浓厚的地方,每天都能够和世界上一流的乐师一起工作。”

       凡内说:“你确定了吗?”

       我从容的回答:“YES!”

        内凡接着说:“好,既然你确定了,我们就把这个目标倒算回来。如果第五年,你有一张唱片在市场上,那么你在第四年一定是要跟一家唱片公司签约。




       “你在第三年一定要有一部完整的作品,可以拿给许多唱片公司听,对不对?”

       “你在第二年一定要有很棒的作品开始录音了。”

       “你在第一年一定要把准备录音的所有作品全部编曲,把排练准备好。”

       “你在第六个月一定要把那些没有完成的作品修饰好,然后自己可以逐一筛选。”

       “你在第一个星期就要先列出一个完整的清单,排出哪些曲子需要修改,哪些需要完成。”

       “好了,我们现在不就已经知道你下个星期一要做什么了吗?”凡内笑着说。

       “喔!对了。你还说五年后要生活在一个音乐气氛浓厚的地方,然后与许多一流乐师一起工作,对吗?”她急忙补充说,“如果你在第五年已经这些人一起工作了,那么你在第四年就因该有一个自己的工作室或录音室。在第三年,你可能会先跟这个圈子里的人一起工作。第二年,你不因该住在得州,而因该搬到纽约或洛山矶了。”

       第二年,我辞掉了令许多人羡慕不已的太空总暑的工作,离开的休斯敦,搬到了洛山矶。说也奇怪:不敢说是恰好在第五年,但大约是第六年,饿哦的唱片开始在亚洲畅销了,我几乎每天都忙碌着与一些顶尖的音乐高手从日出到日落地一起工作。

       每当我感到困惑的时候,都会静下来问自己:“五年后你‘最希望’看到你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答案,有如何要求别人甚至上帝为你做选择或开路呢?”

       别忘了,在生命中,上帝已经把所有的“选择”的权利交到我们手上了。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