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里的哲学

发表时间:2007/10/31   来源:来源:《读者》   作者:裴天宇
[导读] 看来他已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只是,始终不知道他是怎么解决这种问题的。


        裴也搏刚上幼儿园时,一天回来突然说:“爸爸,小朋友打我。” 

        我一时无语。该告诉孩子怎么办呢? 

        如果我说:“孩子,没事,爸爸揉揉就好了,小朋友是跟你玩呢。耶稣就是这么说的,当有人打你的左脸,你应该把右脸也伸给他。孔子也说君子最讲恕道。马蹄踩碎了紫罗兰,可紫罗兰却把香气留在了马蹄上。老托尔斯泰活了快八十年才明白‘勿以暴抗暴’的道理,爸爸在你3岁的时候就教给你。”这样,我儿子将来也许会因宽容而伟大,因坚忍而崇高吧。


但如果他却因此成了个胆小怕事缺锌缺钙的软骨头怎么办? 

        如果我说“孩子,他打你你就打他”,这样,他将来也许会成为一个勇敢的、敢于反抗、绝不窝囊而死的男人吧,但如果他却因此成了个一味迷信暴力或者有勇无谋的莽夫怎么办? 

        如果我说“孩子,他打你你就告诉老师”,这样他将来也许会学会遇到困难要积极向权威机构寻求帮助,再出息一点儿兴许还能加入什么组织或者什么社团,再没出息至少也能懂得迷了路找警察叔叔吧?但如果他却因此成了老师的亲信或密探,成了打小报告专业户,成了他爸爸从小就最鄙视的那一类人,怎么办? 

        如果我说“孩子,那你就找你的好朋友一起打他”,这样他也许很早就能懂得混朋友的重要性,懂得团结就是力量,懂得众人打架胜率高的道理,但如果他却因此而成了个拉帮结派、酒肉朋友满街、跟谁都要混个脸熟的东西,怎么办? 

        如果我说“孩子,你以后就别跟他玩儿,离他远远的”,这样他也许3岁就到了“庖丁解牛”的境界吧,能避开矛盾保全心性,或者成为“不入危邦”的谨慎君子吧?但如果他却因此成了个事事逃避自欺欺人的鸵鸟,怎么办? 

        如果我说——别说了,我沮丧地发现几乎每一种回答都有足以否定它的理由。就像每棵树都有阴影,每种药都有毒,每个动物都有天敌,每个丈夫都有媳妇一样。我终于也明白了哈姆雷特复仇前的延宕:思虑过多就会丧失行动的力量。 

        我媳妇很直截了当地告诉孩子:“他打你你就打他!” 

        后来裴也搏就再也没问过这个问题。 

        有一天我去幼儿园接他,看见他脸上被挖破了两块儿。我问:“是谁挖的你?” 

        裴也搏答:“别问了。” 

        看来他已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只是,始终不知道他是怎么解决这种问题的。

编辑: Alicia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