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单车停止运营,揭秘2、3梯队共享单车的这些内幕!

发表时间:2017/10/25   来源:品途商业评论   作者:
[导读] 这一切始于两大玩家摩拜、ofo大规模扩张:先是摩拜走出根据地上海,进驻北京、深圳。紧接着ofo走出校园,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正式与摩拜交锋。短短一年的时间,摩拜、ofo大战烧钱70亿之多,可以说这个数字只多不少。

中国的共享单车战事大概在2016年9月开始,竞争变得异常激烈。

这一切始于两大玩家摩拜、ofo大规模扩张:先是摩拜走出根据地上海,进驻北京、深圳。紧接着ofo走出校园,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正式与摩拜交锋。短短一年的时间,摩拜、ofo大战烧钱70亿之多,可以说这个数字只多不少。

摩拜、ofo最早展示了共享单车(租赁服务)的可能性:确实解决了三公里以内上班族、学生党、逛街人士等人群的需求。这让后来者感到兴奋。

闻风而来的又岂止是资本,各路单车品牌开始露出:小鸣单车、1步单车、小白单车、酷骑单车、优拜单车、小蓝单车、哈罗单车等等,为此坊间曾流传一句笑话“留给创业者的颜色不多了”。

如今时间不短也不长,“激战”恰好一年之久,再看市场时,挣扎感正笼罩着这个行业。

拖欠员工工资,挪用用户押金导致押金难退,寻求融资无果,并购失败……这是最近一个多月从共享单车市场传来的讯息。

对于某些企业而言,如今的局面无不令人唏嘘,大张旗鼓地来,却灰溜溜地生存着。而当初部分迟到的追风者,在市场格局雏形既定时,进驻这个市场的底气是什么?他们又在希望些什么?

悲剧:限投令直接导致大部分玩家断臂

像多数共享单车一样,在完成B轮融资后,1步单车准备向深圳预计投放10万辆共享单车,并承诺用户只要芝麻信用分在650以上,无需缴纳99元押金,即可骑行。不料8月就迎来了深圳政府的“限投令”。(政府针对某些共享单车投放过量的城市出台共享单车限制令,暂停新增共享单车投放的制度)。

而截止到9月初,北京、上海、深圳、福州、郑州、南京、武汉等12座城市均出台对共享单车的限投令。目前小驴单车、七彩单车因深圳投放车辆数量小,已退出深圳市场。小鹿单车则退出了北京市场。

而另一家企业小鸣单车目前也正从一二线城市转移到三四五线城市,广州、深圳、上海等一线城市的车辆正在陆续被转移至其他城市。

创业邦了解到,也有创业者曾想过在夜间偷偷投放新车,但转念一想,原本基数就很小,万一量起来,很容易被发觉。

而即便像ofo这样体量的公司,在一二线城市投放量远高于其他共享单车品牌,依然渴望能多投放点自己的新车。一位ofo的运营人员称,为迎合政府,他们不得不放弃投放更多的新车。

从某种程度上讲,限投令的到来是一种必然,它将让市场过度竞争的形势逐渐趋好。

但在被摩拜、ofo已经率先分摊了城市公共道路停车不收费的红利后,对于在一二线城市投放量不多,以及尚未进入这些城市的共享单车企业,无疑这条路已被封死。

不止于限投令,如今市场需求空间早已被填满,这个时候相关的产业资源已选择或战队,如“摩拜、腾讯、蔚来汽车”、“滴滴、ofo、软银、支付宝”,市场显然已被建立起10亿美元的门槛,小玩家基本没什么机会了。

危机:资金断裂扼住部分企业咽喉

身处2、3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除了与摩拜、ofo一起面对限投令、难盈利的尴尬局面外,资本趋冷难融资致使资金链断裂,将让很多企业处于挣扎前行的境地。

相比2016年70、80家基金参与共享单车领域的投资,今年资本的参与度下降很多。从表格中发现,今年的融资金额总数与去年虽旗鼓相当,但一个现象是资金基本集中在ofo、摩拜两家企业。融资超过B轮的企业不到8家。

共享单车是个烧钱的行业,除了前期补贴圈用户、造车、广告外,现如今电子围栏、运维等也是笔不小的输出。在无盈利的前提下,如若拿不到新一轮融资,意味着公司接下来的发展将极其被动。

事实也证明的确如此,因为资金跟不上,短短50天内,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跑路)相继倒闭。

而近一月以来,又有多家公司传出用户押金难退。

完成B轮亿元及以上人民币融资的小鸣单车,被看作是第二梯队的代表,然而“国庆中秋”期间,深圳的共享单车类投诉超过了350宗,其中“小鸣单车”的投诉超过了300宗,主要原因是用户要求退还押金问题。

因共享单车正处于“挪用用户押金”的风口浪尖,关于押金的具体去向,创业邦曾联系到小鸣单车相关负责人,其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回答此问题。

假期过后,创业邦又多次尝试联系小鸣单车进行采访,都遭拒绝,不过创业邦辗转从接近小鸣单车CEO身边的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目前CEO本人其正处于十分焦虑的状态,四处筹钱。“如果筹不到,不到半年有可能关门大吉。”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另一家酷骑单车也因押金难退问题,总部被用户围堵,接着其CEO被罢免。网易科技最新消息称,酷骑单车已发不出工资,退还押金部门也已解散。不曾想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一家公司几近毁于一旦。

口碑、质量“双丰收”的小蓝单车也不例外,最近正处于风口浪尖:被传挪用用户资金、求收购失败......。

但小蓝单车对负面新闻并无过多发声,只在其官微发表了《小蓝单车关于部分网络谣言的声明》,声明称会对以“爆料”为名对小蓝单车进行造谣中伤并利用部分渠道进行传播引发风波者,小蓝单车将保留一切诉诸法律的权利。

随后,创业邦记者曾多次联系小蓝单车试图了解“真实情况”,对方答复会在近期举行一次媒体沟通会,但一直没有确切的日期。

然而创业邦记者调查发现,几个月前,小蓝单车有部分运维人员工资已被拖欠。

创业邦了解到,原本在北京打工20年有余的老张(化名),是小蓝单车的一名运维人员,不曾想最近几个月,他的工资迟迟没有发下来。“在北京这么久,第一次被拖欠工资,”老张无奈地摇头。

与老张一起的何蓝(化名),成为小蓝单车运维人员也已经大半年了,每天早8点到晚8点,除去中午2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他要坚守在自己负责的片区,寻找有问题的小蓝单车,然后把这些“有毛病”的车送去维修人员那里。

而从今年5月开始,他就遇到与老张同样的情况,自己已经拿不到每月的全额薪水,工资在被拖欠4个多月后,这个月月初(10月)才刚结清,然而上月的工资还没有确切的发放时间。何蓝感叹,他负责片区的小蓝单车越来越少,国庆之后更少了,打算干完这个月就不干了。

老张和何蓝因为隶属第三方外包公司,与小蓝单车并无直接的劳动关系,并不敢轻易罢工,老张说,“像他所在片区,ofo的运维人员倒是与公司直接签署劳动合同。”

而与小蓝单车有直接劳动关系的一名维修人员,情况相对好些,只有最近一个月的薪水被延迟发放,前几天才发下来,当时小蓝方面给予的解释是因为国庆放假,没能准时发放。

一堆负面消息过后,2、3梯队的共享单车似乎处于举步维艰的境地。

不过,积极的信号是,二线玩家优拜单车、小鸣单车在今年下半年均完成B轮融资,而据哈罗单车创始人李开逐透露,哈罗单车即将完成C轮融资。资本的继续涌入,让渺茫的创业机会,看上去还有一线希望。

求生:下乡躲避竞争求得一席市场

小驴单车被大众熟知“得益于”深圳政府限投令的实施,在深圳生存5个月后,由于其运维人员的人车无法达到要求,CEO李宏伟向市教委提请退出了深圳市场。

与市面上常见的共享单车品牌不同,小驴单车实行共享单车加盟形式,以购买单车的方式缴纳收取加盟费,据北青网记者早前调查发现,加盟费预计在30万到60万不等。

由于公司起步于深圳,李宏伟本想着在深圳至少还有自己的生存空间,能够打出一个市场,而实则让李宏伟失望的是,用户数据并不好,短短5个月就退出了深圳市场。“但现在更没想到的是,摩拜、ofo两家的投放量竟会这么大,”李宏伟回忆称。

在被迫退出深圳市场后,李宏伟有些不甘心,采访中他多次强调自己是连续创业者,并不是脑子热进来,经验告诉他共享单车在中国有市场。


“中国的二三线城市还有那么多,就看你怎么去经营这个事。”

换言之,小驴单车开始将视线从一线城市转移,去寻找空白市场求得喘息的机会。目前其在内蒙古师范大学盛乐校区有些小驴单车的投放。李宏伟称,“这些大学曾找过ofo、摩拜,但它们不愿意投放。”

这种靠加盟形式参与单车大战的还有酷骑、小强、DDbike等这样的公司,而酷骑单车在运行不到三个月后便停止了。

经历押金难退风波后,小鸣单车也开始从一二线城市转战三四五线城市,寻求夹缝生存的机会。

风险投资人侯继勇认为:这些城市单量少、使用频率不高,几十万人口的城市短程的不用骑车,路程稍微远的有私家车,将很难赚到钱。

哈罗单车则很早就表明逃离一线城市的态度,在投放之前对市场进行了调研,发现许多城市对共享单车需求很大,宁波、泉州、东营等地政府主动邀请哈罗单车入驻。

另一方面,因哈罗单车相对而言处于比较稳定的发展状态,在接下来的共享单车下半场中,联合创始人李开逐希望在共享单车之外,通过运营共享电单车来完成由共享单车公司向立体的用户出行方案解决公司升级:将最后1公里服务延伸至3到8公里或者3到10公里的服务。

但哈罗单车必须考虑的现实问题是,电单车的运营成本将比普通的共享单车更高,需要更换电池,损坏率也会更高。

举白旗:公司内外都是“求收购”传言

共享单车大战中,玩家少则有30家,多则40、50家也不夸张,而能融资达到B轮的最多不超过8家,1步单车就是其中一家。

即便拿到B轮融资也恐难以跟上烧钱的速度。最近1步单车创始人刘亿舟告诉创业邦,如果有价值的合并和收购出现,他们并不排斥。

有寻求被收购想法的又岂止1步单车一家。小蓝单车也是一家。

2017年初。小蓝单车获得4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后再无融资消息。此前宣布进入的深圳、广州、佛山、成都、南京等六座城市,至今无再增加。

创始人李刚最开始希望靠“产品质量”取胜,还曾预测,雨季等恶劣天气的到来,廉价的单车将进入返修高潮,他信奉好的产品会脱颖而出。

的确,小蓝单车是所有共享单车企业中,为数不多注重产品质量的一家。一位小蓝单车的维修人员也曾告诉创业邦,“如李刚所宣传的,小蓝单车的制造成本的确很高,全身铝合金不假,加上600多的智能锁,成本在2000块左右。”

但“好质量”并没有为李刚的“希望”负责,如今的市场也不像李刚早前所想的那样发展,他所说的返修高潮并没有到来,反而却把自己的公司逼在了悬崖边。

《寻找中国创客》曾报道,李刚也试图将小蓝卖身于摩拜、ofo等品牌,但未果。

小蓝单车本是野兽骑行旗下孵化的项目,李刚在做小蓝单车项目时,并没有跟自己的股东们商量。“如今陷入了泥潭,”野兽骑行早期投资人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称。

有意思的是,《好奇心日报》报道称,酷骑单车在寻求融资失败后同样曾向摩拜、ofo寻求并购,但也都被拒绝了。

据创业邦记者调查发现,在北京二三环单车投放数量最集中的地方,ofo的坏车数量基本与有些品牌单车的投放量旗鼓相当。维修人员称,他所在的片区,ofo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

哈罗单车创始人李开逐的看法是,收购需要的成本也许足以和再投新车的成本差不多,对于大企业而言,其实价值不大。

比达咨询发布的《2017年Q1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ofo、摩拜在共享单车行业的市场占有率超过92%,其他品牌加起来不到8%。在小品牌远不足以形成竞争力、商业价值微小到毫无诱惑力时,摩拜、ofo的收购意向何在?

而上述提到的投资人对创业邦同样表示:共享单车是一个业态相似性太高的行业,没有太高的收购价值。除非收购团队,或者收购具有较高创新性的产品。

“曲线救国”:出海

相比此前的入局大战,如果说共享单车这波浪潮有什么变化,那就是行业留给参与者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寻求“救国”的方法可以说迫在眉睫。

国内市场已趋于饱和,除在中国本土“下乡”、“求收购”中寻求一线生机外,出海成为不少还算有钱的共享单车企业必选之项。先不论出海带来的价值有多大,但至少这又能给资本讲个好故事。

但这也意味着,创业者要再经历一次市场考验。

优拜单车余熠称,即便是ofo、摩拜在国内其实也赚不到钱。

他认为海外的机会比国内好很多。至少在海外,单车损坏率相对低、单笔租金高出国内5、6倍不等,整体回本会更快。

前不久优拜单车就获得一笔海外基金的投资,随后还在海外发布了一款北美定制版共享单车“绿闪”,据悉,这款车型在维多利亚会议中心曝光。从目前的情况看,优拜在海外的发展也仅限于那次的曝光。

对于海外的运行情况,余熠只是说数据、用户接受度、以及政府等方面表现都不错,但拒绝透露具体的运营数据。

1步单车也告诉创业邦,目前已经与美国、中东、墨西哥等多个海外城市的运营进行接触。

事实上,小蓝单车是第一走出国门的国内共享单车企业,在今年1月份小蓝单车完成4亿人民币融资后,就高调宣布进军美国旧金山和澳大利亚悉尼。

此后ofo、摩拜紧跟其后,因为有庞大的资金作为后盾,它们在开疆扩土上走得更为迅速。

至今摩拜已进军意大利、英国、日本、新加坡、泰国曼谷等多个国家的主要城市。ofo则已打入新加坡、英国、美国、哈萨克斯坦、泰国、马来西亚、日本等。

不幸的是,小蓝单车出海旧金山因为当地政策法规等问题而被勒令停止运营。在当地政府施压下,小蓝单车还被要求办理许可执照,并不得不租了15个私人停车点。

在众多的海外市场中,美国是共享单车企业很愿意进驻的一个国家。在美国的共享单车领域,虽然还未出现春秋战国的诸侯割据之势,但无疑将来的参与者只会多不会少。

目前美国的共享单车企业,除了无桩的LimeBike外,还有有桩单车Citi Bike,无桩单车Social Bicyles、Zagster、Spin。中国的共享单车摩拜、ofo和小蓝单车等,但中国的品牌在美国投放的车辆规模都不大。

就在近日,由两位在美国生活工作多年的华人创办的LimeBike,刚刚完成B轮5000万美元的融资。

联合创始人兼CEO Toby Sun称,新增的B轮融资将被用于运营扩张、扩大产能和app升级,并在2017年底前将现有的自行车数量翻十倍。公司计划每周将新进入1-2个市场,预计于年底前,LimeBike将在美国投放5-7万辆共享单车,目标服务全美30个以上城市和校园,并计划并登陆欧洲市场。

有的共享单车品牌还登陆了日本、加拿大、意大利等国家。这些地区的交通问题已经解决的差不多,共享单车能在这些国家交通中显现的真正价值值得深思。

而像英国这样的国家,移动支付并不像国内发达,如果不用扫码支付,共享单车的方便性,以及车本身的安全性保证上,将大打折扣。

所以,对于战火刚开始的海外市场,中国共享单车品牌将比在国内走的更加艰难,他们除了面对众多本土品牌的夹击外,其在海外还将面临“水土不服”等带来的棘手问题。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创业邦,目前从各家单车企业出海的形势看,更多的是一种“噱头”,国内共享单车在海外市场落地的效果并不明显。

李开逐最开始也考虑过出海,但在出海之前团队对国外市场进行了考察,之后李开逐放弃了出海的想法。

他的理由很简单,对国内共享单车企业而言,其实海外是一个很小的市场,投放规模、用户规模等,远不及国内市场发展迅速。“短期内,出海对企业的发展,帮助并不会太大。”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