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共享经济不是引领国际创新 而是被玩坏了

发表时间:2017/9/21   来源:蓝时代   作者:
[导读] 一边是走出国门在全球各国扎根落地的共享单车,一边是被政府监管部门叫停的共享女友和共享休息舱;火爆的中国共享经济可谓是冰火两重天。谈及共享女友被叫停,有业内人士称,共享女友倒下了,还会有千百个“共享”站起来。

作者:贾敬华

一边是走出国门在全球各国扎根落地的共享单车,一边是被政府监管部门叫停的共享女友和共享休息舱;火爆的中国共享经济可谓是冰火两重天。谈及共享女友被叫停,有业内人士称,共享女友倒下了,还会有千百个“共享”站起来。

在商言商,既然是共享经济,就是一个商业项目,盈利就是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的确,共享单车已经走出国门,在欧洲的一些国家落地,这并不意味着共享单车这桩生意就做得有声有色。相反,一些共享经济的繁荣不过是表象。

被营销扭曲的共享经济

就本质而言,很多共享经济项目就是一个故事,一个用营销手段精心包装的故事。以当下最火爆的共享单车来说,在国内落地生根后,走出国门去开拓国际市场,但盈利仍是悬在共享单车平台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从规模上来说,以ofo和摩拜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平台,绝对是全球最大的共享单车平台。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国内各个城市的共享单车站点呈现出爆炸式增长的局面,这一度让汽车高度普及的中国,上演了一场单车回归的历史复兴。从声势上来看,共享单车的前景无疑一片大好,更何况共享单车的全球化已经有声有色,并获得了一些国外政府褒奖。遗憾的是,这仅仅是表象。

相信很多人对共享单车围城一事记忆犹新,这是共享单车疯狂扩张酿下的苦果。在很多城市相继出现共享单车严重影响交通秩序后,杭州、广州、上海和武汉等城市的政府监管部门,出台了限制共享单车增加投放的政策。与此同时,很多城市的监管部门开始清理共享单车,因为泛滥的共享单车不仅没有给用户的出行带来便捷,反而对交通秩序产生了严重的影响。而两年前,政府监管部门用同样的方法,整顿野蛮扩张的网约车行业。

其实,共享单车在国外的发展也不是一帆风顺。据不完全统计,ofo共在美国投放2200辆,在英国剑桥和牛津分别投放500辆和100辆;马六甲2000辆。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统计,截至今年8月,摩拜在英国曼彻斯特投放1000辆;英国伦敦伊灵750辆。坦白说,ofo和摩拜在国外的投放数量,都不及国内一个城市。显然,共享单车出海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更像是一场资本秀。

如同共享单车一样,网约车也打着共享经济的旗号,以解决用户出行困难为噱头。结果是,网约车数量太多,对城市交通形成了压力,几轮补贴大战过后,网约车沦为出租车的一个配角。无论是网约车,还是当下正火的共享单车,一味用补贴来拉拢用户,并试图培养用户的习惯,这种拔苗助长的做法,只是为了给资本讲故事,拿到更多的投资。

如同其他的互联网项目一样,很多共享经济创业项目,也是想通过烧钱扩大市场规模,然后上市套现离场。


遗憾的是,网约车和共享单车至今都没有上市,对正常市场的严重干扰,让网约车和共享单车的市场规模被压制。所谓的火爆景象,不过是营销鼓吹出来的盛世,诸如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等共享经济项目,都是同一个套路。试问,被营销扭曲的共享经济,何谈引领国际创新?

谁玩坏了中国的共享经济

共享女友项目刚上线就被政府监管部门叫停,这是共享经济被玩坏的最好证明。其实,共享经济被玩坏很早就有了先兆,诸如共享马扎、共享休息舱这样的项目,可以说是共享经济变质的一个信号。那么,究竟是谁玩坏了中国的共享经济呢?

无论是火爆的共享单车,还是创意新颖的共享休息舱,以及共享女友,这些共享经济项目背后都是资本在推动。众所周知,逐利是资本的本性,资本的推动之下,共享经济肯定也会以利益为终极目标。共享单车的行业乱象,不难佐证这一观点。

抛开能否盈利不谈,共享单车这一个商业创意还是不错的。从最初用户纷纷赞扬,到用户不断吐槽,这一巨变背后,是共享单车运营出现问题的必然结果。为了抢占市场份额,ofo和摩拜两家背后的资本不惜烧钱来抢夺用户,最终引发了共享单车行业的乱象。如果不是多家资本在背后博弈市场份额,国内的市场需求完全能够养活2家共享单车平台。现在,越来越多的地区出现共享单车围城的现象,原因是共享单车的投放数量超出城市的承受能力。追根溯源,共享单车引发的乱停放问题,背后的罪魁祸首也是资本。

显然,资本玩坏了共享单车行业的规则。除共享单车外,唯利是图的资本也正把一些共享经济项目妖魔化。以刚刚被叫停的共享女友项目来说,尽管这不是违法的色情服务,但共享充气娃娃确实存在卫生安全隐患,也违背了社会伦理道理。所以,共享女友项目被叫停了。无视法律法规,一味贪图利益,是共享女友夭折的真正原因。此外,前段时间被叫停的共享休息舱,也是资本逐利无视法律结出的又一枚恶果。

客观地说,共享休息舱并非一个创新的商业项目,也是效仿国外的一种商业模式。从市场需求来说,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这种经济发达的一线城市,人们生活节奏非常快,中午需要一个休息的空间。能够给人们提供短暂休息时间的共享休息舱,解决了用户的需求。只是,共享休息舱的运营,同样需要遵守相应的法律法规,而不是单纯的解决市场需求就能生存的,因为商业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其实,除了共享女友和共享休息舱这些项目外,共享健身房这些共享经济创业项目,同样游离在法律的灰色地带。曾有一些业内人士透露,在小区内建设的共享健身房,占用了小区的公共用地,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批准,属于违章建筑。不难看出,资本一味追求利益,忽略了共享经济项目需要遵循的法律法规,这也是中国共享经济的硬伤。归根结底,是资本自己把共享经济玩坏了,而不是用户。

结语:不可否认,共享马扎、共享雨伞和共享充电宝这些项目是创新,但这种创新更多的是基于对利益的追求,而不是设身处地的解决用户需求。正因于此,一味逐利的共享经济项目才会屡屡碰壁。长此以往,虚假繁荣的中国共享经济难以引领国际创新,不过是资本推动的经济噱头。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