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滑坡、欠费被诉,乐视网“没问题”言之过早

发表时间:2017/7/25   来源:百度百家   作者:蓝鲸TMT网
[导读] 尽管孙宏斌多次公开表态称不愿做乐视网(300104)董事长,但这依旧改变不了其接替贾跃亭、成为乐视网新掌门的命运。日前,孙宏斌正式当选为乐视网董事长,从这一刻起,负面缠身的乐视终于迎来了以孙宏斌为首的“新乐视”时代。根据孙宏斌的设想,乐视网、乐视影业及乐视致新这三个体系构成了“新乐视”版图。

作者:蓝鲸TMT网

尽管孙宏斌多次公开表态称不愿做乐视网(300104)董事长,但这依旧改变不了其接替贾跃亭、成为乐视网新掌门的命运。日前,孙宏斌正式当选为乐视网董事长,从这一刻起,负面缠身的乐视终于迎来了以孙宏斌为首的“新乐视”时代。根据孙宏斌的设想,乐视网、乐视影业及乐视致新这三个体系构成了“新乐视”版图。

作为新任掌门,孙宏斌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新乐视”的看好。在17日举办的乐视网股东大会现场,孙宏斌自信满满地指出,“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的大屏肯定是没问题的”。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单从上市体系乐视网的层面来看,其在接连遭遇被基金公司集体唱衰、业绩大滑坡的危机之后,如今再次陷入因拖欠广告公司推广费而被起诉的困境。显然,资金问题仍是“新乐视”绕不开的劫,“没问题”这句安抚投资人的话语还言之过早。

21家公墓下调乐视网估值,复牌后股价承压

自今年4月14日停牌以来,乐视网至今仍未复牌。在此期间,乐视资金链危机逐步发酵,从非上市体系延伸至上市体系,引发乐视网估值大幅跳水。

7月8日,中邮基金、嘉实基金、易方达基金这三家重仓持有乐视网的公墓基金在同一日宣布下调乐视网股票估值,折价约30%,成首批下调乐视网估值的三家公募。

7月10日,国泰基金、工银瑞信基金紧随其后,同步下调了所持乐视网的估值。至此,下调乐视网估值的基金公司阵容增至5家。

7月11日,鹏华、财通、融通、申万菱信、广发、大成、国投瑞银、华安、华夏、西部利得、泰达宏利、南方、交银施罗德、万家、富国、招商等16家持有乐视网的公募基金纷纷发布估值方法变更公告。由此,下调乐视网估值的公募增至21家之多。

其中,华安基金的下调幅度居首,其将旗下基金所持有的乐视网估值调整为20.13元;按乐视网停牌前(4月14日)30.68元/股的股价计算,相当于下调了四个跌停板。而其余20家公墓基金均计提三个跌停板,调至22.05元/股-22.37元/股。

业内有观点认为,当前乐视网仍处于停牌状态,但在不超过3个月的时间内,乐视恐怕无法填补如此巨大的资金漏洞,乐视网复牌后上演“一泻千里”的戏码将是大概率事件。

业绩大滑坡,被质疑带病上市

作为曾经的创业板龙头企业,乐视网当前面临的困境不可谓不小。除了被机构“抛弃”之外,乐视网自身的业绩情况也不容乐观,不仅陷入巨亏的境地,甚至还被质疑带病上市。

根据乐视网最新发布的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乐视网上半年预计净亏损为6.3至6.4亿元,同比转亏,去年同期净利润为2.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乐视自上市以来上半年业绩的首次亏损。2010至2016年上半年,乐视网的净利润依次为0.31亿元、0.58亿元、0.91亿元、1.17亿元、1.5亿元、2.55亿元、2.84亿元;在其上市第二年,净利润同比增幅曾高达86%。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乐视网解释称,由于受到乐视体系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影响,加之公司品牌受到一定冲击,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均大幅度下滑。换言之,乐视网当前如此被动的处境,主要是受乐视非上市体系拖累。

与此同时,鉴于乐视网此前的经营数据十分亮眼,本次巨亏的成绩单甚至还引发了市场的一片质疑声。7月11日,央视财经频道针对乐视网事件称:从2010年乐视网上市时,对时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的李量进行过行贿,使其为乐视网的上市提供了帮助,被质疑使本不具有上市资格的乐视因此能够带病上市。

欠费被诉风波不断,资金顽疾待解

除了估值被集中下调、业绩大滑坡之外,乐视网还屡次陷入欠费诉讼风波。自去年底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以来,有关乐视系欠款的诉讼案就时常见诸报端,不断加剧投资人的恐慌情绪。其中,有多起诉讼案件与乐视网相关。

今年6月初,A股上市公司明家联合(300242)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及控股孙公司近日因广告合同纠纷诉讼乐视系多家公司,涉及的乐视系公司包括乐视体育、乐视控股、乐视电子商务和乐视网。至于具体的金额,公告称,乐视网等四家公司合计欠款超6000万元。

没过多久,华策影视(300133)、和力辰光(836201)、嘉行传媒(830951)等多家上市公司也都作为“债主”卷入乐视欠款风波中。其中,华策影视是最大债主,其对乐视网的应收账款余额约为3.4亿元,账期在1年以内的占比98%。

7月24日,乐视网再次作为被告出现在公众面前。海淀区人民法院官网发布案件快报称,因认为视频广告未支付费用,北京昂然时代广告有限公司将乐视网诉至法院,要求其支付推广费及违约金共计101万余元。

据悉,双方于2016年签订了《广告发布框架合同》,约定昂然公司为乐视网提供推广平台付费推广服务,框架金额不低于500万元。截至目前,双方已经就服务费用完成对账,乐视网对该金额认可但未付款;昂然公司在起诉前就推广费向乐视网发送了书面催告,亦未获得回款。

如今来看,近几个月在乐视非上市体系内泛滥的资金链问题,早已开始“腐蚀”其上市体系。正经历“生死劫难”的乐视离孙宏斌所说“肯定没问题”的理想状态相距甚远,或许,在孙宏斌下定决心砍断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之间的关联后,乐视网才能开启自救之路。

原文地址:http://www.lanjingtmt.com/news/detail/26898.shtml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