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5000辆共享单车被扣:谁之过

发表时间:2017/3/3   来源:第一观点   作者:
[导读] ofo、摩拜等名曰“共享单车”实为“租赁单车”的便利性毋庸多言,但是,既然提供租赁服务或经营性服务,那么,单车平台或企业依法、守法经营也是其法定义务。但现实的情况是,这些单车平台打着“创新”或“便民”的旗帜,在车辆停放、不正当竞争等方面,对既有的停车资源或空间管理以及车辆租赁经营秩序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原标题:上海近5000辆ofo、摩拜等共享单车“被扣”:谁之过

写在前面:

共享单车,是一面很好的国民照妖镜?

事实上,共享单车更是一副创新不是法外之地的鉴定器。

ofo、摩拜等名曰“共享单车”实为“租赁单车”的便利性毋庸多言,但是,既然提供租赁服务或经营性服务,那么,单车平台或企业依法、守法经营也是其法定义务。

但现实的情况是,这些单车平台打着“创新”或“便民”的旗帜,在车辆停放、不正当竞争等方面,对既有的停车资源或空间管理以及车辆租赁经营秩序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以北京为例,大多数的地铁出站口,已经被各类“租赁单车”占领,停放的数量之大,已经对行人、车辆的正常通行带来一些不利影响,而这种不利影响会随着后续恶劣天气的出现,更加明显。

一方面,在资本的驱动下,各类单车平台还在不断加大车辆投放力度,另一方面,地铁出站口附近的停车资源或区域是有限的,使得车辆不断增加与停车区域有限之间的冲突愈发明显。

这不仅需要各类单车平台合理控制车辆投放规模,科学规划车辆投放区域,更需要平台与相关部门就停车区域或空间做好协调一致。

否则,伴随进场的单车平台或企业越来越多,车辆投放越来越大,所谓“共享单车”实为“租赁单车”,其带来的便利性与增加的社会管理成本之间的失衡性,将会越来越大,甚至有可能成为诱发各种交通事故的重要原因。

文/李俊慧(微信公号:lijunhui0507)

真的是既得利益集团作祟?

日前,一篇名为《黄浦:近5000辆共享单车被扣 随停乱放现象如何缓解?》的报道再度引发大众对ofo、摩拜等名曰“共享单车”实为“租赁单车”不当停放问题的关注。

该报道显示,不久前,一段“身着停车管理制服的工作人员将几辆停放在白线内的摩拜单车推出线外,装上卡车接连运走”的视频在网上流传。据了解,收车方是“黄浦区车辆停放管理公司”,车辆被收走后扣押在制造局路885号。而在制造局路这个停车场,已累积逾4000辆各类单车,其中摩拜单车逾3500辆。

对此,有人认为,是既得利益集团作祟,言下之意是各类单车动了别人的“蛋糕”;

也有人认为,单车平台公司不应以融资为目的盲目投放车辆,而应结合用户需求及停车资源等,合理确定车辆投放规模。

那么,到底是“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不当处置车辆?还是ofo、摩拜等名曰“共享单车”实为“租赁单车”的经营行为存在不当?车辆投放与停车管理的矛盾该又如何化解?

单车随意停放:企业经营行为无偿占了“公益服务”的便宜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黄浦区车辆停放管理公司”全称为上海市黄浦区车辆停放管理公司,成立于1993年12月24日,经营范围中包含“非机动车辆停放管理”以及“停车场(库)经营管理”。

简单说,“黄浦区车辆停放管理公司”是专门从事包括自行车在内的各类车辆停放管理的公司。其中,“停车场(库)经营管理”主要针对的是机动车,而“非机动车辆停放管理”则针对的是自行车等非机动车。

由此可见,“黄浦区车辆停放管理公司”从事“非机动车辆停放管理”确实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了。

以黄浦区为例,在2012年05月前,自行车等非机动车停放原本是收费服务,收费标准是自行车0.6元/次、助动车1元/次,而上海其他区域的收费标准为0.5元/次到1元/次不等。

作为一项有偿保管服务,按照《合同法》的规定,保管人保管不善造成保管物毁损、灭失的,保管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因此,在有偿保管前提下,如果发生自行车被盗等情形,“黄浦区车辆停放管理公司”负有损害赔偿责任。

但是,由于收费管理时常引发冲突,借着上海世博会的东风,基于便民考量,负责黄浦区内非机动车停放的“黄浦区车辆停放管理公司”开始陆续实施“免费停放”。


在ofo、摩拜等“共享单车”实为“租赁单车”大量投放车辆前,非机动车都以各地市民自有车辆为主,因此,不论是之前的收费停车,抑或现在的免费停车,都是一种公益性质的公共服务。

但是,ofo、摩拜等各类“租赁单车”本身提供的实际是经营性质的商业服务。

在特定区域停车资源或空间有限的前提下,一方面,各类“租赁单车”投放量越大,越会挤占民众自有车辆的停放空间,诱发众多不规范停车行为,另一方面,各类“租赁单车”商业公司,无偿占用公共资源或公共服务,开展商业经营服务,有明显的“损公济私”嫌疑。

单车停放管理:各地及各区域情况不同,需因地制宜

以上海为例,按照地方规章《上海市非机动车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区、县人民政府负责组织相关部门做好辖区内非机动车道路停放管理工作。

简单说,在上海市范围内,各区县政府负责所辖区域的非机动车停放管理组织协调工作。

由于每个县区的城市规划、道路设置等各种情况不同,每个县区可用于非机动车停放的区域或空间大小也不同,所能容纳的非机动车数量也有上限。

以引发争议的黄浦区为例,媒体报道显示,目前,黄浦区有1500多个非机动车停放点,约能解决4万辆非机动车的停放问题。

简单说,ofo、摩拜等各类“租赁单车”在黄浦区的投放数量越多,“租赁单车”+“自有非机动车”规模之和超过4万辆,即使用户都是文明停车,也会出现“乱停放”的问题。

此外,由于停车区域的设置不同,对于景区、文物、购物等场所人群集中的场所,其相应的停车区域或空间会更加紧张。

因此,仅以上海为例,包括ofo、摩拜等在内的各类“租赁单车”,在投放车辆前,应当与所投放区域的政府部门加强联合沟通。

一方面,要结合用户使用频次及单车使用频率,合理确定投放车辆数量;另一方面,也要结合用户使用需求,与相关部门就是否增长停车空间加强信息交换。

此外,对于ofo、摩拜等各类“租赁单车”平台,自身占用公用资源或公共服务从事“租赁单车”经营服务,也应尽早主动拿出相应的补偿或付费方案。

简单说,ofo、摩拜等名曰“共享单车”实为“租赁单车”的各类平台,不应拉来一批车,随意放置在城市的各个区域,就开始“坐等送钱上门”。

而是结合自身服务对社会公共资源的占用情况,尽早与有关部门确定车辆投放规划、停车管理服务及占道经营许可等。

车辆投放规则:以用户需求为基础,以停车资源为红线,合理投放在融资阶段,ofo、摩拜等各类“租赁单车”,拿过去的数据讲未来的故事,以此来吸引资本注入。

而在“忽悠”投资时,用户注册数、车辆投放数、押金规模及储值规模、用户使用频次、车辆使用频次等数据焦点所在。

为了能把故事或饼“画”的更大,这些平台会给投资人讲,每增加一辆车辆投放,会带来多少注册用户,会归集多少押金,会吸纳多少储值。

因此,加大城市布局数量,加大单车投放数量,成为“单车融资故事”延续或“击鼓传花”的支撑所在。

但是,这种车辆投放,一方面,要尊重之前的正常商业合作,避免不正当竞争,比如在景区提供单车租赁服务的区域,不应投放或不应允许用户骑行至相应区域。

另一方面,也要维持良好的停放秩序,“乱停放”的黑锅,不能一概让使用者“背”,也能一概上升为“国民素质”恶意炒作。

对于平台自身正当、合法经营所需担负的责任,包括ofo、摩拜等各类单车平台,都应尽早主动担负起来,主动加强与政府部门的沟通,合理确定车辆投放规模和节奏,合理引导用户使用和停放。

通过与辖区有关部门加强沟通,确定相应区域的停车资源,合理确定投放量,并借助技术手段,合理引导用户选择停车区域。

比如,通过设定目的地,并结合目的地停放资源使用情况,告知目的地停车资源现状,合理引导用户在目的地附近提前结束用车,合理停车。

简单说,包括ofo、摩拜等各类名曰“共享单车”实为“租赁单车”,要加强技术研发投入,用技术手段解决当前停车管理中出现的问题,而不是一概指责监管部门和用户,并为自身的经营问题所产生的负面社会效应,主动承担起相应的社会治理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长期关注互联网、知识产权及电子商务等相关政策、法律及监管问题。邮箱:lijunhui0602#163.com,微信号:lijunhui0602,微信公号:lijunhui0507)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