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俄航空难:天灾?人祸?

发表时间:2019/5/30   来源:《看天下》   作者:郑立颖
[导读] 空乘员马克西姆·莫伊谢耶夫在SU1492航班内做着最后的起飞准备。航班预计起飞时间为17点50分,起飞前,他和往常一样给妈妈拨了一个电话:“飞机马上就要飞了。”

5月5日,俄罗斯莫斯科,天气阴。

空乘员马克西姆·莫伊谢耶夫在SU1492航班内做着最后的起飞准备。航班预计起飞时间为17点50分,起飞前,他和往常一样给妈妈拨了一个电话:“飞机马上就要飞了。”

18点02分,这架载有78人的客机从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起飞,若一切顺利,20点30分左右,飞机将抵达莫斯科以北约1500公里的摩尔曼斯克。

但十几分钟后,SU1492迫降在谢列梅捷沃机场跑道并起火,机上78人中41人罹难。

永不抵达的客机


塔季扬娜·卡萨特金娜是SU1492航班空乘之一,当天起飞后不久,她注意到,飞机驶入一团乌云之中,猛烈的冰雹开始砸向机身。然后随着一声巨响,飞机左侧泛起亮光,飞机被一道闪电击中。

当时还没有人意识到,雷击带来的是一场怎样巨大的灾难。


随后,飞行员丹尼斯·叶夫多基莫夫发现,飞机与地面调度通讯中断,紧急恢复连接后,信号时断时续。18点14分,谢列梅捷沃机场接到汇报,SU1492航班正在返回。

乘客安东·西洛夫回忆说,当被告知飞机被迫“出于技术原因”返回机场时,机上一切如常,“很多人甚至准备好为飞机降落而鼓掌。”——在俄罗斯以及一些欧洲国家,飞机降落时鼓掌表达对机组人员的感谢,这一传统由来已久。

但着陆并不成功。第一次迫降尝试失败之后,SU1492航班在第二次尝试时重重地“砸”在跑道上。随后,哭声、喊声响彻机舱,甚至有人拿出电话大喊:“我们坠机了!”

此时,飞机尾部燃起熊熊大火,温度急剧升高,舷窗开始融化——由于仅飞行了不到半小时,机上还留有大部分燃油,但SU1492航班所用的SSJ100型客机,并没有安装“空中放油装置”。

飞机前舱两侧的逃生通道展开,乘客们纷纷逃离。在机舱后方的莫伊谢耶夫也试图打开后方的逃生通道,但火势太大,没能成功。


他开始协助后方乘客向前逃离,将他们推向充气坡道。

黑暗、高温、尖叫、恐慌……炼狱般的55秒后,叶夫多基莫夫最后一个滑出舱门,甚至来不及朝火光四起的机舱再看一眼。

几乎在他滑出紧急坡道的同一时刻,莫伊谢耶夫的未婚妻克秀莎手机上弹出一条信息:“我爱你”,发件人:莫伊谢耶夫。

这之后,无论是莫伊谢耶夫的父母以及未婚妻如何拨打这个电话,始终再没被接起。

SU1492航班共载有乘客73人、机组成员5人,此次迫降以及其后的大火,造成41人遇难,而莫伊谢耶夫是其中唯一一位机组人员。

本可避免的灾难


“这本是一场可以避免的灾难。”有着40年驾龄的苏联荣誉飞行员、前民航副部长奥列格·斯米尔诺夫对俄罗斯《消息报》说。

俄罗斯电视台发布的飞行员与航空塔台的对话显示,飞行员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和调度员发出求救信号,发出的是“Pan-pan”信号,这一信号意味着事故不会对乘客及机组人员造成生命威胁。

在对话中,叶夫多基莫夫表示:“我们要求返航,(因为)失去无线电通讯。”而当调度询问是否需要提供援助时,他回答道:“不,一切都好。”

很显然,叶夫多基莫夫低估了当时的情况。

斯米尔诺夫认为,由于飞行员决定飞越雷电区域,遭遇了雷击,飞机自动系统失效。紧接着,飞行员做出紧急降落的失误决定,而不是先消耗燃油。此外,雷击破坏了机舱控制设备和电子组件,但飞行员并没有报告这一情况。

航空塔台调度员指出,飞机起火后,叶夫多基莫夫才发出更高一级的遇险信号“Mayday”。

这时,机场已经来不及对紧急着陆场进行防火布置,若时间充裕,机场的应对办法应该是在跑道上喷洒上一层防火泡沫——首辆消防车赶到现场是SU1492航班迫降后2分钟。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看天下》2019年13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