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和养生伪科学斗争的这些年

发表时间:2019/1/28   来源:《看天下》   作者:
[导读] 在真假难辨的养生问题上,反谣言和伪科学的缠斗,从来都是一个火药味十足的硝烟戰场,它有时候是隔着屏幕的骂战,有时是一场谋划周全的集体出征,甚至对簿公堂也不足为奇。

重庆缙云山绍龙观住持李一,主张“辟谷”“龟息”等养生法。最终,他的神话在媒体调查中,轰然倒塌

田吉顺剥开柿子吃了几口,又往嘴里送了几口螃蟹,突然面色泛红,表情狰狞。他用手紧紧握住脖子,身体往后倾,快要倒下的时候,吃力地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字:“你以为我要死了吗?”

“没事啊。”他随即直起身子,摆出一个“摊手”的表情。背景音乐是年轻人常用的恶搞版《The Next Episode》。

这是田吉顺拍的一条关于“柿子和螃蟹一起吃会中毒”的辟谣短视频,面色和表情,都是装出来的。主角田吉顺曾是浙大医学院附属医院妇产科的主治医生,网友叫他“田太医”,并把他这种“戏精上身”的科普方式叫做“土味科普”。

2018年10月25日,丁香医生公众号发布了一篇《没有食物能防癌!酵素全都在骗钱!101条谣言,一次全辟掉》的文章,驳斥了“海鲜水果不能一起吃”“牛奶榴莲不可以一起吃”等健康类谣言,并直言不存在“食物相克”这一说。这篇文章很快就得到了10万+的阅读量与大量评论,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是“你在放狗屁”。

田吉顺决定以身试“毒”,以正视听。但在这条视频下仍有人质疑他“吃得不够多”“以辟谣的幌子造谣”……

在真假难辨的养生问题上,反谣言和伪科学的缠斗,从来都是一个火药味十足的硝烟戰场,它有时候是隔着屏幕的骂战,有时是一场谋划周全的集体出征,甚至对簿公堂也不足为奇。

被踢出家族群的年轻人


很多年轻人都曾收到过长辈们的这类关怀,“豆腐和蜂蜜不能一起吃,否则会耳聋”,“羊肝和红豆不能同吃,容易中毒,无药可解”,甚至有好事者还制作了一张花花绿绿的“食物搭配(相)生(相)克表”,让大家严格按照食谱执行。

“辟谣101”那篇文章发布后,很快,微博上出现了一条“年轻人家族群辟谣被踢”的热搜。一网友把“辟谣101”转发到了家族群中,立刻被长辈“请”了出去。

事实上,“食物相克”是科学界已经懒得再辟的一类谣言。早在1935年,中国营养学学会首任秘书长郑集教授从180多对所谓的“相克食物”中选取了流传最为广泛的14对进行研究,其中有香蕉与芋头、花生与黄瓜、蟹与柿等。郑集首先以大鼠、犬、猴等动物为实验对象,进而对人体进行实验,结果均属正常,毫无中毒症状。

2006年,兰州大学和哈尔滨医学院又做了一次关于食物相克的临床研究。在动物和人群中实验“猪肉和百合”“鸡肉和芝麻”等多组相克食物,结果,没有一例因此中毒。但直至今天,只要有“A和B一起吃会致病”这类句式出现在朋友圈,依然会引起大量转发。

在通往健康的这条道路上,一条隐秘的分界线越发切实可感,甚至可以把一个家庭划分为两大阵营。

在丁香医生创始人初洋看来,在科普领域,“文化上的冲突远远大于科学上的冲突”。“家里的长辈,因为多年的教育和社会上的熏陶,会令他们更偏向于从文化哲学道德角度思考养生,而年轻人可能更信任科学逻辑”,初洋说,“当大家处在两个世界观和话语体系中,是无法实现对话和平等交流的”。最终辟谣的结果只能是强势的那一方去排除异己。

“谣言之所以能够被疯传,是因为它击中了人们更愿意相信的那个点”。


田吉顺说,“食补”“药食同源”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观念,符合普通人的认知经验,很多谣言因此借这个壳进行“偷天换日”。而“辟谣难就难在这儿,因为你老是得逆着别人来。”

田吉顺曾辟过一个“怀孕不能看电影”的谣言,“只要孕妇不是24小时呆在电影院里,偶尔看场电影是可以的”,但立刻遭到网友的反驳:“如果影响到胎儿听力,你能负责吗?”他当时还花了很长时间去和这位网友解释,但后来觉得完全没必要,“因为他根本不是就事论事,这种讨论毫无价值”。

“很多人骨子里不愿意相信自己被骗了这件事情。”美国杜克大学癌症生物学博士、癌症科普作家李治中(网名“菠萝”)说道。

科普的敌人从不只是某个谣言或者谣言发布者,它是与一种“宁可信其有”的惯性思维,甚至是与中国传统的人情世故进行博弈。

为什么大家乐于转发“牛奶致癌”这类伪科学文章?“因为他对传播者是有价值的”,田吉顺认为谣言有时候可以充当人际关系中的一种润滑剂,“你一旦把它传递出去,就表达了你对别人的关爱”;而相反,辟谣恰恰是反人性的,因为你不断地在告诉别人“你是错的”。“没有人承认自己错,他们只会不断地找证据跟你吵,吵不过就给你扣帽子、贴标签”。“这个争论就没有休止,完全是鸡同鸭讲,现在关于这方面的争执我们都一律不回复。”田吉顺说。

正面对峙


如果说现在科普和伪科学之间的战斗还隔着一层屏幕的话,那么之前科普界围攻光明顶、清算大师的现场可谓是剑拔弩张。

马大师坚持称自己有“第三只眼”,可以透视人体疾病,并给人治疗,甚至通过一个名字、一张照片,就能诊断病症、测出胎儿性别。坐在第二观察室的方舟子听到后,嘴角微扬、非常自信地说“这是骗人的东西”,是“伪科学”。这是2001年一档电视节目《亮剑》中的一幕。

《亮剑》是贵州卫视在2011年打造的一档打假叙事类节目,节目组邀请有“打假第一人”之称的方舟子、以反伪科学和揭露伪气功、假神医而闻名的司马南及CCTV《法律讲堂》的主持人余婧坐镇,与声称有特异功能的大师现场论战。“养生”大师也是这个节目的常客。

为了证明自己“神力”非虚,马大师开始现场给主持人和导演看病。她把大拇指和食指一掐,拉出架势,气定神闲地算出了二位分别得了“脾胃病”和 “脂肪肝”。很快,诊断结果被主持人和导演否认。之后,马大师又“透视”了一位现场观众,依旧诊断失败。但她仍处变不惊,脸上未见一丝波澜,坚称自己是能量受到干扰,才出现失误。

见势不妙,“天眼论”的另外一个信奉者张大师上前声援,方舟子也走上台来,二人当面对峙,场面激烈。方舟子从概率学的角度说“天眼”看病,全凭蒙,是根据人的体型、职业等特征推算出来的。而张大师从宗教的角度出发,说“天眼”由来已久,方舟子不相信,是因为他自己没有开天眼。

尽管多次现场验证失败,但马、张两位大师并不死心。一位号称来自温哥华的女博士又上台助阵, 从阴阳五行的角度论证“天眼”存在。以一敌三之后,方舟子稳不住了,现场下了“战书”,他认为之前所有号称做过这类实验(成功)的,都是相信的人去做的,本来就带有主观的偏差。“只要有怀疑的人在,没有一个实验能够成功。谁不信,到我面前做实验。”他手一挥说道。

最终,这场论战谁也没说服谁,甚至从头至尾,双方根本没实现对话。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方舟子说:“和他们辩论基本上各说各话,他们说话是没有逻辑性的。”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看天下》2019年1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