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市场周刊》政府债扩容:2019年积极财政酝酿“大招”

发表时间:2019/1/7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
[导读] 回顾2009年,在全球经济形势愈发困难之际,中国出台了以“四万亿”为主的刺激政策,启动了基建投资和房地产市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影子银行”顺势做大。在2019年,减税和基建补短板大概率双管齐下,但这样一来财政缺口势必变大,财政资金将如何筹措?而且,目前各个地方政府下属的融资平台或城投公司还面临着存量债务如何接续的问题。

魏枫凌

目前金融市场已经普遍降低了对2019年经济增长的预期,同时对宏观政策的“逆周期”调节有更为积极的判断。现在的问题似乎只剩下,这一次决策层将会采取怎样的策略稳增长。

“要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 刚刚闭幕的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的这则消息实际上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回顾2009年,在全球经济形势愈发困难之际,中国出台了以“四万亿”为主的刺激政策,启动了基建投资和房地产市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影子银行”顺势做大。在2019年,减税和基建补短板大概率双管齐下,但这样一来财政缺口势必变大,财政资金将如何筹措?而且,目前各个地方政府下属的融资平台或城投公司还面临着存量债务如何接续的问题。

如果要让地方平台债务扩张不再重演,实际上地方平台也没有能力继续大规模举债,剩下似乎只有一条路,对于地方城投公司无力偿还的部分由政府进行确认,代为偿还或者是以政府债务接续旧债。

如果按照这一路径,那么2019年市场无疑将见到政府债券发行规模的大举扩张,以财政承接债务的方式为阶段性稳增长和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筑牢最后一道防线,现阶段市场担忧的流动性陷阱问题也将迎刃而解。至于中长期的政府债务问题,只要有具备足够大规模、深度、广度的政府债券市场,那么就可以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持续下去。因此,完善政府债券市场、引入各类资金投资政府债券将是2019年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极为重要的工作。


这次不一样?

“这次不一样?”

两位任职于IMF的美国经济学家卡门 M. 莱因哈特(Carmen M. Reinhart)和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S. Rogoff)曾在金融危机中对人们发出了这一堪称“灵魂拷问”的问题。在他们2009年所著的《这次不一样:八百年金融危机史》当中,总结了多个世纪以来各种形式金融危机的历史后指出,高度杠杆化的经济可能会在金融危机的边缘悄然运行很多年,直到外部环境的变化或者偶然性因素触发信心危机,最终导致金融危机的爆发。

两位经济学家将经济危机的主要源头归结为政府。“如果政府足够节俭,它就不会在面对信心危机时特别脆弱无力。持续财政盈余、保持相对低的负债水平、以借长期债务为主、没有太多隐性的表外对外担保,这样的政府无需太担忧债务危机。”反过来说,当政府与以上标准离得越远,那么越有可能遭受危机。

与前述四项令政府远离经济危机的标准相比,中国应该说到目前为止做得还算不错:财政录得持续财政盈余,赤字率常年被控制在3%以内;尽管债务有所上升,但与世界主要经济体相比仍保持相对低的负债水平;政府债券期限主要是3-10年期,为了完善收益率曲线也在发行10年期以上的品种;隐性的表外对外担保具体规模难以估计,但在地方债务审计之后,市场普遍仍将城投债务作为受到担保的部分,此外还有政策性金融债这一具备主权信用担保的债券品种。

当中国宏观经济与金融市场的研究者们在回顾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当中中国的应对政策时,目前普遍的观点是,为了对冲外需的断崖式下跌,启动内需政策并没有错,但错在财政政策没有相应的担当,而是让地方融资平台作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浩大工程的融资主体。于是,这一财政政策的缺位和地方政府的错位产生了近10年来的一系列经济与金融问题,包括逃避监管的“影子银行”体系,缺少监督和效率评价的基建项目,担保与偿还责任不明的平台债务,不可持续并对私人部门形成挤压的平台债务高利率。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证券市场周刊》2018年46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