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博览·文史》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保家卫国,无怨无悔

发表时间:2019/1/4   来源:《文史博览·文史》   作者:
[导读] 2017年湖南怀化辰溪县第一次扶贫督查时,辰溪县政协副主席雷小平在修溪镇八家塘村第一次见到谢景秋。雷小平当时印象最深的是谢景秋与年龄不相符的乌黑头发以及他一丝不苟的耐心。谢景秋是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退伍老兵,在战场上负过伤,与老乡一同入伍,一起参加战斗,后来,老乡牺牲了,谢景秋便按照彼此生前的约定,赡养老乡的父母,娶了老乡的妹妹。

谢景秋 雷小平

2017年湖南怀化辰溪县第一次扶贫督查时,辰溪县政协副主席雷小平在修溪镇八家塘村第一次见到谢景秋。雷小平当时印象最深的是谢景秋与年龄不相符的乌黑头发以及他一丝不苟的耐心。谢景秋是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退伍老兵,在战场上负过伤,与老乡一同入伍,一起参加战斗,后来,老乡牺牲了,谢景秋便按照彼此生前的约定,赡养老乡的父母,娶了老乡的妹妹。几十年来,夫妻恩恩爱爱,共同侍俸年迈多病的父母,从无怨言。

我是1978年冬月17日入的伍,那年,我刚满18岁。父亲去世早,母亲带着我饥一顿饱一顿地过着,从记事起,我就没有穿过新衣服。新兵出发那天,我换上了崭新的军装,心里的高兴劲儿,乐得没法说。只有母亲的眼里全是泪水,我知道她舍不得我,也知道她心疼我从来没吃过一顿饱饭。

当时,我们这些年轻后生,在兴奋和牵挂中踏上火车,我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离开家乡和父母出远门!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在部队里吃几年饱饭,也有机会走出大山,见一见世面。

40多天的紧张集训后,我和老乡肖堂分配到同一个营同一个连同一个班,就驻扎在中越边境广西龙州县金龙公社。那时,越南人已经开始在边界上不断挑事了,部队首长天天给我们讲越南人的忘恩负义,讲他们驱赶我华侨,杀害我无辜边民。而我们正血气方刚,最恨的就是忘恩负义,所以,每一个人心里都憋着一股怒气。以后,每天晚上我们都会紧张地学习简单的越语,比方说,“诺松空叶”,就是举起手来;“宗洞宽洪洞兵”,就是我们优待俘虏。当时,整个军营都显得非常紧张。


连我们这些毛头小伙子,都隐隐约约感觉到可能要有大事了!

果然,1979年2月16日下午,部队首长为我们安排了最丰盛的牙祭。饭后,首长们开始作战前动员。说实话,当时心里几乎感觉不到一丝害怕,大家心里都憋着火呢,加上那个年代,看的全是《董存瑞》《上甘岭》这些电影,受的全是爱国主义教育,每个人对祖国那份感情,再真诚不过了,所以心里没有一丝害怕和担心。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能像黄继光、邱少云一样,上战场保卫祖国,心里都有一种自豪感和光荣感。

对越自卫反击战现场

会后,我就和肖堂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肖堂对我说:“兄弟,我们是老乡,这次上战场,我们都要争取立功,为我们辰溪人争一口气,也给父母争口气。如果我们都能活着回来,将来回到家乡,一定同心合力,为家乡干一番大事。如果都牺牲了,也是为了保家卫国,无怨无悔了,子孙后代,也不会忘记我们。我们都是独子,如果我们其中一个牺牲了,另一个一定要把对方的父母当成自己的父母来赡养!”

当时,我紧紧抓住他的手,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地点头。然后,我们就把这些话用信纸写好,藏在自己的背包里。

战斗终于打响了。作为尖刀连,我们最先穿插到敌人的纵深。说实话,刚开始看到有战友从自己身边倒下,还是有些许害怕和紧张。但是,隨着部队伤亡的增加,尤其看到自己亲如手足的兄弟在敌人的枪弹下倒下,最初的害怕和紧张全部烟消云散,特别是看到在越南人的战壕里和仓库里,堆满了中国支援给他们的各种物资时,我们更是满腔怒火。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文史博览·文史》2018年11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