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我们将要面临怎样的困难和挑战?

发表时间:2018/9/14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
[导读] 即使没有今年爆发的中美贸易战,中国经济最近几年的增速已经形成了明显的下降趋势。从2010年以来,中国的GDP增速每隔几年就下一个台阶。2011年的GDP增速首次跌破了10%,從此告别两位数的高增长,2012年GDP增速跌破8%,2015年跌破7%。

6月4日,“伊可玛号”散货轮停靠宁波舟山港老塘山五期码头

滞涨时代的三重打击

即使没有今年爆发的中美贸易战,中国经济最近几年的增速已经形成了明显的下降趋势。从2010年以来,中国的GDP增速每隔几年就下一个台阶。2011年的GDP增速首次跌破了10%,從此告别两位数的高增长,2012年GDP增速跌破8%,2015年跌破7%。

权威人士一度将中国经济定义为L型,但是随着贸易战的爆发,中国经济从“稳中向好”转为“稳中有变”,维持L型也遭遇了重大挑战,中国经济面临继续失速的风险。为了应对不可预知的外部风险,宏观政策开始再度转向宽松。在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叠加货币和财政宽松,中国经济未来几年有可能会迎来滞涨的局面。

对于个人而言,滞涨意味着三重打击,一方面,经济低迷不仅影响到个人收入,同时还将带来失业率的大幅提升,而随之而来的通货膨胀,还将大幅提升生活成本。

首先,从收入增长来看,居民收入总是和宏观经济的增速保持相关。以人均可支配收入这个指标来看,最近几年,随着我国经济增速放缓,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随之放缓,2013年,这一指标的增速超过8%,但到了2017年只有7.3%。如果未来中国经济持续放缓,人均收入的增速还将继续随之放缓。

8月2日,股民在南京某证券营业部关注着行情

不仅是中国经济的疲软会影响收入,从日本等国的经历来看,国民收入还在很大程度受到外部因素的制约。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开始进入“失去的十年”,当时日本国内的很多行业出现一种现象,只要涨工资就面临失业,原因在于当时中国经济开始起飞,全球制造业开始发生转移,日本国内如果提高工资,相关产业很快就被中国替代。同样的现象,在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也曾经发生,当时对美国带来替代压力的是起飞的日本。


对于今天的中国经济,同样也面临类似的压力,最近几年随着大量制造业开始向更便宜的东南亚和非洲等地转移,中国也面临巨大的制造业流失风险,当年日本和美国曾经出现过的“只要涨工资就失业”现象,未来很有可能在中国重演。

未来几年的麻烦不仅在于收入增速放缓,物价上涨同样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随着中国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双双放松,加之贸易战持续升级,未来将会有多条路径提升中国的通胀水平。

从货币政策来看,为了应对经济下滑的风险,中国的货币政策在持续了一年多的紧缩状态之后,开始再度转向宽松。从积极的角度来看,流动性的宽松可以帮助企业减轻成本压力,提升扩张动力,但从悲观的角度来看,如果释放出来的流动性不能被实体经济所吸收,很有可能制造出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

事实上,中国经济在2014~2015年就已经实施过一轮宽松政策,当时一共实施了6次降息和4次降准,但是最终对于实体经济拉动的效果并不明显。从GDP增长来看,2014~2016年这3年期间,我国的GDP增速分别是7.3%、6.9%和6.7%,这3年的经济增速并没有因为大规模的宽松政策受益,反而逐年下滑。由于大量流动性没有进入实体经济,最终不可避免地刺激了资产泡沫。和经济增速下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3年期间,中国股市在2015年迎来了一轮暴涨,股市泡沫破灭后,楼市在2016年也迎来一轮暴涨。

由于大规模宽松释放出来的流动性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这使得当年驱赶资金脱虚入实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重要任务。在宽松政策对于刺激经济的效果越来越弱的背景下,中国经济从2016年开始放弃传统的需求侧管理,启动了供给侧改革。

这一次在外部压力下,中国经济重回宽松,问题的关键在于,上一次就没能得到解决的资金脱实入虚的难题,在这一次有什么好的办法,如果没有,是否意味着资产泡沫和通货膨胀将难以避免?

除了货币政策宽松释放的流动性提升通胀水平,以基建为主的财政政策扩张,同样也可以刺激通胀。由于基建投资会拉动对上游相关产业的需求,在大基建投资的预期之下,近期国内与此相关的商品比如钢铁、焦炭等价格都开始明显上涨,而上游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最终也会传导到下游消费品,提升通货膨胀水平。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三联生活周刊》2018年35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