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报道》他们为何放弃北上广,回三峡移民区创业?

发表时间:2018/8/9   来源:中国报道   作者:
[导读] “青山飞流下,水映一湾花;竹笛悠悠斜阳远,鱼鹰衔晚霞;日暮乡关人何往,西陵峡边有人家……”青年歌手彭媛的一曲《三峡人家》如今不时在西陵峡腹地的商街、渡口与景区上空回响,这是当下三峡人家生活的真实写照,一曲三峡情道不尽这里“望得见山、看得见水”绿色生态发展与三峡移民忘不了的乡愁。

王哲

“青山飞流下,水映一湾花;竹笛悠悠斜阳远,鱼鹰衔晚霞;日暮乡关人何往,西陵峡边有人家……”青年歌手彭媛的一曲《三峡人家》如今不时在西陵峡腹地的商街、渡口与景区上空回响,这是当下三峡人家生活的真实写照,一曲三峡情道不尽这里“望得见山、看得见水”绿色生态发展与三峡移民忘不了的乡愁。

漂泊远方不如扎根乡土

与三峡大坝隔江遥望的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三斗坪镇,风光旖旎的山水之间有一座粉墙黛瓦的江边小楼,周围繁花锦簇,这是一家得名于纳兰容若的“汝之素年,谁与锦时”的“锦时”客栈,这家只有9间房的民宿,近年来日日爆满,客栈的主人是作为三峡移民新生代的文艺女青年高桢。生于斯长于斯又归于斯的高桢对30年来的三峡变迁有着温暖深刻的记忆。

宜昌市夷陵区三斗坪镇是三峡移民大镇,有“三峡坝首第一镇”之称。上世纪80年代生人的高桢,就出生在三峡大坝坝址所在地的宜昌市夷陵区三斗坪镇中堡岛。1994年7月1日,三峡工程的第一锹土就从她的家乡开挖。20年后,大学读法律的高桢辞去大城市里稳定工作,筹资在家乡建起了第一家民宿。在高桢的带动下,不少世世代代生活在这个西陵峡畔的江边小镇的移民后代们纷纷回到家乡,搞起了几十家各具特色的生态民宿。高桢说,这里左手三峡大坝,右手“三峡人家”,望山看水留得下乡愁。

“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家乡也可以圆梦,漂泊远方不如扎根乡土。”高桢在“记住我的乡愁”的演讲中这样深情地说道,“在外工作多年,也曾向往诗和远方,但不知道从何时起,我更想念家乡悠长的船笛、想念绿意盎然的山谷、想念从耳畔吹过的江风,看到改革开放几十年给家乡带来的巨大变化,回来建设家乡一定没有错!”

山水巨变带来发展机遇

湖北宜昌,古称夷陵,因“水至此而夷,山至此而陵”得名,七八千年前中华民族祖先就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她是巴楚文化发祥地,屈原、王昭君的故里,三国古战场,千百年来一直是长江边的一座偏居一隅的码头小城,正是改革开放的40年时光让这颗闪耀千年的三峡遗珠成为仅次于武汉的湖北省第二大城市。

在高桢的记忆中,童年的生活是在并不宽裕的田园生活中度过。这里原来山高谷深,闭塞落后,是集中连片贫困区。由于山地贫瘠,当地只能种玉米红薯土豆等杂粮,偶尔种一点水稻,粮食无法自给,加上地处山区交通不便,当地人只好把自家种养的土豆、红薯、猪肉等土特产人背肩扛地坐船顺江而下去平原地带换回来大米、油以及其他生活必需品。

高桢还记得小时候,因为没有其他能源、做饭取暖都需要柴火,附近山上能砍到的树基本都砍光了,光秃秃的很难看。“能把肚子吃饱,能够致富当上万元户,是当地每个人的梦想,但没有人意识到有环保这个东西。”高桢说。

随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当地的生活开始有了很大的变化。


上世纪80年代竣工的万里长江第一坝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坝址就在现在的宜昌城区,它的兴建极大地完善了当地的基础设施,拓展了城市空间,公路也通到了江边小镇,高桢的父亲被镇上委派出去学车,回来就成了当地第一个会开车的人,母亲就职的供销社里商品也越来越丰富,“那个时候在我们这儿会开车就像现在会开飞机一样,可神气了,家里的生活也一步步好了起來。”高桢回忆说。

上世纪90年代,当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最终在距宜昌市区仅40公里的三斗坪启动,这里人们的命运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三峡工程赋予了宜昌得天独厚的无形资产,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机遇,工程的兴建推动了交通基础设施的高速发展,三峡机场、高速公路及三峡专用公路纷纷建起,三峡工程总投资高达1800亿元,在工程建设期间,巨大的资金流、物资流、信息流、人员流,对当地的城市建设、基础设施建设、金融业、其他相关产业及消费市场,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拉动。

“小时候三峡大坝刚刚开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人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他们都是三峡水利工程的建设者,我们那时候都叫他们是来建设‘水利坨坨的人。”高桢回忆说,“那是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全镇的人都已经搬迁到了现在的地方。油菜花开的时节,成片成片的油菜花非常美,我就和小伙伴们采来油菜花扎成花环,到路边去给三峡工程的建设者们。”高桢就是跟三峡工程的修建一起成长起来的,这段记忆早已融入到她的血液当中。

高桢回忆说,以前这个小镇基本上是为三峡大坝的建设者服务的,后来随着工程逐步完工,建设者逐渐撤出了,游客却纷至沓来。

绿色生态发展经验是最好鼓舞

20多年来,当地的三峡环坝旅游发展集团搞旅游扶贫开发的成功经验给了高桢等“归来者”极大的支持与鼓舞。

早在“三峡人家”景区建设之初,三峡环坝旅游发展集团董事长邢昊等人就已经意识到,旅游景区必须与自然环境、当地百姓之间形成一种共融共生的和谐关系。记者采访了解到,景区所在的三斗坪镇石牌村共有7000多名村民,随着三峡工程给传统生产生活方式带来的巨大冲击,普遍面临着生计问题。从建设之初,邢昊将移民们组织起来参与到景区建设和经营中,将劳务工程优先承包给当地三峡移民,有数十万人次先后参加到景区建设中,上万吨过去没人要不值钱的农副土特产品变为旅客餐桌上的食品和旅游纪念品。景区建成后继续扶持村民就业,截至目前,景区直接和间接为当地人创造了3万多个临时就业岗位。1997年,景区未开发时当地人均收入仅500多元,如今人均收入已经是开发前的近30倍。

为了实现新农村建设和景区的可持续发展,确保扶贫对象不“返贫”,景区还积极争取国家对旅游事业发展的政策资金扶持,坚持扶贫与扶智、“输血”与“造血”相结合,当地的基础配套建设、文化教育水平较以前也有了大幅提高,旅游的开发带动了道路交通设施、农业产业化、农民生产生活条件的极大改善,让村民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中国报道》2018年7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