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中国“绿卡”新政后 华人成为主力军

发表时间:2018/8/8   来源:《看天下》   作者:
[导读] 穿白色T恤,扎马尾辫,刘璇抱着厚厚的文件袋,站在咨询台前,同女警官交谈。她笑起来有酒窝,一眼望去,并不像年过三十的母亲。实际上,她已有两个女儿,大的十岁,小的四岁,全都出生在加拿大,入了加拿大国籍。

万鸣宇 张惠兰 高璇

穿白色T恤,扎马尾辫,刘璇抱着厚厚的文件袋,站在咨询台前,同女警官交谈。她笑起来有酒窝,一眼望去,并不像年过三十的母亲。实际上,她已有两个女儿,大的十岁,小的四岁,全都出生在加拿大,入了加拿大国籍。

这是7月23日,刘璇来到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中关村外国人服务大厅,正为小女儿申办中国“绿卡”。文件袋里装满了父母双方的身份材料以及女儿的出生证、护照及签证复印件......不过,她还是不确定是否齐全,也不知每份资料有无纰漏。女警官也拿不准,需要请示领导再通知刘璇。

劉璇在加拿大生活了十余年,拥有“枫叶卡”(加拿大永久居民卡),距离成为加拿大公民,只差一步。她是北京人,独生女,求学出国。到如今,父母年事渐长,需要人陪伴、照顾。两三年前,她便考虑带着女儿一起回国。

女儿是加拿大国籍,回国后,不但出入境等手续繁琐,想在国内上学,也有很多限制,这一直是她和丈夫头疼的事情。

今年3月,刘璇的丈夫从网上得知与中国“绿卡”新政相关的消息后,立马告诉刘璇。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公布,其中提出组建由公安部下辖的国家移民管理局。职能是协调、拟定移民政策;负责外国人停留、居留和永久居留管理;承担移民领域的国际合作等。

刘璇一直都知道这张卡片的存在。但在她的认知中,那是“非常,非常难申请的”。但这次政府机构调整,让她看到一些希望,她毫不犹豫地带着女儿飞回北京。

飞回国内的不只是刘璇,已经移民国外的众多华人,同样被移民管理局的消息吸引了。改革开放后,很多中国人曾想尽办法,通过留学、技术、投资等各种方式,移民国外。现在,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又去到各地出入境管理局,咨询、申办中国“绿卡”,希望能获得在中国的永久居留权。

“有种井喷的感觉”

刘璇是2001年出国的,到现在已经17年。她还记得,刚到加拿大时,大陆移民地位很低,很多香港、台湾地区过去的移民看不起他们。最近几年,情况发生了变化,“近几年,一说中文,好像大家都认为你挺有钱。”

现在,刘璇发现,这些“有钱人”又在返回中国。她有一个朋友,妻子和女儿已经入籍加拿大,他事业在国内,于是一家人长期两地分居。女儿在加拿大上学几年,妻子实在待不下去,拿到身份后,带着女儿又回到中国来上学,现在也在为女儿办中国绿卡。

据刘璇了解,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很多中国人移民国外,主要事业、社会关系都在中国。于是妈妈陪读,爸爸像太空人一样两地飞,“好多陪读妈妈不是特别愿意为了孩子牺牲家庭,或者牺牲自己的事业,入了籍以后,就又回国了。”

“现在,申请最多的就是华人。真正的外国人不多。”某市出入境管理局工作人员李佳欣接受本刊采访时说,之前申请“绿卡”限制很大,能拿到的非常少,新政之后,大大降低了中国“绿卡”的门槛。工资、税收两项达到一定数额,满足居留时限要求等,都可以直接申请。

事实上,早在国家移民管理局成立之前,“绿卡”的政策就在放开。2017年,公安部宣布,在天津、湖北、重庆等自贸区,以及京津冀、广东、四川等省市,推出入境新政,为外籍华人在华居留和永久居留提供更大便利,吸引外国留学生来华创新创业,为长期在华工作人员提供居留便利,为外籍人才提供入境便利等。


据李佳欣介绍,通常,外国人获得中国“绿卡”的方式一般有五类——投资、任职、特殊人才,以及亲属团聚和投靠。此前,利用亲属团聚申请者最多,现在,以拥有博士学位的学者、行业专家、获得政府相关部门推荐的高精尖人才为主,人数与过去相比,“有种井喷的感觉”。

对此,上海费戈曼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合伙人夏凌华颇有同感。费戈曼成立于1951年,全球设有40多家办事处,为170多个国家、地区提供移民咨询服务,早在中国“绿卡”制度建立之初,他们就开始提供相关业务咨询和办理。

“申请中国绿卡的人数一直处于递增趋势。”接受本刊采访时,夏凌华介绍,从2016年起,客户的咨询量跟之前相比涨幅高达40%—50%。今年以来,来公司咨询的华人比例明显增加,占绿卡咨询总数的50%。

当下,海外华人华侨总数超过6000万。约六分之一是改革开放后走出中国的新移民。移民的主要目的地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在《新民潮:中国怎样才能留住人才?》一书中,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王辉耀写道,在美华人已经突破400万,其中,近350万加入美国国籍,大部分是高精尖人才。中国一度是世界最大的人才流出国。

随着“人才强国”战略实施,中国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出台了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来华发展的计划。2008年,国家“千人计划”出台。截至2017年底,已分13批引进7018名海外高层次人才。其中,绝大多数为华人。以2011年7月入选南京“千人计划”的海外专家为例,48人全部为华人、华侨。

今年四月以来,李佳欣便受理了多位外籍华人博士的绿卡申请。接受本刊采访前一周,多数申请已成功获批。在她日常接触的外籍人士中,日本、韩国派驻的外籍人才,一般在中国停留四年便会离开。“欧美人可能会觉得中国适合居住,但很少考虑定居”。

也有一些相对年轻的留学生,他们在国外遭遇排挤、限制。相较之下,会觉得国内的资金充裕,创业的条件也好,政策开放。当地新政出台前,李佳欣曾遇到一对高知夫妇。两人都是博士,以亲属投靠方式申请“绿卡”。材料递交了两三年,“绿卡”却一直没批下来。“他们也不灰心,就不停地交申请,递材料。”最后没办法,正巧碰上其他省市出台出入境新政策,两人从李佳欣那里撤销申请,转投到其他省份。

最大的优势

李佳欣偶尔在网络上回答网友出入境相关的提问。在一条外籍华人博士如何申请中国“绿卡”的帖子下,她提及近期成功受理华人博士绿卡申请的案例,引来不少人咨询。

7月份,在英国工作的王皓,也留言询问绿卡的事情。他已经在英国获得博士学位,而且有机会加入英国国籍。但他一直在犹豫、权衡。他长期关注着中国“绿卡”新政动向。在李佳欣的帖子下留言,他特意询问籍博士申请中国“绿卡”能否在海外办理。

意识和傲慢,阻止了她在这方面做出必要的妥协。同样是因为傲慢,她缺乏一种自省精神,在《何以致败》这本书中,她责怪了从奥巴马到科米在内的很多人,却没有勇气对自己深入拷问,坦承自己在“邮件门”等重大事件中的过失。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看天下》2018年21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