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日本足球崛起的秘密

发表时间:2018/7/9   来源:看天下   作者:
[导读] 一到世界杯时间,尤其是有日本队比赛时间,涩谷就会迎来大量的日本民众,有人为了看球,特意请了带薪年假,若比赛时间太晚,远道而来的学生还特意带上睡袋睡在街上,第二天再搭乘新干线回校。

24岁的日本小伙梅津剛早就和友人约好,搭上电车沙手线前往东京涩谷。

东京涩谷,全球最繁忙的十字路口,6月25日凌晨却一改常态。平日绿灯亮起,人潮涌动数千人同时过马路的盛况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上万的民众聚集在一起,他们身穿蓝衣头戴必胜布条,彻夜狂欢。

6月28日,日本东京,球迷上街庆祝日本队世界杯小组出线

那晚,远隔千里的俄罗斯叶卡捷琳堡竞技场上,2018年世界杯小组赛正在进行,日本对塞内加尔。

一到世界杯时间,尤其是有日本队比赛时间,涩谷就会迎来大量的日本民众,有人为了看球,特意请了带薪年假,若比赛时间太晚,远道而来的学生还特意带上睡袋睡在街上,第二天再搭乘新干线回校。

这次日本球队没有让梅津剛失望,面对来自非洲的“黑旋风”,日本两度扳平比分,三天后,尽管0比1负波兰,仍以小组第二的成绩晋级,成为本届世界杯进军十六强的唯一一支亚洲球队。

这已经不是日本足球第一次获得耀眼的成绩了。近三十年,亚洲杯足球赛中,八次参加四次夺冠;连续五次闯入世界杯,三次闯进16强,国际足球联合会上的平均排名为35位。

可谁曾想,三十年前,日本曾特意向中国足球取经,二十年前,日本队还经常打不过中国队。1998年,东亚四强赛国足还曾2比0赢了日本,可之后,但凡国家层面的亚洲大赛,中国几乎逢日不胜。短短几十年,中国与日本的差距也越来越大。

915306名球员

一天傍晚,埼玉足球场外灯光明亮,上百名看上去一年级大小的孩子统一着装,在家长的带领下,跟着教练进行最简单的足球训练。“我特别惊讶,因为这在当时的中国还很少见。”腾讯体育记者赵宇说,直到今天,他都还记得2001年的这个细节。当时,他特意奔赴日本考察日本足球,写成《日本足球考》一书。

2002年,被誉为“日本足球之父”的川渊三郎启动了少儿户外游戏的“JFA少儿企划”,从娃娃抓起,各县纷纷响应,例如山梨县迅速针对6岁以下儿童,投入1亿日元,第一年就让70万幼儿园儿童得到亲近足球的机会。

据《南方周末》报道,目前,日本的幼儿园普遍能为6岁以下儿童提供足球参与和训练,日本足协全额资助幼儿园每年组织1至10次幼儿足球活动,不需要幼儿园掏钱。

而在小学,中学,大学体育课中,足球也是重要一环,高中联盟球赛和大学联盟足球比赛成为许多日本青年青春记忆。

1979年,在东京召開的第24届全国体育学习研究协议会提出“快乐体育”,并很快运用到足球上。“它反映教育理念上的一种解放,体现了一种人性化。”《日本足球史》的作者符金宇说。

对此,梅津剛有更深刻的印象。5岁时,他因父母的关系移居中国大连,体会到中日两国的文化差异。


他接触足球只是因为父母希望他能通过足球强身健体,此外,钢琴、架子鼓、足球、轮滑、游泳、武术都学过,但唯独没有上过语数英补习班。

“可能是两国兴趣培养观念不同,我在中国感受到学习是第一位,除非你走体育特长生的路线,否则一般不会让你去踢足球。”梅津剛说,在日本,有天赋,或者真的热爱足球,“家里面会支持你”。

日本的“快乐体育“理念让足球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融入了日本人的生活。如今,梅津剛回到日本,即使没有成为职业球员,周末有时间,就会约上大叔一起踢球。

从球员数量与搜索数据上看,日本民间对足球的兴趣也在持续上升中。据日本足协统计,1979年,登记在册的足球运动员数量为273887人,2017年球员数量上升到915306人。《经济学人》通过统计发现,2014到2018年间,日本人在谷歌上搜索足球的频率,上升了32%。

“未断乳的婴儿”

日本尽管培养了一大批热爱足球的少年,但世界上的日本球星少之又少。体育评论员马德兴认为,日本即使能够发掘出来有天赋的队员,但也容易练得同质化,他甚至直言,“日本足球运动员,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2017年6月25日,日本横滨,孩子们在进行足球比赛

有着“白巫师“之称的前日本国足主教练菲利普·特鲁西埃也有同感。1998年,他发现尽管日本球员技术高超,尊师守纪,但个性严重缺乏,惟命是从,从不反驳,痛斥日本球员是“未断乳的婴儿”。

特鲁西埃开始一点点改造这支球队,《日本足球的明治维新》一书写道,2000年10月黎巴嫩亚洲杯,他下令关闭内部餐厅,让队员们自主外出就餐,2001年10月远征欧洲热身,提出“向欧洲球队张扬自己,证明你自己”的要求。慢慢地中田英寿染起了金发,户田和幸开始对战术提出抗议,这些变化让他感到惊喜。

杨璞是2002年中国踢入世界杯决赛圈的23人之一,现在是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青少年部主任。他认为,目前中国足球的问题也在于此,过于重视成绩会扼杀天才的创造力,如果十三四岁时扼杀了创造力和个性,十六七岁就很难再有了。“为什么现在中国不出球星,因为集体成绩最重要。不能有个人英雄主义,为了有成绩,必须按照教练的模式 走。”

如今的日本民众对日本国足球员的个性慢慢有了更多的容忍度。早些年,本田圭佑因为太有个性被称为“我行我素的亚洲小贝”,也被一些日本国民抨击。然而在这次日本对塞内加尔的比赛中,染着金发的本田圭佑进球后做了一个敬礼的手势,成为日本热点,现在日本人见面谈到足球,会突然敬礼,默契相视而笑。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看天下》2018年18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