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张家口媳妇台湾选议员:“温柔的力量”

发表时间:2018/5/31   来源:《看天下》   作者:
[导读] 她是台湾首位参加县议员选举的“陆配”(大陆配偶),来自河北张家口,嫁到台湾18年,去年年底投入南投县第一选区县议员选战,并在4月底成功“出线”,正式代表国民党参选。

张珺

来自“北方人的耐力”

3月底,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回了趟老家南投县,为一位女性拉票:“我呼吁大家‘义起相挺,让史雪燕高票当选,进入县议会!”

站在他身边的史雪燕扬起手臂,感谢支持——她每天上街握手、拜票、跑基层,用闽南语和阿公阿妈拉家常,站在台上已经完全不会胆怯。

她是台湾首位参加县议员选举的“陆配”(大陆配偶),来自河北张家口,嫁到台湾18年,去年年底投入南投县第一选区县议员选战,并在4月底成功“出线”,正式代表国民党参选。

岛内媒体称,这位大陆媳妇是2018年“蓝绿”两大政治阵营捉对厮杀之际,“一股温柔的政治力量”。

从“为了生存”到“因为爱情”

回忆初到台湾时,42岁的史雪燕说,都是因为缘分。

1999年,她在北京工作,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做风水命理师的丈夫,“一见钟情”,半年后,2000年3月,嫁到了台湾南投。

据厦门大学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郑启五统计,当年涉台婚姻达到了24820对,比前一年多了近5000例,台湾“内政部”的数据也表明,这一年涉陆婚姻占台结婚总数的13%,比上一年增加了三个百分点。

不过,台湾民众对“陆配”的印象并不太好,有些大陆媳妇至今对这个词颇为抵触。

早在1987年,两岸关系“解冻”,大批国民党退役老兵(即“老荣民”)返乡探亲。这些老兵有的在大陆原有配偶,数十年后返乡,夫妻再见,携手回台;有的老兵在台孤身未娶,此行返乡期盼在家乡找到另一半。

自此“两岸通婚”序幕拉开,据台“退辅会”调查,当时这些老兵的平均年齡70岁,而大陆新娘平均年龄则是44岁,且大多在本地生活拮据。

年龄差与“出身”差使得“陆配”饱受质疑,又因一些婚介机构主动为台湾老兵寻找配偶,牵线做媒,并从中收取高额费用,让当时并不富有的“老荣民”花费不少,无意中将“陆配”推入困境。

真正嫁到台湾,政策对于“陆配”也不利:当时,“陆配”要经历“探亲、居留、定居”3个阶段,直到“定居”才能开始排队在台湾等“身份”。

据如今“中国生产党”名誉主席卢月香回忆,她1992年从大陆到台北,此前“盲婚哑嫁”,只和丈夫通过电话。

来台后,她没有完整的继承权、结社权,未获“身份”也不能参加任何协会、组织,违反社会治安条例即可能被驱逐……而在家里,婆婆常常盯着她,怕她拐跑了家里的钱财回大陆;在外,碍于“陆配”身份,她只能打杂,无法正式工作实现自我价值。“上街被叫‘大陆妹,到市场买菜被鄙视,到诊所看病,医生见我是大陆人,随便看看就把我打发走了。”卢月香说,“前3年,我几乎每晚都在流泪。”

与卢月香不同,史雪燕是在本世纪初嫁到台湾,伴随着大陆改革开放和台商扩大赴陆投资的脚步,没有什么“历史包袱”,台当局也在2000年调整大陆配偶制度,变为“探亲、团聚、居留、定居”4个阶段,“陆配”在团聚期间就可以加入全民健保。


当时,媒体称,婚姻的“功利化”色彩大大降低,诉求也由“为了生存”向着“因为爱情”转变。

不是手心向上只会索取

史雪燕为了爱情来到台湾,说自己嫁夫随夫,随着五代素食的婆家吃素吃了18年。前几年,她的主要任务是照顾公婆、照顾小孩,而且一直属于等待中的“黑户”。

在拿身份一事上,“陆配”在台湾仍像“次等”,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教授廖元豪解释,一开始“陆配”取得身份最低年限需要8年,前6年没有工作权,而相比之下,“外配”只需4年,工作权没有限制。

在台湾,“外配”和“陆配”同属“新住民”,若是没有“身份证”犹如深入泥淖动弹不得——不能申请手机号、银行无法开户,不能申办信用卡、不得租借书籍或车辆、不能买保险、买房无法贷款、外出不能领“护照”、开店创业无法办理营业登记,而且,与配偶离婚无法取得子女监护权,若离婚则被迫离境无法留在台湾照顾子女,配偶死亡若无子女也得离境……

直到2008年,廖元豪所在的“移民移住联盟”提出“两岸条例”修正案,几番讨价还价后,“陆配”取得台湾身份证的最低年限由8年缩减为6年,继承权也受到较高保障。

来台7年多后,史雪燕终于拿到了身份,但已去职多年的她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直到两个孩子长大,丈夫劝她参加社团,为同为“陆配”的姐妹服务。

“我所在的地方算台湾偏乡,住家周边差不多有28个陆配姐妹,我们常常会一起聊天、聚餐。”史雪燕说,当时姐妹说不如自己组一个联谊会,娘家不在身边,联谊会可以成为“陆配”的“娘家”,遇到什么困难可以互相帮忙。

可是直到她们真正出来组织联谊会,才发现整个南投县有那么多新住民,当遭遇家暴问题、工作问题时,“娘家”的力量却显得太过单薄。

正是因此,2014年,史雪燕组织了南投县第一个新住民协会——台湾外籍配偶福利发展协会,2015年正式向“内政部”立案,每年协助上百个个案,为新住民争取权益。

史雪燕也有意扩大服务,不仅想聚集新住民,也想帮助住家周围的老人和其他弱势群体,她想改变台湾人对“陆配”的刻板印象,“我们不是手心向上只会索取”。有人劝她竞选民意代表,但根据“两岸条例”规定,“陆配”取得台湾身份后,仍有十年不得担任任何公务人员。

廖元豪曾为一个通过公务员考试却遭工作单位拒绝的“陆配”打“释宪”官司,最后,大法官作出618号解释——基于原设籍大陆地区人民,“设籍”台湾地区未满十年者,对自由民主宪政体制认识与其他台湾地区人民容有差异,故对其担任公务人员之资格与其他台湾地区人民予以区别对待,亦属合理。

十年过去,去年7月,史雪燕终于有了服务民众的权利,她新买了一台车,改装成宣传用车,车上一半的地方都贴着她的照片,对此,“立委”林丽婵称其“很有冲劲”。

“北方人的耐力”

如今的史雪燕言语之间已经有了一股台湾腔。

每天7点起,她就站在南投乡第一选区人潮最多的路口,向每个路过的行人,鞠躬问安。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看天下》2018年13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