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知识》俄罗斯的未来:孤立之路还是特色之路?

发表时间:2018/5/30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
[导读] 2018年4月9日,俄罗斯著名国际政治期刊《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网站刊发了俄罗斯总统助理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的文章《混血者的孤独(14+)》。此文一经刊载,立即引起俄罗斯国内外主要媒体及学术界的广泛关注。笔者认为,至少有三个因素使得这篇文章获得如此的关注:作者本人的身份、文章的内容、文章发表的背景。

2018年4月9日,俄罗斯著名国际政治期刊《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网站刊发了俄罗斯总统助理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的文章《混血者的孤独(14+)》。此文一经刊载,立即引起俄罗斯国内外主要媒体及学术界的广泛关注。笔者认为,至少有三个因素使得这篇文章获得如此的关注:作者本人的身份、文章的内容、文章发表的背景。

其人:普京的“首席政治谋士”

该文的作者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现任俄罗斯总统助理,曾任俄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副总理。苏尔科夫是俄罗斯著名政治家,曾在总统办公厅任职12年,先后效力于叶利钦、普京、梅德韦杰夫三位总统。俄罗斯媒体与学术界赋予了他很多称号——“克里姆林宫的灰衣主教”“俄罗斯政坛的魔术师”“普京理论体系的缔造者”及普京总统的“首席政治谋士”等。

确实,苏尔科夫是当代俄罗斯政治架构和政治思想的主设计师。他是“统一俄罗斯党”的缔造者之一,在他的推动之下,“统一俄罗斯党”从无到有,并逐步成为俄罗斯当今第一大党,为普京总统的顺利执政提供了政党保障。苏尔科夫还首创性提出了“主权民主”的概念,并使其成为“普京模式”的核心理念。

这样一位在俄罗斯政坛具有相当重要意义的人物写出的文章,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议,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其文:“我们将迎来百年的地缘政治孤独”

在《混血者的孤独(14+)》一文中,苏尔科夫指出,俄罗斯曾经有四个世纪向西行,也有四个世纪朝东走。无论是西方亦或东方,都没有在俄罗斯的土壤上生根。因而,俄罗斯将准备迎接一个地缘政治孤独的时代。

文章伊始,苏尔科夫就把2014年作为一个重要的时间点,认为在那一年发生的很多重要事件将会被历史铭记。其中最核心的事件是,“俄罗斯结束了史诗般的西行之路。我们停止了意在成为西方文明的一部分、与欧洲人民‘良好家庭攀亲的多次且无果的尝试”。这也就意味着,“自2014年起,(俄罗斯)将步入一个新的、长短未卜的‘2014+时代,我们将迎来百年(200年?300年?)的地缘政治孤独”。

紧接着,他回顾了俄罗斯历次西方化的历程,指出,为了“挤进西方”,俄罗斯做了很多。然而,在俄罗斯的欧洲人很快就融入当地生活,而“俄罗斯人却根本没有被欧洲化……伟大的胜利、伟大的牺牲为俄罗斯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西方土地,而非朋友”。尤其是在上世纪末,为了能够再次被西方接纳,大幅缩减了国土面积、人口数量、工业与军事实力。即便这样,“如此卑微、如此屈辱的俄罗斯依然没能进入西方”。苏尔科夫认为,所有想成为欧洲人、欧洲国家的尝试之所以不成功,是因为,“尽管表面上,俄罗斯与欧洲的文化模式相似,但它们柔软的内核却并不相似,内在的脉络也不尽相同。因此,它们无法成为统一的体系”。

苏尔科夫还进一步指出,停止西行之路并不意味着俄罗斯就需转向东方。因为,歷史上,俄罗斯已经有过向东转的经历。但是,向东转带给俄罗斯的是“混乱”,是“朝代的更迭”,更是“文明的危机”。

在结束了历史梳理之后,苏尔科夫对俄罗斯的西行与东转进行了总结,“俄罗斯曾经有四个世纪向东行,四个世纪朝西走,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没有生根。两条道路都已经走过。如今,需要探索第三条道路、第三种文明、第三个世界、第三个罗马”。


与此同时,他还强调,俄罗斯很难成为“第三种文明”,“我们更像是复合与双重的文明,既包含东方,也包含西方。兼具亚洲的和欧洲的成分,但既非完全的亚洲,也不是完全的欧洲文明”。作者进一步指出,俄罗斯的文化及地缘政治属性使得俄罗斯有着迷失般的认同感,这种认同感类似于出生于异族联姻家庭的人所带有的迷茫的个体认同感——“所有人都与他有亲缘关系,但都不是他的亲人”。“他者”的感觉在俄罗斯无处不在。

由此,引发出作者的一个重要结论——“俄罗斯是一个东西方的混血国。她具备国家制度的双重性,民族精神东西杂糅,领土地跨亚欧,曾是两极世界中的一极。如同所有混血儿一样,她拥有非凡的魅力、极具才华、美丽而孤独”。并且,俄罗斯将会面临着哪种孤独,取决于俄罗斯自身。“孤独并不意味着完全孤立,不受限制的开放同样也不可能”。

发表背景:俄与西方关系再次陷入僵化

在这篇《混血者的孤独(14+)》中,苏尔科夫流露出俄罗斯社会精英对未来发展之路的思考,既有对不能融入西方的失望,也有对走何方道路的彷徨。文章发表之际,正值俄罗斯与英国因“间谍中毒风波”交恶、美国等西方国家相继驱逐俄外交官,俄与西方关系再次陷入僵化的时刻。文中对于俄罗斯努力融入西方的历史进行了考察与批判,恰恰反映了这一特定时期俄罗斯社会对于西方的共同认知——遏制俄罗斯显然仍是西方对俄的首要战略选项,俄融入西方文明的尝试再次成为徒劳。

“间谍中毒风波”爆发后,俄罗斯政界普遍强烈批判英国及其盟友对此事件的处理态度。很多著名政治家认为,“间谍中毒风波”及其后续事件是对俄罗斯的挑衅,是西方“妖魔化俄罗斯”进程的持续。

在俄罗斯精英的眼中,遏制俄罗斯是此轮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紧张的深层根源。首先,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其国内的执政受到重重阻力,想要借助一个外部事件来转移国民的注意力,从而降低自身的压力。其次,西方国家对国际事务的分歧以及内部关系的分化也是“间谍中毒风波”被炒热的原因之一。当西方的团结遭遇困难时,急需一个外部“敌人”来强化西方集团的内部团结,俄罗斯则“被不幸选中”。在这种前提下,西方的团结远重要于事实的真相,而对俄罗斯的指责与制裁不是结果,而是西方一贯的对外政策目标。第三,遏制俄罗斯是西方在苏联解体后一直奉行的准则。俄外长拉夫罗夫也指出,“间谍中毒风波”是西方害怕难以控制俄罗斯的担忧情绪的一次集中爆发。西方想削弱俄罗斯,不愿看到俄实力与国际影响力的上升,就会利用各种莫须有的理由指责俄罗斯,挤压俄罗斯的国际生存空间。

看来,俄罗斯的社会精英可能比历史上其他时期,都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西方对俄罗斯的态度以及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发展轨迹。

俄罗斯将走向何方

那么,对融入西方的历史反思以及对西方的强烈批判,是否就意味着俄罗斯将与西方展开长时间的强烈对抗呢?可能并非如此。尤记得数年前,当美欧国家正对俄罗斯进行制裁时,俄总统普京曾强调:“我们不想与任何人对抗,这对我们、我们的伙伴和国际社会来说都没有必要。与个别视俄罗斯为敌的外国同仁不同,我们不寻找、也从未找到任何敌人。” 不论是俄罗斯的精英阶层,还是普通民众,他们都认为,俄至少应在俄欧关系上做出突破。也许,当前俄罗斯国内与西方相怼的言论更像是在不受到西方接纳情况下的一种反弹,实质上恰恰反映出俄对西方的特殊情结。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世界知识》2018年10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