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中国企业家激荡四十年

发表时间:2018/2/7   来源:《商界》   作者:
[导读] 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中,“企业家精神”得到肯定,中国企业家对中国经济建设的作用和地位得到高度评价。
几个月前,因为一份文件的发布,柳传志与马云在微信上碰了一个头。 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中,“企业家精神”得到肯定,中国企业家对中国经济建设的作用和地位得到高度评价。 对1960年代出生的马云,1940年代出生的柳传志用“喜出望外”形容自己读完《意见》后的心情,而老人家心中对未来的祝福,献给了1970年代出生的儿子柳林(投资人)、女儿柳青(滴滴出行总裁),以及1980年代出生的侄女柳甄(今日头条副总裁)。 2018年12月,中国将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这份《意见》的出台显然具有重大的意义。今天,全世界也只有在中国,发生着规模超百万亿元级别的创业创富运动,而参与其中的主角正是新兴冒起的中国企业家群体。 40年来,中国商业社会波澜壮阔的时间洪流不断冲刷着企业家精神的内核,而由不同时代出生的弄潮儿镌刻的企业家精神,也在定义着时代的成色。 在这样的历史时刻,我们不由发出感慨,中国企业家作为一个群体,将会如何传承过去,又将如何激荡未来。 冒险家的变迁 在英文里,企业家的词根empresa,带有“冒险去获取”的含义。企业家,本质上就是商业社会里的哥伦布,通过创业、企业管理、资本运作获取财富的冒险家。 然而,我们发现,冒险对不同时代的企业家而言,其实拥有不同的具体意义。 2016年10月,牟其中出狱。作为“罐头换飞机”的创造者,牟其中是中国最早享受进口替代战略的企业家。然而,他在2000年因“信用证诈骗罪”入狱。 牟其中的经历,很大程度上折射了改革开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企业家最突出的困境:融资风险。 尤其是民营企业家,他们很难打破现实中的各种壁垒,往往采取有别于传统银行融资的民间集资。“首富”与“首骗”之间的差异,有时只在于一个“拿到钱做成了项目”,一个“拿不到钱做垮了项目”。而为了获取融资,黄光裕、刘英等企业家选择了打擦边球,结果遭遇牢狱之灾。 就在牟其中出狱的时间节点,融资问题虽然仍然存在,但已经不是冒险项目里的主角。 2016年,中国风投基金募资规模已经以万亿元单位计数,管理的资金总量居于世界第一,仅广州一个“次级中心”就超过7 000亿元。 正是在风险投资的哺育下,中国的创业者得到史无前例的“热钱淋浴”。

2009年,仰融重出江湖宣布造车,但其精心设计的融资计划非常不顺利,一年后便销声匿迹;而在2014年,当李斌宣布要造智能电动汽车时,他的背后站着腾讯、百度、京东等众多财团,总融资金额超过10亿美元。 但是,在独角兽企业频出的今天,一系列融资后风险却开始粉墨登场。 其一,是烧钱。 2017年12月,贾跃亭登上官方认证的“老赖名单”。现在,在百度搜索中输入“贾跃亭”,头条显示的就是“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贾跃亭与乐视网的过去几年,恰恰证明“钱的来源”不是问题:一是风险投资,二是股权质押,三是体外资产并入上市公司,四是无形资产摊销和研发支出资产化……但是,融资渠道拓宽后,企业滞后了盈利目标,忽视了资本回报周期,甚至“先设法搞到融资再设计盈利模式”,制造了一个个“泡沫企业”。 其二,是互联网原罪。 过去,我们常说“企业家原罪”。但是在互联网+的时代里,组织边界成几何倍数增加,原罪的外延被放大了,更多的时候表现为互联网原罪。 在快播案中,王欣不是淫秽色情内容的提供者,却因为“纵容用户”踏进深渊。在近来爆发的360摄像头事件中,周鸿祎自然有委屈,但其产品确实充当了侵犯隐私的工具。美团高管侮辱东北人与河南人的言论外泄后,美团便遭遇了公众对其整个公司价值观的质疑。 某种程度而言,“互联网”已经是最危险的行业。互联网小贷、直播平台、外卖平台、C2C平台等互联网领域,都因其业务道德边界问题遭到质疑。即便BAT,也需要建立强大的法务与公关部门,应对外界声讨,避免诸如《王者荣耀》背锅“小学生自杀”等事件。 其三,是资本意志。 融资带来资本,资本却可以反噬企业。过去,我们常说一家企业垮掉了;如今我们常说一位企业家失去了他的企业。 俏江南、雷士照明、汽车之家等公司,创始人因自身或外部问题,都失去了对企业的控制权。而在滴滴与快的合并、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优酷与土豆的合并中,资本力量都已凌驾创始团队,充当决定者的地位。而在2017年,王石因其对资本的不当言论宣布隐退,万科进入郁亮时代。 事实上,上述所有融资后风险,都在强调一个“法人”风险。 冯仑曾有感而发,《公司法》没出来前,那都是江湖,大家全是个体户,想怎么来怎么来;法律法规出台并完善后,江湖才变成公司,大哥才变成董事长,所有事情都必须按规则、规律办。 因此,在以后的商业世界里,可能根本没有灰色地带,只有黑与白,企业家行走在狭窄的可行域里。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商界》2018年01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