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周刊》知识电商何时才能破万亿?

发表时间:2018/1/11   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
[导读] “我觉得,有关‘知识付费’的投资,在2015年到2016年底,逐渐达到了一个顶峰。现在,似乎正在进入盘整阶段,热度在回落。但是从公司的角度来看,目前还是不断地有新进入的玩家。那这个行业还有机会吗,会是大平台一统江湖还是垂直领域的玩家也能有生存空间呢?”在电话里,36氪网的资深分析师刘姝一如此向《新民周刊》记者表述。

记者|姜浩峰
 
“我觉得,有关‘知识付费’的投资,在2015年到2016年底,逐渐达到了一个顶峰。现在,似乎正在进入盘整阶段,热度在回落。但是从公司的角度来看,目前还是不断地有新进入的玩家。那这个行业还有机会吗,会是大平台一统江湖还是垂直领域的玩家也能有生存空间呢?”在电话里,36氪网的资深分析师刘姝一如此向《新民周刊》记者表述。

在2017年7月14日,由刘姝一、宋昱恒调查、写作,“36氪研究院”发布的《为知识埋单,用才华变现——知识付费研究报告》(以下称《知识付费研究报告》)出炉,一时热传。

作为专注于中国一级市场创投行业研究的机构,36氪与钛媒体、虎嗅、互联网分析沙龙等网站,如今已被业界定义为TMT领域的新锐科技媒体。所谓TMT,亦即电信、媒体和科技(Telecommunication,Media,Technology)三个英文单词的首字母相连。这几家风生水起的TMT领域新锐媒体,本身洞悉互联网领域——或一梢一末略有痕迹,或如一只蝴蝶翻动的翅膀,往往在大风起兮之前被此类网站注意到。

当刘姝一称“知识付费”模式在吸引大资金投入上已告一段落时,尽管她还没有拿出具体详实的数据,但通过已掌握的一些情况,刘姝一认为,现有的“知识付费”模式比较难以长期盈利,这也就意味着很难持续获得大量投资——包括风投。

但回顾过去两年的“知识付费”投资高潮,可以预见,未来会有替代“知识付费”的模式,或者说“知识付费”的升级版可能会到来,而那,也许会是专业投资“玩家”的下一个目标。今后产业规模有望突破万亿的“知识电商”模式,呼之欲出。

风投万里卷潮来

“123知识狂欢节”,2017年11月中旬以来,走入上海地铁的各大车站,会发现人到中年的前央视主持人马东摆开的造型。这则广告,让人们对喜马拉雅FM有了这么一个印象——难不成会像淘宝制造双11一样,真的人工造就一个节日出来?

整整一年前,2016年12月3日,喜马拉雅FM发起“123知识狂欢节”活动,隆重鼓吹内容消费。由此,“知识付费”概念一时大热。

在刘姝一、宋昱恒所著《知识付费研究报告》中,对“知识付费”曾做如此评价——知识付费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其本质其实是将知识变成产品或服务,通过售卖这些知识和服务以实现商业价值。因此,传统的教育、出版、媒体等行业其实都可以被纳入广义的‘知识付费’范畴,只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载体与呈现形式的变化让通常意义的“知识付费”和广义的“知识付费”有了较为明显的边界。

互联网上的“内容付费”也好,“知识付费”也罢,本质上无非是原有的教育、出版、传媒三大产业边界松动之后的产物。11月16日于上海世博中心举办的“2017腾讯媒体+峰会”上,腾讯公司副总裁陈菊红则称:“用户、内容、技术、商业,这四个领域是构成媒体新星球的核心要素。”

刘姝一向《新民周刊》表示,《知识付费研究报告》的“知识付费”主要所指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利用信息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信息差,将信息包装成产品或者服务,并将其通过互联网售卖的行为”。

在刘姝一看来,2015年到2016年是“知识付费”投资逐渐走向高潮的时段。2016年,得到、喜马拉雅、知乎Live、分答等知识付费产品纷纷上线。2016年12月,喜马拉雅举办的“123知识狂欢节”,当天销售额突破5000万元。


这一数字追平2009年首届“双十一购物狂欢节”的最终销售额。

时隔八年的两组数据两相对照,确实可以看出——中国的网民们对美好生活需要的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精神文化生活的要求也在提高——网民们更乐意为知识、为内容买单了。

2009年,移动互联网刚刚起步。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数据——2009年,中国网民数量为3.84亿,其中大部分网民是在PC端(个人电脑)上网。而2016年,中国网民数量是7.31亿;2017年,这一数字增长为7.51亿!换言之,全国一大半人口已经触网矣!

如果算上那些需要抚养的低幼小孩和需要赡养的高龄老者——他们虽不触网,但一些消费,特别是婴幼儿的消费,由在职人口代劳,则中国需要互联网进行消费的人数,可能已达10亿人的规模!按照陈菊红的话说,则是“低幼和白发用户进入媒体生态,全年龄段用户的非移动场景均被手机占领”。

回看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3821元,比上年增长8.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3%。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2010年相比实际增长62.6%。特别是——2016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3616元。

至于消费水平——2015年比2014年上升8.9%。“不断提高的居民收入和消费水平,意味着消费者拥有为知识投入更多金钱的能力,以及在知识付费领域实现更大支出。”刘姝一说道。

吸引投资者的不仅仅是居民鼓起来的钱袋子,或者是支付宝等App里更大的代表金钱的数字,还有拥有强烈学习意愿,希望为知识埋单的人。

“互联网时代也是信息爆炸的时代,随着越来越多的信息被采集,被发布,被传播,消费者面对的信息数量呈几何级增长。但是,面对海量信息,人类的思维模式还远未达到能够接受自如的程度,由此造成一系列紧张感和自我强迫,被称为‘知识焦虑症’。同时,工作压力大、竞争激烈、对未来的不确定,都会加强这种焦虑感。而此种焦虑感,往往带给人强烈的学习意愿。”《知识付费研究报告》中如此写道。

来自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视频已经有近20%的收入来自付费用户,这一数字预计到2019年将达到四成,与广告收入持平。

而版权环境,在2015年左右开始大大好转。原本,在互联网的两端,你不知道坐在那一头和你聊天的是不是一只狗,网文复制黏贴满天抄满天飞。如今,譬如在微信公众平台,若想转发一条原创稿,没有原平台授权就根本发不出来。

十多年前,一个标准的网民,需要上网时,将会正经八百地坐在电脑前,而如今,陈菊红说:“用户在消费资讯时,节省时间和打发时间的需求都比较强烈。”

刘姝一告诉记者:“随着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大量碎片化的时间需要被有效利用以获取优质信息。移动互联网的出现与智能手机的普及,让消费者的碎片化时间有机会充分利用。而轻量级的知识能够有针对性的解决用户的单点需求。”

有产品,有消费,又有一定的知识产权保护,比之传统的教育、出版行业来说,这门生意利润高周期短,当然可以做。于是乎,投资风起云涌。

2016年6月,喜马拉雅的知识付费栏目上线,不到一年,就实现了C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到6000万元。2016年5月上线的知乎讲座直播,则已完成D轮融资,融资额更是高达1亿美元!风投万里卷潮来,2017年8月,疯牛直播平台宣布,将掏出10亿元扶持财经原创内容创作者。投资方号称“在当前的知识付费蓝海中,开启属于财经直播平台新的商业模式。”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新民周刊》2018年02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