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朝鲜的这个核前辈, 为何最终放弃核武?

发表时间:2017/10/11   来源:《看天下》   作者:
[导读] 通常认为印度是出于谋求大国地位而发展核武,它的“死对头”巴基斯坦则无疑有着抵御印度,维护国家安全的考虑。南非早在上世纪40年代就开始开发铀矿,并向美国提供。到了60年代中后期,南非感受到了来自国际社会的威胁和孤立并开始发展核武。南非声称这种威胁来自“共产主义在南非邻国的扩张”,但学者更愿意把南非外在威胁的加剧视作其国内臭名昭著的种族隔离的结果。

张惠兰++袁烨

2003年夏,海湾水域某个港口内,一艘德国货轮按原计划启航了。

乍看之下,它与普通货轮并无分别。然而,其船舱里装载了大量上膛的轻重武器,船员均无身份证明。在一处隐蔽货舱的隔层处,大量可用于研制核武的離心机部件,分装于五个集装箱内。

货轮的目的地是利比亚。尽管这个北非国家1968年就加入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但其领导人卡扎菲却一直想要让利比亚成为核武器拥有国。

“狂人”的内心戏

“中东的疯狗!”美国前总统里根曾如此形容这位饱受争议的利比亚领导人。

1942年,卡扎菲出生在利比亚苏尔特沙漠的一个羊皮帐篷里,父母都是目不识丁的贝都因牧民。卡扎菲是家中唯一的男孩。

1969年,27岁的卡扎菲在美国中情局的支援下,领导“自由军官组织”发动政变,推翻了伊德里斯一世的立宪君主政权,成为国家的实际掌权者,并由此开始了长达40年的独裁。

上台伊始,卡扎菲在外交上反美反西方,内政上积极推进国有化,还野心勃勃地启动了核武计划。

美国学者斯科特·萨甘认为,国家发展核能力乃至核武器的动机有三类:一为国家安全,旨在应对外部威胁特别是核威胁;二是国内政治,为的是巩固政权在国内的统治和利益;三是影响力,发展核武被视为国家现代性和国际地位的象征。

通常认为印度是出于谋求大国地位而发展核武,它的“死对头”巴基斯坦则无疑有着抵御印度,维护国家安全的考虑。南非早在上世纪40年代就开始开发铀矿,并向美国提供。到了60年代中后期,南非感受到了来自国际社会的威胁和孤立并开始发展核武。南非声称这种威胁来自“共产主义在南非邻国的扩张”,但学者更愿意把南非外在威胁的加剧视作其国内臭名昭著的种族隔离的结果。

作为一名“政治狂人”,这三类动机似乎都可以在卡扎菲身上得到印证。

1981年,美国《洛杉矶时报》披露了一份中情局对卡扎菲心理状况的研究报告,称其“性格极其忧郁,有严重的自卑情结”。与此同时,他又极度自恋,称利比亚“是我的国家,我创立了这个国家,我也可以将其毁灭”。这种矛盾心理驱使着卡扎菲带领利比亚走上了发展核武、追求大国地位的道路。

因为实行“铁腕统治”,卡扎菲政权危机不断,其本人不断遭遇暗杀。安徽财经大学法学院国际政治系副教授岳汉景分析,“如果利比亚成为阿拉伯世界第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帮助卡扎菲缓解其内部持续存在的军事政变压力,从而达到延续政权的目的。”

安全保障是利比亚发展核武另一个“非常重要的考虑”,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非洲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春接受本刊采访时说。彼时,利比亚的“对头”以色列已悄然成为中东地区首个掌握核武技术的国家,而由于卡扎菲激进的统治方式和对恐怖主义的支持,利比亚缺少“稳定而可靠的盟友”。

并不完美的约束

想要拥有核武器并不容易,卡扎菲遇到的第一道障碍就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

自美国在日本广岛、长崎使用核武器后,各国纷纷开始建立核武器储备,和平利用核能成为国际讨论热点。就在卡扎菲发动政变的前一年,1968年7月1日,英国、美国、苏联等59个国家分别在伦敦、华盛顿和莫斯科缔结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该条约共11条,主要内容是有核国家不得向任何无核国家直接或间接转让核武器或核爆炸装置,不帮助无核国家制造核武器;无核国保证不研制、不接受和不谋求获取核武器;停止核军备竞赛,推动核裁军;把和平核设施置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国际保障之下,并在和平使用核能方面提供技术合作。

利比亚是第一批签署NPT的国家。1975年,利比亚正式批准了NPT,并在1980年同国际原子能机构签署了安全保障协议。

但NPT只对签署国有效,对未签署国,如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等国家并没有强制约束力。上世纪70年代,在美国停止了对其核燃料供应后,南非转而在1979年开始在以色列帮助下正式向有核国加速迈进。截至1989年,南非共制造出6.5枚核弹。

也是在这一时期,利比亚从邻国尼日尔进口了1200吨浓缩铀矿石,却未按规定向IAEA报告。尼日尔的丰富铀矿当时处在法国的控制之下,而法国直到1992年才加入NPT。

1982年,利比亚与一家比利时公司接触,欲购买工厂生产四氟化铀。两年后,迫于美国方面的压力,该公司拒绝了与利比亚的合同。但在1985年,利比亚向一个“拥核国家”出口了几千克高浓缩铀,以换取大批铀化合物。

想要拥有核武力量的国家或地区向非法有核国家寻求帮助的案例并不鲜见。创办于1989年的美国蒙特雷国际问题研究院的防核扩散研究中心(CNS)是当前致力于控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最大的非政府机构。该中心在其所属刊物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提到,中东和亚洲等发展中国家在1987年到2009年期间购买的1200枚弹道导弹中,有510枚是朝鲜制造出口的。《纽约时报》在2004年5月曾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发现了利比亚从朝鲜获得铀的确凿证据”,但朝鲜很快否认了这一指控。

据美国核威胁倡议组织(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发布的报告,有资料显示,上世纪七十年代,利比亚曾用铀矿石换取巴基斯坦的核援助,利比亚还曾于1978年尝试从印度购买核武器。

利比亚还曾求助“外国专家”。上世纪80年代,一位“外国专家”在利比亚的Tajoura核研究中心开始研究和设计方案,为的是生产用于铀浓缩的气体离心机。据传这位“外国专家”是德国公司的前雇员,但未有确切证据能够证明。尽管据利比亚事后报告,“外国专家”1992年结束工作时,利比亚还未能成功造出一台可操作的离心机,但它无疑助推了利比亚日后的离心机开发和设计。此外,在这座位于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郊外的核研究中心,利比亚未向IAEA申报,就进行了铀转换实验。endprint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既规定了条约签字国须履行不向无核国家扩散核武器的义务,也确立了所有各方有和平发展核能源的“不可剥夺的权利”。一些无核国家往往以发展民用核技术为名“暗度陈仓”。1979年,通过与苏联在IAEA监管之下的“和平”合作,利比亚完成了10兆瓦的反应堆,并趁机发展了钚生产技术。

某些出于“和平建设”目的进行的国与国之间的核技术合作,也容易演化成为事实上的核扩散。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根据美国与南非签订的核合作协议,南非向美国派遣了不少核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到英美接受训练。然而,就是这一批科学家,日后却成了南非进行核武器研发的中坚力量。

拥核国出于自身利益对盟友与非盟友采取“双重标准”,也降低了外界对核不扩散机制的信任。2008年,美国批准向印度开放民用核技术条约。去年6月,美国又公开表示支持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而印度至今未加入NPT,这意味着非法拥核国印度将有可能与其他成员国共同管理核物质的出口。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看天下》2017年26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