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周刊》0元中标背后的政务云之争ds

发表时间:2017/8/8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
[导读] “尽管中国电信和腾讯以0.01元和0元中了标,但我不认为他们赔本了。”一位云服务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从今年3月起,在政务云领域共发生了4笔超低价中标事件,主角分别为中国电信和腾讯。不久前在消费级互联网市场上“饿死对手,抢占地盘”的剧情再次上演。

“尽管中国电信和腾讯以0.01元和0元中了标,但我不认为他们赔本了。”一位云服务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从今年3月起,在政务云领域共发生了4笔超低价中标事件,主角分别为中国电信和腾讯。不久前在消费级互联网市场上“饿死对手,抢占地盘”的剧情再次上演。

6月16日,连云港(601008,股吧)市大数据中心一期工程(市政务数据云计算平台)建设服务项目被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分公司以0元中标;6月7日,中国海南政府采购网发布中标公告,中国电信集团系统集成有限责任公司以0.01元中标海南政务云(预算为205万元);3月31日,由中国电信集团辽宁省辽阳市电信分公司、中国电信系统集成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以0.01元的价格中标辽阳市信息中心公共信息资源共享平台硬件建设项目(该项目预算金额超过892万元);3月18日,腾讯以0.01元中标厦门市政务外网云服务项目(该项目预算为495万元)。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云服务领域内,以个人云为主的“上半场”比赛已经结束,云服务的“下半场”比赛主要战场在政企云,这也是如此密集地出现政务云领域内以0.01元甚至0元中标的原因。

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既然企业敢以超低价竞标,就代表他们在这个项目中提供的并不是核心的服务内容,成本也并不高。”此外,不少业内人士均对企业以明显低于成本价的价格进行投标的行为是否触犯相关法律提出质疑。

中标政务云成本不高,同质化严重

“所谓政务云,广义上是指一切与政府部门有关的云服务,狭义上是指电子政务云。电子政务云的所有者一般为各地方政府的经信办或电子信息办公室,云资源向下属各个委、办、局开放。”360集团云安全事业部总经理刘浩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说。2017年,在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发布的《中央国家机关2017—2018年政府集中采购目录实施方案》中,“云计算服务”正式被列入采购范围,与此同时,各地方政府也在积极推动政务的电子信息化进程。


政务云的直接作用有两个,从上端看,可以打通各部门之间的政务数据壁垒,决策层可拥有更多以信息化为实现方式的政务数据,更科学地进行宏观调控;从下游看,各路数据在后台打通后,市民寻求各项政务服务不必再在每个部门和窗口间来回跑腿,提高了办事效率。

不过,针对超低价中标的数个政务云项目,市场上有不同看法。“我认为腾讯中标的那个项目,其实就是公有云,或者是公有云的一个变种。”刘浩介绍,公有云通常是云服务企业先行投资,将机房、带宽等资源先行投入,再吸引用户前来使用,与私有云更多的是在运营方式上不同。“腾讯在厦门这个项目中比较讨巧,政府已将机房资源提供好了,这部分成本腾讯直接省掉,其实是成本更低的一种公有云。”

曾参与过湖北省“楚天云”项目开发的翱旗创业科技有限公司市场中心总经理张雪峰认为,以超低价竞标的企业无非出于两种考虑,“第一是目前政务云产品的同质化十分严重,要先将地盘占住,低价竞标便是其策略之一;另一个原因是目前政府部门公开招标的项目服务难度都不大,核心的技术并未被应用,整体成本不高。”

0元中标背后的政务云之争

“抢地盘”抢的是什么

在消费级互联网市场颇为常见的“饿死对手,争夺地盘”策略,在政务云市场能否取得成功?浪潮集团CEO孙丕恕对此持保留态度,他认为能否获得数据才是关键,“不是成了人家的保姆就没事儿了,能不能卡住身位还要看数据。To C(针对消费者市场)领域里数据是你的,但To B(企业级服务)领域里你还是保姆,数据是政府的。”不过,根据刘浩的观察,一些承包商在建设云服务时并未将云安全和云服务分开,“一旦整体打包做,很难不发生数据泄露事件,况且云技术本身是会对偷取数据提供些许便利的。”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29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