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博览·文史》民国留学生为何争先回国

发表时间:2017/7/17   来源:《文史博览·文史》   作者:
[导读] 据史料记载,民国短暂的38年政治统治,先后有近10万名青年学子留学海外。跟现在大多留学生留在国外发展不同的是,那时的留学生放弃了国外优裕的物质条件和理想的工作环境,纷纷回国。据1937年的清华留美同学录,在所载1152人中,学成回国者1131人,回国率高达98%以上。笔者曾查阅民国时期有关留学的报道文章数百篇,内中无一篇谈及留学不归的问题。

雷辉志

据史料记载,民国短暂的38年政治统治,先后有近10万名青年学子留学海外。跟现在大多留学生留在国外发展不同的是,那时的留学生放弃了国外优裕的物质条件和理想的工作环境,纷纷回国。据1937年的清华留美同学录,在所载1152人中,学成回国者1131人,回国率高达98%以上。笔者曾查阅民国时期有关留学的报道文章数百篇,内中无一篇谈及留学不归的问题。这至少说明那时留学不归尚未成“问题”而引起社会关注。民国时期留学生回国率如此之高,难道是这些莘莘学子均具有强烈的使命感和国家意识?

留而优则仕

在科举之世,学而优则仕是中国传统士子的事业模式。晚清废科举后,出洋留学转而成为知识分子新的仕途捷径。1905年,清政府一面下诏废科举,一面下诏举办回国留学生考试。考试合格者分别被授以进士举人等旧式出身。自1905—1911年,由考试入仕的留学毕业生总计在1400人以上。清政府的目的在于借此笼络人心,分化瓦解留学界的反清革命力量。其时一般留学生对科名的虚荣依然十分醉心,清政府这一招确实吸引了大批留学生回国效力。

民国建立后,袁世凯尽管排斥革命党人,但整个官僚队伍也不得不做一些调整。1915年,袁世凯仿照前清旧例,下令举行留学毕业生考试。在249名报考的回国留学生中,一次录取151人,其中“超等”分发至中央各部以荐任文职或技术职任用;“甲等”和“乙等”分发至中央各部实习一至两年后,以荐任文职或技术职任用;“丙等”则分发至各省委任相当各职。翁文灏即为此次录取者之一。袁世凯死后,北京政府及后来的南京国民政府虽然没有再举行类似的留学毕业生考试,然而,读书做官的传统观念仍被不少知识分子奉为圭臬,“留而优则仕”仍是一部分归国留学生的出路,政界仍是一部分归国留学生趋之若鹜的目标。

清末民初,国体政制除旧布新。代表中国社会新思想、新潮流的留学生们迎来了他们登上中国政治舞台的黄金时代。当顾维钧正在美国埋头撰写博士论文之际,新成立的袁世凯政府即电邀他归国担任总统府英文秘书。像这样的机遇一下子降临到一个青年学子头上,恐怕不动心者少有。

据1916年留美归国学生职业统计,在340人中,从政者110人。这110人中,90%以上在中央一级行政、司法和立法部门工作。只有8人“屈居”在省级行政部门。

由于此时中国的政治权力结构正处于新旧交替之际,知识分子自身也处于由传统士绅向新型知识分子的转型嬗变之中。在此种情势下,留学生往往靠着仅用四五年的心血换来的西方知识,便可以待价而沽,常常学成归国就轻易致显。不过,由于留学生中一批人自高自大,自尊自负,有时也不利于就业。因为他们渴望着社会的领导角色,要求过高,不肯低就,而高官厚祿的职位终属有限,于是少数留学生回国后“赋闲”待业,时人讥之为“高等无业游民”。


一些留学生一意获取高位,骄气凌人,开始受到社会舆论的非议。国民党政权建立之初,为装饰门面,仍需要少数有名望的文人学者点缀其一党专政的统治,因此,一批留学回国多年,学有所成的高级知识分子相继被吸收参加国民党政权,并担任较高的职务。这时刚回国的留学生已不如民初那样能轻易谋取高位,于是有的退而求其次,做一名普通公务员;也有的走“曲线入仕”之路,即先入大学做教授,然后以大学教授资格进入政界。

倒霉也可以当一个大学教授

许地山的小说《三博士》中,主人公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留洋回来,假如倒霉也可以当一个大学教授。”这虽然是小说中的一句戏言,却也是那时留学界情况的真实写照。

以胡适为例,当1917年北京大学聘书寄到美国时,他的博士学位尚未拿到。须知当年的北大,是全国鸿儒硕彦群集的“太学”。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准博士”面临这样的机会,自然十分难得。这种状况并非“五四”时期所特有。

1922年中国实行新学制后,各类公私立专门学校竞相升格为大学,一时间大学数量骤增,大学师资奇缺。各大学不惜以较高职位和薪金争相延聘师资。“学校太多,选才斯滥,凡留学东西洋归国之普通博士硕士以至于游客,均属此种职业之骄子矣”。其时,“但凭留学资格即可取得大学教师地位”,而且,“只要是留学生,似乎什么都可教”。

20世纪30年代中期以后,教育界的“才荒”有所缓和。但抗战爆发后,许多高校内迁,而京沪各地大学教授相当一部分未能迁去,尤其是年岁较高,或儿女众多的,更不能在战时作千里转徙流离之计。同时,战争初期一些大学教授弃教从戎从政,在这种情况下,大学师资又顿感不足。于是乎,归国留学生的身价复涨,以至社会舆论加以非议,呼吁不要对留学生过分仰重,不要把留学生当作凤凰蛋一样捧来捧去。

1941年5月31日《大公报》有文称,“初回国的留学生,一下就会以一个极高的地位被‘拉了去。这种突然的宠遇,不但一个学校得到一个经验极少的留学生并无多少帮助,而且留学生本人也会受到不良的影响……”对此,中国政府当局也有同感。

当时国内给予归国留学生的待遇,远超出于国外。中国留学生在国外只能做一名二等公民,而回国后却可以一下跻身于“高等华人”之列。两相对比,孰优孰劣,是留是归,这对大多数留学生来说,恐怕用不着迟疑,也无需彷徨了。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文史博览·文史》2017年06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