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管理》从中美企业领袖差异,揭示创业家“修炼”之道

发表时间:2017/7/12   来源:《中外管理》   作者:
[导读] “28、31、35”是马化腾、李彦宏、马云创立公司时候的年龄。比尔·盖茨、乔布斯和扎克伯格创办公司的平均年龄是19岁,而马化腾、李彦宏、马云成立公司的平均年龄是31岁,相差12年。应该说,这12年创业年龄的差距也是两国GDP存在差距的内在原因之一。

迟忠波

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与马化腾、李彦宏、马云存在怎样的显著差异。

中美两国企业家有什么差异?从“18、19、20”和“28、31、35”两组数字可见端倪。

“18、19、20”,其实是比尔·盖茨、乔布斯和扎克伯格创办公司的年龄,他们在这个年龄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

“28、31、35”是马化腾、李彦宏、马云创立公司时候的年龄。比尔·盖茨、乔布斯和扎克伯格创办公司的平均年龄是19岁,而马化腾、李彦宏、马云成立公司的平均年龄是31岁,相差12年。应该说,这12年创业年龄的差距也是两国GDP存在差距的内在原因之一。

为什么中美企业家之间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中美企业领袖的不同“成长公式”

我们来看一下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的创业过程,可以总结出中国企业家成为世界级企业家的成长公式。

马化腾1993年从深圳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进入深圳润迅通讯发展有限公司,1998年注册创立腾讯。

马云1988年毕业于杭州师范学院外语系,同年去杭州电子工业学院任英文教师,1995年创办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商业信息发布网站“中国黄页”,1999年创办阿里巴巴。

李彦宏199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信息管理专业,随后前往美国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完成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的学习。毕业后在Infoseek公司担任工程师。2000年1月,李彦宏回国创建了百度。

综合BAT这三位创始人的早期成长过程,我们可以得出中国企业家的成长公式为:上大学+大学毕业+找工作+创业。

再看比尔·盖茨、乔布斯和扎克伯格这三位美国企业领袖的成长过程。

1973年,比尔·盖茨以1590的高分考入哈佛大学商学院(美国大学入学考试SAT满分为1600分)。1975年创办微软公司,1977年1月,已经大三的盖茨从哈佛大学辍学。

1974年,19岁的乔布斯考上了大学,但只念了一学期就休学,1976年创办苹果公司。

2002年9月,20岁的扎克伯格进入哈佛大学,两年后他就学比尔·盖茨退学,创办了Facebook。

综合比尔·盖茨、乔布斯和扎克伯格创办的美国互联网三大巨头的过程,我们可以得出美国企业家成长公式:考上大学+创业+辍学。

对比中国和美国企业家成功的公式,你会发现里面隐藏着的惊人秘密,而这个秘密也是中国和美国的差距所在。


大学培养不出企业领袖?

首先看中国世界级企业领袖的共同点。

第一,马云和李彦宏都是结婚以后创业,只有马化腾例外。看来在中国创业,而且想创业成功,先成家后立业一般是必备条件。

第二,都经历过就业打工的过程。当时中国的大学里没有职场教育,更没有创业素养的培养,更多的创业者是在打工过程中完成了创业启蒙。

第三,三个人都完成了大学学业。

也就是说,在中国互联网领域创业,要成为世界级企业家,基本都要上大学、找工作、成家之后才有可能。而在美国要想成为互联网领域世界级的企业家,标配是:第一,没有结婚;第二,没有找过工作;第三,大学辍学!重点在第三点。

那么,问题就来了,中国的大学培养不出世界级的企业家,这和我们整体教育的水平有关,但是,美国哈佛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名校,为什么也培养不出来呢?为什么只有辍学才有可能呢?

中美创业意识差异源于何处?

无论中国大学还是美国大学,为什么不能直接培养出创业家?我们先来看一下中国大学生上大学以后在做什么。

中国的大学奉行的是“严进宽出”,也就是说只要你考上大学,只要不犯错误,一般都能大学毕业。所以有人曾经调侃,对于某些大学生来说,大学成为了休闲、娱乐、恋爱的最佳场所。

上大一,因为经历了12年艰苦的应试教育,很多人会狠狠放松一下。男生狠狠玩游戏,通宵达旦;女生狠狠看韩剧,也是通宵达旦。大二,新学期一开学,就打着照顾学妹的名义去找学妹谈恋爱。到大三,进入热恋期。到大四,就琢磨着如何分手。

当然,以上只是网络上流传的一个段子,不足以代表全部大学生群体,但是,这个现象的确不容小觑。

而美国大学奉行的是“宽进严出”,所以,美国大学生非常的努力和刻苦。其实,从某一个维度来说,美国学生真正的考试只有上了大学后才正式开始,相当于进入中国式的应试教育。这种应试考试的结果,是让美国大学的学生更懂得遵守未来工作的商业规则,更有契约精神。

那么,问题又来了。美国大学里培养的是规矩,甚至也是一种束缚,那么,美国人的创新意识是从哪里来的?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超强的创新能力从何而来?

笔者曾经接触过一次美国幼儿园的课程。老师教小朋友们画画,在黑板上画了一只兔子,随后对孩子们说:“同学们也在纸上画一个你们喜欢的小动物吧,我看谁画的比老师的好?”

同样类似的一幕,笔者小时候也经历过,但差别是老师在美术课上画了一只兔子,随后对我们说:“同学们也来画一只兔子,我看谁画的和老师的更像。”这一幕带来的教育导向的对比,能夠让人明白中美创新意识培养的差距在哪里了!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中外管理》2017年06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