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警惕日本对华情报战

发表时间:2017/7/6   来源:《华声》   作者:
[导读] 5月22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在回答日本共同社记者相关提问时,发言人华春莹回应说:“根据我的了解,中方有关部门的确依法对6名涉嫌在中国从事违法活动的日本公民进行审查,并且根据中日领事协定,及时通报了日本驻华的相关领事机构。”共同社的报道则明确了6名日本人分别在中国山东、海南被扣留,原因是: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5月22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在回答日本共同社记者相关提问时,发言人华春莹回应说:“根据我的了解,中方有关部门的确依法对6名涉嫌在中国从事违法活动的日本公民进行审查,并且根据中日领事协定,及时通报了日本驻华的相关领事机构。”共同社的报道则明确了6名日本人分别在中国山东、海南被扣留,原因是: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日本对华情报的超常“热心”

曾经留学日本的蒋介石对此感慨很深:“日本人无论男女,都有一种很深的‘谍’性。不要小看每一个来华的日本人,他们都有情报搜集的任务,别看他笑脸迎人,很有可能反过去就用情报吃你肉、喝你血。”

日本社会学家中根千枝的话与此形成印证:“日本投在中国研究上的费用,比投在美国研究上都多。日本至今拥有世界最大的中国研究国的桂冠,中国问题研究者超万名,另外还有数百万中文学习者。他们不仅研究中国的历史文化,也调查研究当代中国产业。日本学者之间有默契,分担中国研究的各方面。”

很多日本公司、机构人员访问中国,回去都撰写详尽的报告,递交给日本政府内阁情报调查室、外务省调查部、警视厅、防卫厅和法务省的情报机构。对比一下:如今赴日旅游的中国人非常多,可很多人除了将日本店里的电饭煲、马桶盖买断货,会对日本有探索和研究的兴趣吗?

一些日本人对情报有特殊的悟性,以至于被称为“情报吸尘器”。例如,一次日本某企业代表团到天津访问,会谈时电灯突然闪了一下,他们立即判定天津电力供应紧张。随后在天津有关方面到日本购买电力设备时,日本人抬高价格,而且不做丝毫让步。

日本对中国的了解深入到什么程度呢?中国社科院前美国研究所所长资中筠的父亲资耀华先生,出生在湖南耒阳深山老林中一个叫“资家坳”的小山村。这里有一种地下的无烟煤质量特别好,烧起来无味无烟,烧完只留下一点白灰。村民用来取暖做饭十分方便。由于交通不便,不可能大规模运出去;储量不大,也没有机构来大规模开采。无论在多大、多详细的中国地图上,都没有这个偏僻山村的标注。但后来资耀华先生留学日本,在日本的同文书院发现有对中国各省的调查报告,其中竟记载有湖南耒阳田心铺某山上有无烟煤矿!

日本人不仅具有敏锐的情报感悟能力,而且有强大的情报分析能力。1964年,一期《中国画报》的封面刊登了一张照片:大庆“铁人”王进喜头戴大狗皮帽,身穿厚棉袄,顶着鹅毛大雪,握着钻机手柄眺望远方,在他身后散布着星星点点的石油井架。


日本根据照片上王进喜的衣着判断,地点在北纬46度至48度的区域内,进而推断大庆油田位于齐齐哈尔与哈尔滨之间。通过照片中王进喜所握手柄的架式,推断出油井的直径。从王进喜所站的钻井与背后油田间的距离和井架密度,推算出油田的大致储量和产量……通过深入的情报分析,日方迅速设计出适合大庆油田开采用的石油设备。当中国向世界各国征求开采大庆油田的设计方案时,日方一举中标。

当前如何呢?旅日学者、亚洲通讯社社长、日文报纸《中国经济新闻》的创办者徐静波,据其2015年出版的中文著作《静观日本》中《没有人比日本更关注中国》一文透露,2013年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上任,总理的记者招待会一结束,他就立即赶往机场,因为他应邀于次日给日本最大的广告宣传公司电通公司讲中国新一代领导体制的特点。

甲午战争前日本对华情报战

甲午战争前,日本对华情报战进入历史上第一个高潮。这次与中国唐代日本对华大规模派送“遣唐使”有本质不同,派“遣唐使”是为了学习中国的科技文化和典章制度,经过中日双方协商,形式是公开的;而这次日本的明确目的是日本在与西方列强签署的不平等条约中吃了亏,要通过奋发图强把损失从中国找补回来,以中国为壑,形式是隐蔽的。

1871年3月,日本议院参议江藤新平向日本当局提交了《对外政策意见书》,强调对“西陆大国”(中国)加强情报研究的重要性,建议尽快向中国派出谍报人员广泛搜集情报。次年,日本陆军大将西乡隆盛派出陆军少佐池上四郎等3人潜入中国。一年后,3人向日本当局提交了名为《满洲视察复命书》的间谍报告,称“(清国)积弊久生,士气腐败,兵士怯懦,常备军殆成虚名。况朝廷纲纪废弛,贿赂公行,商民怨嗟,皆属实情。如此下去,不出数载,清国势将土崩瓦解”。

有日本“情报战之父”之称的福岛安正自小天资聪明,学习刻苦,熟练掌握英、法、德、中、俄等五门外语,于1874年任日军参谋本部长官山县有朋的秘书,负责为山县有朋收集海外情报。

1879年,福岛安正首次进入中国,乔装成华人,在大江南北游历5个月,收集了清朝大量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情报。他把侦察所得整理成《邻国兵备略》和《清国兵制集》上报日本大本营。其中对大清最为经典的结论是:“清国的一大致命弱点,就是公然行贿受贿,这是万恶之源。但清国人对此丝毫不反省,上至皇帝大臣,下到一兵一卒,无不如此,此为清国不治之症。如此国家根本不是日本之对手。”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华声》2017年10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