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南北》金正恩这五年,用足“临界点战术”

发表时间:2017/7/5   来源:《东西南北》   作者:
[导读] 不久前,朝鲜常驻联合国副代表金仁龙称,朝鲜正准备进行第六次核试验。此前,美国用导弹袭击了叙利亚军事基地,还在阿富汗使用了威力巨大的“炸弹之母”,警告朝鲜的意图十分明显。4月16日,美国监测到朝鲜试射型号不明导弹,但发射后“几乎立刻爆炸”。

他坚持研发核武,美国实施高压政策,不断引发半岛危局

执政5年多,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想得最多的一件事,大概就是“安全”。固执地发展核武器和导弹,“以超强硬对强硬”,被他视为对付美国压力、保障自身安全的手段。

不久前,朝鲜常驻联合国副代表金仁龙称,朝鲜正准备进行第六次核试验。此前,美国用导弹袭击了叙利亚军事基地,还在阿富汗使用了威力巨大的“炸弹之母”,警告朝鲜的意图十分明显。4月16日,美国监测到朝鲜试射型号不明导弹,但发射后“几乎立刻爆炸”。此后,朝鲜副外相韩成烈表示,朝鲜将“每周、每月、每年进行更多的导弹试射”。朝鲜官方电视台播放了金正恩出席“太阳节”音乐会的新闻,其中出现了朝鲜导弹攻击美国本土的模拟画面。

朝鲜半岛剑拔弩张,但战争是否可以避免?

金正恩的“临界点战术”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教授、朝鲜半岛问题专家王生告诉《环球人物》记者,金正恩在核问题上采用的是“临界点战术”。一方面,他不断地推进导弹与核武研发,另一方面,又在战争可能真正爆发的当口努力避战。这也是朝鲜的一贯做法。

朝鲜此前搞过5次核试验。有观察者发现,朝鲜进行核试验之前必先发射导弹。金正日时代,朝鲜在2006年7月发射导弹,10月进行首次核试验。2009年4月以导弹技术发射卫星,5月搞核试验。金正恩执政后,朝鲜在2012年底发射卫星,2013年2月进行核试验。2015年11月用潜艇进行弹道导弹试射,次年1月完成核试验,也是首次氢弹试验。2016年9月,在成功试射舞水端导弹之后3个月进行第五次核试验。

王生注意到,朝鲜以往的核试验都避開了每年两次的韩美大规模联合军演,即3、4月份的“关键决断”与“秃鹫”联合军演,以及8、9月份的“乙支自由卫士”演习,不是在军演之前,就是在军演之后,意图很明显,就是避免在韩美摆开重兵时直接对撞。今年的情况也是如此。外界都猜测朝鲜可能在4月15日“太阳节”进行核试验。但朝鲜在当天并无动作,只是举行了规模空前的阅兵式。朝鲜劳动党副委员长崔龙海称朝鲜是“东方核强国”,表示朝方将“用我们风格的核打击回击核战争”,前提是“如果美国挑衅”。此前,朝鲜还放出两个耐人寻味的信号,一是在4月11日召开第十三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五次会议,时隔19年恢复设立了外交委员会,被外界解读为有意摆脱目前面临的外交孤立状态。二是在4月13日举行了新建成的黎明大街竣工仪式,金正恩出席仪式并剪彩。

4月19日,华盛顿监视朝鲜的独立组织“北纬38度”称,4月16日拍到的卫星照片显示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场职工在打排球。几天后,卫星照片却捕捉到丰溪里核试验场正在准备进行核试验的迹象。4月25日的朝鲜建军节,朝鲜举行了火炮演习。而4月28日联合国安理会召开涉朝核问题会议等时间点,是朝鲜进行核试验的“高危日期”。


朝美缺乏互信错失两次机遇

朝核问题错综复杂,但曾有两次解决问题的机会。从矛盾初起到如今金正恩一心要搞“能打到美国本土”的核武器,与朝美长期无法建立互信有关。

上世纪50年代,朝鲜半岛的战争硝烟刚刚散去,当时的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就已经在非公开会议上表达了要拥有原子弹的愿望。60年代中期,在苏联的帮助下,朝鲜创建了宁边原子能研究基地,培训了大批核技术人才。1987年建成的宁边核反应堆是石墨反应堆,其核废料可以用来提取制造核武器的原料钚。但由于当时美苏在核不扩散问题上的彼此制约,朝鲜核武研发的进展有限。

苏联解体后,外界相信朝鲜秘密聘用了不少苏联核科学家,核武技术有了迅速发展。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怀疑朝鲜在开发核武器,要对宁边核设施进行检查。朝鲜则予以否认,还指责美国在韩国部署核武器威胁其安全。1993年,也就是金正日接班前一年,朝核问题首度爆发。时任韩国总统金泳三回忆,当时美国总统克林顿通过越洋电话向他透露,美军航母战斗群已经北上,准备轰炸宁边核设施。考虑到核污染、战争伤亡等问题,金泳三坚决反对发动战争。最终,朝美两国通过谈判,于1994年10月在日内瓦签署了朝核问题框架协议,朝鲜冻结核计划,美国在10年内为朝鲜建造轻水反应堆,并在建成前和其他国家一起向朝提供重油来弥补停止核能计划的电力损失。但美国一直怀疑朝鲜仍在搞核武器研发,加上资金问题,轻水反应堆建设进展缓慢。

小布什上台后,对朝政策变得强硬。在2002年1月发表的国情咨文中,他将朝鲜、伊拉克和伊朗宣布为“邪恶轴心”。当年10月,美国指控朝鲜正在开发核武器,12月停止对朝供应重油。朝鲜则宣布重启核设施,2003年1月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朝核危机再次爆发。当年8月27日,六方会谈启动。2005年9月19日,《第四轮六方会谈共同声明》即“9·19共同声明”在北京通过,为解决朝核问题确立基本框架,朝方承诺弃核,美方确认在半岛没有核武器,无意攻击或入侵朝鲜,韩方承诺不向朝鲜半岛运入和部署核武器;朝美承诺将采取步骤实现关系正常化;五国表示愿向朝提供能源援助。王生认为,迄今为止,“9·19共同声明”仍是解决朝核问题最实际可行的方法。

然而,朝美间缺乏互信,最终还是令“9·19共同声明”落空了。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在朝核问题上秉承金大中时期的阳光政策。王生说:“在声明签署过程中,韩国比美国更积极,甚至某种程度上在‘逼美国签。声明签署以后,美国开始在人权等问题上挑朝鲜的毛病。朝鲜不相信美国的诚意,认定只有拥有了核武器,才能让美国坐下来认真谈。”2006年10月,朝鲜进行了首次核试验,遭到国际社会强烈反对。联合国安理会通过1718号决议,对朝制裁。但六方会谈继续进行,完成了第五轮,2007年还进行了第六轮。卢武铉2007年10月还徒步跨过三八线前往朝鲜,与金正日会谈后发表《南北共同宣言》。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东西南北》2017年11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