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评论》重新理解世界秩序

发表时间:2017/5/19   来源:《商界评论》   作者:
[导读] 我们每天都面对着复杂多变的国际和政治形势的变化。全球化的今天,每一个走出去的中国企业,都已经将国际经济和政治形势的变化,作为了重要的决策参考变量之一。我们需要对未来世界的走向作进一步的思考。于是,一些基本的问题常常浮现在我们脑海中:这个世界将向哪里去?我们将来面临的是战争还是和平?未来世界会以中国的崛起和中美之间不可避免的冲突而到来吗?

我们每天都面对着复杂多变的国际和政治形势的变化。全球化的今天,每一个走出去的中国企业,都已经将国际经济和政治形势的变化,作为了重要的决策参考变量之一。我们需要对未来世界的走向作进一步的思考。于是,一些基本的问题常常浮现在我们脑海中:这个世界将向哪里去?我们将来面临的是战争还是和平?未来世界会以中国的崛起和中美之间不可避免的冲突而到来吗?

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博士的《世界秩序》,对我们所存在的这些疑惑似乎可以提供一个完整的视角。在书中,精力充沛且经验丰富的基辛格博士,以他宏大的政治外交视角,回顾了当今世界秩序产生的原因,并对他所经历的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世界格局变化的史实,做了详尽的描述和阐述。如果我们不能预测未来,至少我们可以从历史中寻找答案。那么这本书所提供的框架和内容,足以引发我们的思考。

全球政治体系的演进

读完这本书,我们从事经营和管理的企业家们,至少可以了解当今的世界秩序是如何形成的。基辛格博士的观点是,当今全球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来自于400多年前在德国斯威特伐利亚召开的一次会议。那时,中部欧洲因为教派冲突而产生的政治动荡和战争,持续了一个多世纪,近四分之一的人口死于战火、疾病或者饥饿。于是,精疲力尽的各方人士召开了这次会议,为制止流血进行了一系列的安排,打成平手的各种自治的政治单元,形成了并存和多元化的地域和政治特征。

这些政治单元没有谁可以压服对方,也没有谁可以强大到战胜其他对手。虽然他们信奉着不同的哲学乃至宗教信仰,但为了达成和平对现实进行了妥协。这些妥协不是依据独特的道德洞察力,而是以独立国家组成的体系为基础,奉行各国不干涉彼此内部事务的原则。通过大体上的均势遏制各自的野心,逐渐形成的斯威特伐利亚式的谈判、共识和各国共存的体系,影响了后来400年全球政治体系的演进。

在今天,这一体系还能从我们所熟悉的环境中听到,比如中国政府的独立自主、互不干涉内政的外交主张。但除了这个之外,在历史上还存在着其他几种不同的世界秩序观。比如,基辛格博士提到了中国成功运行上千年的等级分明的“天下观”。

这一观点不同于欧洲意义上的主权,因为皇帝是全天下政治和文化的等级制度中心,这一等级制度从位于世界中心的中国首都,向外辐射到人类居住的所有地方。根据其他地方的人对中国典籍和文化制度的熟悉程度,分别把他们视为开化程度不同的蛮夷。


这种观点认为,中国的灿烂文化和繁荣经济会令其他社会拜服,吸引他们前来与之建立关系,中国可以通过掌控与他们的关系来号令世界,进而达到天下大同的目标。

这一观点的确独特,而且深刻。虽然在近200年的被动挨打、抵御外强和新中国的成立中,中国的世界观已经与传统的中国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背离,但在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脑海中,还是留存着传统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观念。

以史为鉴

书中也介绍了以伊斯兰教为核心的世界观。伊斯兰教的秩序在欧洲和东亚之间长期统御这片广袤的土地。伊斯兰教也憧憬建立一个统一天下、消除战乱的单一神授政权。它的普世秩序观认为,伊斯兰教命中注定要在那些不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居住的地区实现扩张。直到先知穆罕默德的圣训,把全世界变成了一个完整统一的和谐体系。

在基辛格博士看来,美国所形成的世界秩序观非常独特。虽然在近代美国集成了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世界共治观念,但美国人自探索新大陆以来就有一种独特的价值体系,那就是美国并不愿意接受欧洲的均势体系,而是希望通过传播民主原则来实现和平。通过这样的方式,美国在过去20年中所打的3次中东战役,每一场战争都基于理想主义愿望。基辛格认为,在今天,美国正在探寻如何诠释自己拥有的权力和信奉的原则之间的关系。

特朗普政权的上台,应该就是这一摇摆不定民众选择的一个过程,“美国优先”的口号,如何演化成美国新的外交原则和全球理念。如果从这个原点出发,我们也能看到美国这个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虽然正在衰落,但依旧在摸索和重新定位自身的全球秩序理念。

书中所提供的一些历史事实,让我们用一个新的视角来看待那些已经发生的历史。对于中国读者来说,书中所描写的上世纪50年代的朝鲜战争,可能更有吸引力。让我感到新奇的是,基辛格认为建国之初中国以志愿军形式出兵朝鲜,最终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赶回三八线,这一过程最大的输家不是中国也不是美国,而是苏联。那场战争因为金日成的妄为而引起,并且以美军逼近中朝边境以及苏联希望拖中国进入战场而开始。最终苏联为此提供了大量的军事装备,但与中国之间的矛盾也由此开始。对美国来说,利用这个机会重新思考和定位了它的全球战略和资源分布,尤其在欧洲,以北约为代表的新的军事体系的建立。中国也通过这一仗,让全世界的霸权对这个新中国刮目相看。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商界评论》2017年05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