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管理评论》一带一路,一年亲历

发表时间:2017/3/16   来源:《清华管理评论》   作者:
[导读] 这一年多以来,我考察了49个国家,东欧16国中去了15国,中亚的独联体国家去了7个,西欧基本都去了,北欧5国;东南亚国家除了东帝汶、文莱之外都去了,南亚就差阿富汗。我去这些国家,重点考察这些国家的商业机会、商会、企业家、创业者、投资机构、经济发展部门、政府的经济主管部委。考察下来,我总结出三个特点。

张春晏

零点有数董事长、飞马旅创始人袁岳博士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对一带一路国家做了全面深入的商业考察。本刊专访袁岳博士,请他用亲历告诉我们一个深层次的“一带一路”。

你不知道的一带一路

TBR: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您对一带一路国家集中进行了考察,去了49个国家,这样的考察经历非常特别。总体而言,您整个考察过程中对一带一路比较深的印象和感受是什么?

袁岳:我们国内有不少人去过一带一路国家旅游,但从商业、创业机会或者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我考察之后,深切地感到其实我们对一带一路是多么不了解。

这一年多以来,我考察了49个国家,东欧16国中去了15国,中亚的独联体国家去了7个,西欧基本都去了,北欧5国;东南亚国家除了东帝汶、文莱之外都去了,南亚就差阿富汗。我去这些国家,重点考察这些国家的商业机会、商会、企业家、创业者、投资机构、经济发展部门、政府的经济主管部委。考察下来,我总结出三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是多层次性。一带一路国家可以分为四个层次。

第一类国家处于制造业的初级阶段,像吉尔吉斯斯坦。在吉尔吉斯斯坦的自由经济区,稍微拿得出手的企业可能是吹塑企业,也就是塑料瓶制造企业,这样的企业在中国就是一个温州家庭作坊。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也属于第一类国家,企业的发展水平相对高一些,但最像样的企业也就是从事陶瓷地砖、建筑用金属构件的切割、铜构件生产这样的领域,这类制造业在中国国内基本上已经比较饱和。

第二类国家的经济发展区很像我国九十年代的经济开发区,那个阶段是我国制造业快速发展的早期阶段,承接了东南亚国家和发达国家的产能,尤其是服装、日化这一类产品的制造,这些国家就是如此,形成了比较有规模的劳动密集型经济开发区。这类国家有孟加拉国、斯里兰卡等。

第三类国家的技术产业水平较高,像西欧的一些国家,德国、法国、荷兰。但这些国家以传统玩家和大玩家为主,个人创业者的空间很小。这些国家的创业教育很有意思,他们教什么呢?最典型的是教大家怎么开冰淇淋店和巧克力店。德国最大最著名的创业大学叫BiTS(Business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School),這学校既不主要搞科研,也不主要研究商业模式,也不教电商,最典型的课程就是怎么开店,这就是德国的创业。

第四类国家有格鲁吉亚、捷克、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等,在这些国家,个人有比较大的发挥空间,文化创意产业和一部分的电子商务,算是个人最有机会创业的领域。在一带一路国家中,印尼是我看到的创业最活跃的国家。首先,印尼对互联网创业很有热情,走了一条跟中国很接近的道路,把互联网创业作为产业突破口,互联网创业包括互联网、新媒体、电子商务;第二,印尼的学习标杆特别明确,就是学中国,中国有什么它就要有什么,非常像过去十多年里中国学美国的积极性;第三,无论是印尼还是马来西亚,华裔在新经济中扮演了最为突出的角色,创业团队中基本上80%有华裔。

所以,一带一路国家的经济和创业,从最传统的生意到互联网创业,有非常不同的层次。

第二个特点是政策落差。从政策上大力支持创业这件事情,在绝大部分一带一路国家,是非常不突出的。俄罗斯现在很像中国的九十年代,非常注重招商引资。俄罗斯对创新创业其实没有那么高的热情,这个国家认为创业就是小公司,不怎么看在眼里。俄罗斯喜欢招稍微大一点的中国企业、韩国企业、日本企业或者其他国家的企业进行合作。所以俄罗斯的政策调整和鼓励重点在大企业返税、投资补贴,以支持大企业为主。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和格鲁吉亚国家领导人都有一个特别项目,专门支持年轻人做一些创新尝试,但只是一个special项目,是点而不是面的,有点像我们过去共青团做的挑战杯,在青年中做一点点鼓励。

总体来说,对新经济的政策设计和推动,跟中国的距离还比较大。

第三,资本的特征。这些国家的投资,我总结叫做“传统投资传统”——资本主要是传统的民间投资,这些“老钱”还有政府资源,主要集中于比较传统的产业和企业形态。VC、天使基金在这些国家比较罕见。一带一路最发达的地方就是欧洲,欧洲的风险资本并不发达。如果把以色列也算入一带一路国家,那以色列有一些风险资本。


但是总体来说风险资本很少,这意味着具有创新度和鼓励创新的资本很少。这些国家如果有一些创新创业的项目,得到投资的可能性也就比较小。这种情况意味着,中国的资本和创业类型,在一带一路国家有广泛的机会,同时,由于政策的滞后性,可能需要付出比较大的代价,承担比较大的管理风险。

政策障碍和发展机会

TBR:作为中国人,我们都经历了中国的快速发展,知道政策的重要性。您说到了一带一路国家的政策滞后性,对于有志于拓展一带一路国家的企业和创业者,政策滞后性会不会是非常大的障碍?

袁岳:大部分一带一路国家跟我们不太一样,这些国家的政权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和资源,土地不是国家的,工厂不是国家的、公路不是国家的,预算也是小小的,国家政权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可以用。这些国家虽然是选举制,但是做事的透明度与公平度跟中国有差距。我们到了某国,一说就是总统女儿垄断了该国的所有自行车生意。到另外一个国家,就说我们国家在推电子商务,但是所有的电子商务都是跟总统儿子合作的,而且或多或少,大家觉得好像这种情况理所当然——总统家族可以干这事,你要做事就去跟他合作。所以在中国,政府有层级体系,权力分散,不同的部门负责不同的资源,有不同的权力,而在这些国家是要跟寡头搞好关系,这种东西我们是更不懂的。

另外,中国现在的资源透明度、释放均衡性都比以前有所提高。

TBR:那我们在这些国家岂不是难以有所作为?

袁岳:现在出现一些新的情况,发展中的一带一路国家希望推动经济的快速发展,他们越来越意识到,经济快速发展没法跟美国学,美国政府不管那么多的经济。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其实不是政府要管的事,政府管安全、社区发展、教育、社会保障,至于发展什么产业,在传统的选举制下,总体而言不是政府的范围。

那跟谁学呢?他们发现中国政府就管经济,管得挺多。

穆迪在印度古加拉特邦(Gujarat)担任邦长的13年间,就来过中国好多次,看中国怎么招商引资、怎么搞基础建设、怎么拆房子。所以很多人说,穆迪在古加拉特做的事情和中国一个样子。现在,穆迪在印度推的基础建设、统一税收等等,很像朱镕基总理的做法。

吉尔吉斯斯坦议会通过决议,要吸引44个中国大公司去投资,因为吉尔吉斯斯坦连起码的制造能力都没有,所以希望把中国过剩产能招商招过去。

我前一阵刚去了俄罗斯。今年的中俄博览会上,俄罗斯的州长们积极跟中国客商谈项目落地的事。为什么?因为普京总统要求各个地方政府加强招商引资,尤其是对中国的招商引资,并把招商引资作为各州的考核指标。所以我和一些中国企业家代表去谈的时候,一些州长、市长都这么说:“这个项目你们什么时候落地?准备投多少?要多少土地?还有什么条件?我们只有一个要求,要尽快落地!”这种风格是以前的中国才有的。俄罗斯搞选举制后,很长时间州长不管经济,也不管招商。现在他们不仅要管还专门成立了招商局,主管是副州长,职能类似中国主管经济的副市长。

从这种现象中可以看到,一些一带一路国家存在政策方面的机遇。他们意识到,对于经济发展来说,政府放任不管的模式不太容易整合资源,而政府真的要去管经济,中国的模式是可以效法的。所以他们现在就这么干:区分哪些是重点产业,划出一块地,搞一个开发区,定一些优惠政策,按部就班照中国学。那么当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沿着这个思路去发展国家经济的时候,我们的重点就在于要给他一个idea,或者照着这个方向去推动其政策转变。

我们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就有这样的想法,特别是在印尼,我们希望从上到下、从总统到商会,对其施加影响。商会主要是传统经济,但这两个国家的商会实际上是华人主导。我们希望把商会企业家手里的“老钱”游说出来变“新钱”,做创投基金,跟我们合作来做创业投资。从操作上,又有点千头万绪。我们要动员老人,老人家有点心动,让孙子辈试试,我们再把年轻人动员起来,但又不在我们自己地盘上,要做好比较费工夫,但做好了还是比较有价值的。

那像德国,有一些东西比我们优秀比我们做得好,我们需要学习,进一步去合作。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清华管理评论》2017年01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