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他废掉了台湾的“核武功”?

发表时间:2017/3/1   来源:《看天下》   作者:
[导读] 他曾任台湾中山科学院核能研究所副所长,是核武计划的关键研发人员之一。1988年1月,张宪义辞职离台,带着秘密“叛逃”美国,导致台湾“最接近成功”的核武计划终因美国干涉而胎死腹中。

“当年曾研究如何将原子弹小型化,以便能装进IDF经国号战机的副油箱里面。”张宪义解释道

“我不是为金钱,也不是为‘平反,而是要还这笔欠了快30年的债。”

时过29年,台湾“叛逃者”张宪义出现了。

他曾任台湾中山科学院核能研究所副所长,是核武计划的关键研发人员之一。1988年1月,张宪义辞职离台,带着秘密“叛逃”美国,导致台湾“最接近成功”的核武计划终因美国干涉而胎死腹中。

这次,他在美国公开接受“中研院”副研究员陈仪深采访,并发表成书。台湾核武研究的秘密和张宪义一起,再次回到人们视野中。

自蒋介石赴台伊始,到蒋经国病故至终,这一次,台湾核武研究终于呈现出了完整的轮廓。

蒋介石:一手催生“核梦想”

1964年10月16日,原子核裂变的蘑菇云在新疆罗布泊戈壁荒漠升起,第一颗原子弹在大陆试爆成功。

此时,台北的蒋介石有些惶恐。虽然他对核武器的研制已经有所准备。

一年前,日月潭的涵碧楼宾馆,蒋介石以上宾之礼,接待以色列原子能委员会主席伯格曼,与他密谈三日,当即决定模仿该国模式,设立研发专责机构,在桃园成立“中山科学研究院筹备处”。第二年,即1964年年初,蒋介石任命台陆军总部“供应司令”唐君铂为“国防部常务次长”兼“筹备处主任”,发展包括核武在内的台湾新武器系统。

核武研究虽已上马,但随着新疆的巨大火球升空,蒋介石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其时,张宪义刚从陆军理工学院(后改名中正理工学院)毕业,到筹备处工作。那时,筹备处下设核能、火箭、电子三个研究所,其后化学研究所也加入其中,分别负责研究核弹的弹头、弹体、导引与推进剂。

1968年,一个代号“新竹计划”的原子弹发展方案正式启动,筹备处也在1969年被正式命名为“中山科学研究院”,礼聘伯格曼为顾问,试图师以色列之长技。

可是这一方案并不顺利,著名物理学家吴大猷反对台湾发展核武,认为既浪费,又不实用。他建议,将核计划交给民间的“原子能委员会”管理,这样台当局便可以改以发展电力之名从美国购买核原料,他日再另谋发展。

蒋介石采纳了这个意见,1970年,台湾向美国采购核能发电厂,也就是后来的核一、核二及核三厂,虽确是因应台湾工业起飞所需的电力,但利用核电厂使用过的核燃料提炼钸同位素,也是重要用途之一。

同时,台湾还从加拿大订购了一个“用于研究”的四十兆瓦(MW)的重水式核子反应堆,这个反应堆在1972年首次达到临界点。此时,另一个代号“桃园计划”的方案正式启动——还是为了研制核武器。


就在蒋介石“核梦想”膨胀之时,美国总统尼克松完成了访华,美国已决心改善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不允许台湾节外生枝。尼克松甚至一度威胁要派人去台湾拆除核设施,蒋介石此时承诺再不从事核武器研发。

可是,“桃园计划”的反应堆却几乎24小时不停地运转,制造核武所需的原料。

“台北在发展其核计划时,显然有一个核武器的选项。”美国2013年解密的一份中情局秘密报告中称,1974年,核反应堆如果开足马力,伴随相关设施辅助,一年内就可以生产出制造一枚原子弹的原料,四五年内就有可能造出核武器。

一年后,蒋介石去世,没能亲眼目睹他一手推动的核武器诞生。巧合的是,协助台湾发展核武的伯格曼,也在蒋过世的第二天离世。

蒋经国:朝向和平而不是武器?

台湾的核武计划并未因为“老蒋”的死而破产。

“希望能看到我们人造的大红太阳。”一次,张宪义与时任核研所所长钱积彭一起乘车,望着红色的夕阳,钱积彭表达了实现试爆核武器的希望。

1976年,赴美留学的张宪义返台,再次回到核研所,此时,这里的研究已经如火如荼。

当年,国际原子能机构发现,台北的核设施中,有500多克的钚不翼而飞,这显然不是为了供电;同时钚燃料试验室里,已经能生产钚金属。当美国对此提出抗议时,台湾保证“绝不参与任何涉及再加工的活动”。

“台湾已经拥有核武能力,尽管并不打算制造核武器。”蒋经国曾公开表示,将“朝向和平而不是武器”。他甚至信誓旦旦地说,“光复大陆”以后,大陆的核设施“也仅用于和平目的”,这是他的“基本政策”。

可这是一种假意的保证,台湾只是汲取了教训,改在高度保密的情况下继续研制,且进展颇为顺利。

不过1984年,所长钱积彭因病退休,原本“蒋介石、蒋经国、唐君铂、钱积彭”的核武研究单线领导制发生了改变,时任参谋总长的郝柏村加入了进来,变成“蒋经国、郝柏村、‘国防部计划次长叶昌桐、核研所所长刘光霁”。

1986年郝柏村巡视核研所时,对所方报告“可在3至6个月内完成核弹”表示肯定——从郝柏村与核研所人员的角度,这只是精进“国军”战力,并没有违反“基本政策”,但对美方而言,“红线”已经被踩到了。

据张宪义称,美国很忌惮郝柏村参与核武研究的中心,因为“美国人向来对企图心旺盛的军事将领很有戒心,不希望看到后蒋经国时代出现军事强人”。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看天下》2017年03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